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七十六章略施薄懲


    第六百七十六章  略施薄懲

    許立放下電話,再次回到那排小破房的窗前,對付寶庫道:“跟走吧,畢姨讓我來接你出去!”

    沒等付寶庫說話,他旁邊兩間小屋的人卻大喊大叫。其一人道:“把我也帶走吧,求求你了!在這真是生不如死啊!”另一人更是幹脆,一下子跪倒在地,不斷的給許立磕頭,還道:“救救我們吧!再在這呆下去,我們離死就真的不遠了!”

    聽這兩人說話好像也很正常,一點也看不出有精神病的樣子,反而是付寶庫此時已經吃完了許立給他的麵包,正坐在床上,對許立的話卻是充耳不聞。

    許立更加懷疑這個付寶庫是不是真的有『毛』病。“付寶庫,跟我走吧,這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沒想到坐在床上的付寶庫卻冷笑兩聲,道:“走?往那兒走?”說完對旁邊小屋的人大聲吼道:“你們兩個小點聲,要是被他們看見你敢跟外麵人說話,至少三天沒有飯吃!”

    許立看著付寶庫,暗道:這話怎麼也不像是精神病能說出來的,難道這個付寶庫真的沒有病?“你真的沒有精神病?難道你不想離開這?”

    付寶庫看看許立,過了半響才道:“離開這?我作夢都想!可是我走得掉嗎?”付寶庫越說聲音越大,情緒也越來越激動,最後站在窗前對許立大道:“當年在萬家縣的精神病院我逃了十幾次,都被抓回去了,每次一抓回去不是拳打腳踢就是電擊,直到暈過去!我一共『自殺』過三次,卻都沒有死成,到現在隻能在這將就著活著!”

    說到這兒,付寶庫仿佛想起了當年受的苦,雙手狠狠抓住窗戶上的鐵欄杆前後搖晃,大聲叫道:“冀忠良你的良心都讓狗給吃了!你根本就不是人!”

    看著付寶庫在那發泄著幾年來非人待遇所受的氣,許立剛想安慰他幾句,告訴他苦日子到頭了,他馬上就要被解放了。

    可沒等許立開口,就聽到身後那個小角門有人大喊道:“叫什麼叫?是不是這幾天飯吃多了?還是皮癢啊?”隨後聽到有人打開了角門上的門鎖,推門走了進來。

    說著許立就看到剛才給三人送飯的那人提著一隻木棒走了過來。那人邊走還邊道:“先餓你們三天,看你們還有沒有力氣這大喊大叫的!”

    那人剛一看到許立楞了片刻,才指著許立道:“你、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

    許立剛才看到這人對付寶庫等人的囂張態度,對他當然沒有一丁點兒的好感,冷冷一笑道:“我是誰並不重要,我是來接付寶庫的!”

    “接付寶庫?誰是付寶庫?”這人每天負責給三人送飯,不過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三個人到底誰。

    許立一指付寶庫道:“他就是付寶庫!我是他家親戚,我們把人送到你們這兒是來治病的,你們就是這麼對待他們的?你們還是不是人?你們還有沒人『性』?”

    “治病?我們這兒又不是醫院,治什麼病?送他們來的人說他們都是無親無靠的,就是放在我們這兒坐吃等死的!”那人聽了許立的話,不但沒有一點愧疚,反而理直氣壯的道。

    “你!”許立聽了這人的話簡直就是火冒三丈,這還是人嗎?對其他人的生命視若兒戲!許立被這人的話氣得已經不知說他們什麼好了。“哼!你們就等著法院傳票吧!我要是不讓你們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就不姓許!”許立此時真的被氣壞了,冀忠良是主謀,而這些人就是幫凶,沒一個好人!

    那個男人聽了許立的話更是不怒反笑,指著許立道:“就憑你?哈、哈,得了吧,還要上法院?我他媽的今天先讓你上醫院!”說完這個男人竟舉起木棒向許立揮舞過來。

    這個男人雖然長得五大三粗,也有一股子蠻勁兒,可以許立眼中,簡直就如同幼兒園的小孩子一樣,那麼幼稚可笑。不過在其他人眼中,特別是在付寶庫眼中,卻是被嚇得不輕,他們平時可沒少挨這人的打,一見這個情況,付寶庫顧不得再裝傻,大叫道:“小心!”

    就在木棍已經落到許立頭頂不過一尺左右時,許立才如閑庭信步一般,向左小邁一步,躲過木棒,伸腿就是一腳,正踢在那人胸前。

    因為這人可惡,所以許立也使出了三分力氣,準備給這個人一個教訓。雖然隻是三分力氣,可許立是什麼人?要是使出全力,足以將那人踢得骨斷心碎!一腳將那人踢飛三四米遠,又在地上滾了半天,才停下來。

    那個男人躺在地上捂著胸口,想要說話,可一張嘴,卻是一連串的咳嗽,連氣都喘不勻,那還能說話。許立站在那隻是冷眼看著,嘴角微微一笑,這也算是略施薄懲吧,省得這人再繼續囂張。

    喘了半天,那個男人才好不容易站起來,剛想說幾句狠話,可被許立一瞪,頓時都憋了回去,頭也不回的跑回前院了。

    許立看那人走了,知道他是去搬救兵,不過許立也不擔心。就算他再找來十幾二十個人,也不夠自己活動手腳的。許立轉頭看向付寶庫,道:“這回可以放心跟我走了嗎?”

    付寶庫剛才還在為許立擔心,可轉眼間便看到那個平時如同凶神惡煞般的男人被打得抱頭鼠竄,心中當然解氣。不過他還是道:“你還是小心些吧,他一會兒就會帶人回來的!小心他們把你也當精神病給抓起來!”

    許立一愣,半天沒說話。“把我當精神病?哈,除非這個世界所有的人都跟他一樣瘋了!你就放心吧,你退後一些,我把門給你打開!”

    付寶庫不知道許立想怎麼開門,這門可是上著鎖呢!

    許立見付寶庫退到床邊,他退後幾步,猛的衝向那扇房門,一腳踢在門鎖附近,隻聽“當”一聲,門被踢開了。許立卻沒敢進屋,反而退後幾步。隻是站在門口,就被屋的臭味熏得上不來氣,要是進了屋,許立真懷疑自己會不會被熏得窒息過去。

    

Snap Time:2018-01-18 02:18:23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