《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七十七章再下重手


    第六百七十七章  再下重手

    付寶庫見門被許立踢開,呆了一下,隨即衝了出來,站在門前雙手握著拳頭,青筋暴起,仰臉朝天大喊了起來:“啊……”,發泄著心中的苦悶。

    其他兩個被關的人見付寶庫竟然真的出來,在那不斷的召呼許立,道:“求求你,把我們也放出去吧,這種豬狗不如的日子,我們已經受夠了!那怕是死也要死在外麵!死在陽光下!求求你了!”

    許立看看這兩人淚流滿麵的樣子,心中一軟,反正救一個也是救,多救幾個也無所謂。不過有些情況還是要問清楚。“付寶庫,他們兩個人你認不認識?他們有沒有精神病?”許立可不想把真正的精神病給放出來,那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付寶庫停下了大喊,道:“他們都是我們鎮的,跟我一樣都是無親無靠,才會被關在這。我們根本沒有精神病,是那個冀忠良才有精神病!”

    許立點點頭,對那兩人道:“你們退後,我放你們出來!”

    這次許立根本沒有過於用力,剛才一腳踢開關押付寶庫房門時,已經知道這些房門根本就是些朽木,隻要輕輕一腳就足以踢開。許立走到房門前,兩腳便將房門都踢開了。另兩人如同付寶庫一樣,大叫著衝出關押了他們近一年的小屋,終於又可以聞到外麵清新的空氣了!

    三人還在那陶醉的聞著自由的空氣,卻聽到前院有人大呼小叫的正奔向這。三人這近一年來早被打怕了,聞聲,都閉上了嘴,緊張的站在許立身後,身子都在顫抖。

    許立是真受不了三人身上的味道,皺了皺眉道:“你們靠後,我來解決這些人!”

    三人也知道自己的情況,被關了近一年,每天隻有一頓飯,根本還吃不飽,那還有力氣跟人打架,硬要上前隻能成為人家的沙包。不過付寶庫還是很仗義的道:“兄弟,要是不行你就先走吧,別拖累了你!”說完拉著另外兩人靠到了牆角。

    片刻功夫,就見剛才逃跑的那個人帶著十來個人衝了回來,而且這些人手都拿著家夥,有的拿著板磚,有的拿著鐵鍬。許立眼尖,還看到剛才打電話的那個女人竟提著一把菜刀站在人群後。

    剛才逃跑的人提著一把大鐵鍬衝在最前,來到許立麵前五六米的地方,看到許立冰冷的目光,他混身一顫,止住了腳步。不過回頭又看看身邊的人,才又壯起了膽氣,上前一步,對許立道:“你小子到底是幹什麼的?敢到這兒來鬧事,你不想活了嗎?”

    許立冷冷一笑,道:“我看不想活的是你!你們這算什麼養老院?根本就是草菅人命的集中營!你們這些人就是沒有人『性』的殺人凶手!如果知道好歹,讓我帶人出去,也許將來我還會在法院替你說兩句好話,不然你這輩子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少他媽的吹牛了,你以為法院是你家開的?弟兄們,咱們上,把這小子打趴下,讓他知道咱們的厲害!”沒等剛才那人說話,一邊有人不服的道。

    說完舉起手中木棒向許立衝了上來。其他人一看,也沒有廢話,舉著手的家夥,喊叫著衝向許立。

    許立對這些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沒放在眼,不但沒有避讓,反而也迎了上來,左一拳、右一腳,片刻功夫,十來個人就都被許立打趴下了。而且這次許立可是下了重手,至少用了五分力,被打倒的人根本就沒有力氣再起來了。

    剛才衝過來的人如今都躺在地上不斷的哀號著,隻有打電話的那個女人站在那,手卻在不斷的發抖,手的菜刀也在左右搖擺,一臉驚愕的表情。這也太快了吧!別說是十來個大老爺們,就是十來隻雞你想要抓住也得半天啊!這個人究竟是那來的凶神?女人在心不斷的打著鼓,暗自慶幸剛才自己沒有衝上去,不然現在豈不是也躺在地上。

    許立對這個女人從始至終就沒有半點好感,可作為男人,要對一個女人下手,多少會有些不自在的感覺。這倒不是說許立不打女人,上輩子在雪豹服役執行任務時,別說女人,就是六七歲的小孩子也可能突然變身為恐怖份子。許立就曾親眼看到自己一個親密的戰友,就因為對一名看似弱不經風的十三四歲的小女孩手下留情,可換來的去是一顆子彈!好在戰友反應還算快,並沒有擊中要害,可那顆子彈卻還是打斷了他的小腿腿筋,最後那名戰友隻能黯然退役,並留下了一輩子的殘疾。

    許立麵『色』冷酷的走到女人麵前,嚇得那個女人麵『色』蒼白,可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如何求情。許立突然一聲大喝:“還要打嗎?”

    隻聽“當”的一聲,那個女人手中的菜刀掉在了地上,女人也一下子跪倒在許立麵膽,低著頭,道:“不、不敢了,您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哼!”許立也不想跟這些人繼續糾纏下去,對付寶庫等人一招手,道:“跟我走吧!”

    付寶庫早就被許立的霹靂手段嚇呆了,直到許立招呼他們,他們才驚醒過來,忙跑到許立身後。其中一人趁著許立不注意,特意一腳踩在那個剛才給他們送飯的人手上,痛的那人“啊!”的一聲尖叫。

    這些當然瞞不過許立,不過許立也知道這三人在這近一年時間受了太多的冤枉氣,此時趁機發泄也是正常。許立不但沒有製止踩人的人,反而一瞪被踩的送飯的人。嚇得他忙閉上了嘴,生怕許立再回過頭來收拾他一頓。

    就在許立剛要帶三人離開時,剛才跪在地上的女人卻在地上爬了幾步,一把拉住許立的褲角,鼻泣一把、淚一把的懇求道:“大哥,您、您行行好,別帶他們走行嗎?”

    許立一聽頓時一瞪眼,暗道這個女人也太不知好歹了,現在還想阻攔自己,難道她真是活夠了?“不讓我帶他們走,讓他們繼續留在這被你們虐待嗎?”說完許立抬腳踢開那個女人,不過許立倒沒使多大的勁。

    

Snap Time:2018-01-23 13:40:46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