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七十五章非人虐待


    第六百七十五章  非人虐待

    許立看著眼前的景象,越看越覺得心驚,這還是人呆的地方嗎?別說精神病,就是好人,在這呆時間長恐怕也得變成精神病!

    三間小屋都有人,許立又沒見過付寶庫,也分辨不出到底那個才是自己要找的人。許立剛想叫醒這幾個人問問情況,卻聽到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小角門傳來聲音,有人在開門!

    許立連忙躲了起來。片刻功夫就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提著兩個水桶走到了那幾間小屋門前。男人將桶往地上一方,拿起桶的一隻鐵勺子往窗戶上的鐵欄杆上狠狠的敲了幾下,大聲道:“起來吃飯了!”

    話音剛落,許立看到幾隻黑瘦的手端著鐵碗伸出了鐵柵欄。許立不禁納悶兒,剛才還躺在床上的幾個人,怎麼這麼快就爬起來了?還真是“訓練有速”啊!

    那個男人在桶舀了些飯菜往鐵碗一倒,許立在後麵看得清楚,都是些剩飯剩菜混在一起,而且每人隻有那麼一勺,根本不夠一個成年人一頓吃的。

    隻聽其中有一個人小聲道:“大哥,能不能再給點兒!不夠吃啊!”

    “還想要?”一句話竟惹惱了那個男人,那個男人一抻手中的的鐵勺,一下子將那人的鐵碗打翻,僅有有一點飯菜也灑了地上。那個男人冷笑了幾聲,道:“還要不要了?媽的,一天給你們這些吃的就不錯了,還要想?把你喂飽了好鬧事啊!”說完又用鐵勺子指著其餘兩個人,道:“你們兩個也給我老實點兒,要是再敢廢話就再餓你們三天!”

    說完那個男人提著兩個甘水桶繼續往後走,這時許立才注意到,原來在這排倉庫後麵竟然有一個豬圈。那個男把剩下的甘水倒進豬食槽,還罵罵咧咧的道:“給你們吃?給你們吃有個屁用,還不如喂豬!”

    等這個男人喂完了豬,才又提著兩隻空的甘水桶回了前院。

    許立站在角落等了一會,再沒有聽到動靜,才小心的走出來。當許立來到那幾間小屋門前時,看著屋的人,再次驚呆了。

    小屋都關著人,剛才都躺床上,許立看不清他們的樣子。此時三人剛剛起來,沒被打灑飯菜人,就坐在床上吃著不到一小碗的飯菜。而因為多嘴沒有打到飯的那個人目光呆滯的坐在床前,不知在想什麼。

    三個人都一身邋遢,頭發都有半米多長,用一根破麻繩綁在腦後,也不知多長時間沒洗過了,都已經粘在一起。臉上胡子都有一寸多長,『亂』蓬蓬的,糾結在一起,上麵還有剛剛吃飯留下的飯粒、菜湯。身上隻穿了條大褲衩子,『露』出的上身都黑瘦黑瘦的,兩肋的排骨根根可見。

    這那是什麼精神病院啊!就是以前的難民營、戰犯集中營恐怕也沒有這麼惡劣!就這還敢要錢?好人在這種情況下呆上幾天恐怕也受不了,遲早會變瘋!

    三個人看到許立都是目光呆滯,掃了許立幾眼,便對許立沒了興趣,繼續吃他們的飯。就連飯碗被打翻的那人也沒多看許立一眼,而是繼續呆。也許他們已經沒有力氣再去關心其他事情了,他們現在關心的就是每天唯一這頓飯能不能多給幾粒米,能不能讓自己不至於睡到半夜就被餓醒!

    “你們誰叫付寶庫?”許立小聲的問三個人。可是三人卻沒有理會許立,吃飯繼續吃飯,發呆繼續發呆。

    許立皺了皺眉,難道這麵沒有付寶庫?可剛才在前而聽那個女人打電話時還曾提起過付寶庫。難道是付寶庫信不過自己,不敢承認?“是仁義鎮泉眼村的畢姨讓我來的!”許立希望提起畢姨能取得付寶庫的信任。

    可許立說完,依舊沒有人吱聲。甚至沒有人看許立一眼。

    許立把手上提著的方便袋打開,拿出今天上午剛買的幾袋麵包,衝著幾人道:“你們當中真沒有人叫付寶庫?”

    根本沒等許立說完,隻見剛才還對許立不理不睬三人竟下子撲到窗前。中間那人將黑瘦手伸出老遠,叫道:“麵包?給我!給我!”

    左邊人也叫道:“給我!隻要給我你說什麼都行!”

    而剛才被打翻飯碗那人卻叫道:“我就是付寶庫,快把麵包給我!”

    許立一步來到最右邊的窗前,看著趴在窗台上的人,道:“你真是付寶庫?你有什麼證據?”

    “我就是付寶庫,是畢梅讓你來的是吧!快把麵包給我!”那個男人有些瘋狂的向許立狂伸著手臂,企圖拿到許立手中麵包。

    許立被這個男人的瘋狂嚇了一跳,暗道:難道他真的瘋了?可剛才他說話卻十分清楚。而且許立還真不知道畢姨到底叫什麼名字,不過這個人既然能說出畢姨叫畢梅,應該不是瞎蒙的吧,隻要打個電話就能問清楚。再說剛才親眼看到這個人的飯碗被打翻,許立也有些不忍心,便將手上的麵包遞給了他。

    那個男人搶過許立手上的麵包,七手八腳的想要打開外的包裝袋。也許是躺的時間太長了,手腳已經不太好使,費了半天勁,還是沒有打開。那個男人最後一著急,也顧不得外麵的塑料袋,張嘴就咬,將塑料袋咬出了一個大口子,連麵包帶塑料袋一起吃進嘴。

    許立真怕這個男人把塑料袋也吃下去,剛想說話。卻見那個男人張嘴“呸”的一聲吐出一口塑料袋,才又繼續吃著麵包。

    許立這才放下心來,看來這個男人應該是吃不死了。轉頭又藏到了角落拔通了家的電話。很快許立就在畢姨口證實了,畢姨的名字真的叫畢梅,看來剛才搶去許立麵包的人真的是付寶庫。

    既然人已經找到了,許立也鬆了口氣。不過看付寶庫現在的樣子,許立也吃不準這個付寶庫到底有沒有病,所以打算先將這個付寶庫送到省專門醫院再做一下鑒定,看他是不是真的有精神病。如果真的有精神病,那仁義鎮的冀忠良將人送到了這種地方治病,頂多就是失察之罪。如果沒有精神病,那可就是在草菅人命!許立決不輕饒了冀忠良。

    

Snap Time:2018-01-17 16:54:41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