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七十二章打聽情況


    第六百七十二章  打聽情況

    許立又抬頭再看了看破屋的屋頂,上麵瓦片所剩無幾,全靠著一層塑料布在遮風擋雨。而院子,被惡霸家兩米多高的院牆遮住了陽光,連根野草都看不見,隻在牆根下有著一層苔蘚頑強的活著。如果不是畢姨親口說的,許立真懷疑就這半間破草房還能住人嗎?如果一場大雨沒準就把這間小屋給澆倒了。

    許立也沒有進院去年,向村唯一的小賣店走去。在小買店買了包煙,才跟店主閑聊起來。

    “老板,你們村好像條件不錯啊!”許立一指那個惡霸家,道:“看那房子蓋得,別說村,就是鎮上也沒有幾家能有這麼漂亮的大瓦房!”

    店主抬眼看了看窗外,並沒有人經過,才“呸”了一口,道:“條件不錯個屁,全村就他們家蓋上了大瓦房,還是欺負一個老太太才蓋起來的,早晚要遭報應!”

    “遭報應?他們家有那麼壞嗎?”

    店主聽了卻有些戒備起來,不再輕易開口,而是問道:“你是找誰的?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

    “噢,我是付寶庫家親戚,這次來看看他!”許立撒謊道。而他口中的付寶庫就是曾經幫過畢姨,如今卻被送進精神病院的老付。

    “付寶庫家親戚?你是他家什麼親戚啊?老付在村幾十年,也沒聽說他家還有親戚!”店主仔細打量了許立半天,問道。

    “我媽是付寶庫的遠房表妹,我得管他叫二舅。隻是我家在南方,已經有多少年沒來往了。對了,我二舅在村那間房?我從來沒來過,找不著他家!”

    店主看了看許立,才道:“你不知道老付出事了嗎?”

    “他家出事了?出什麼事了?”許立故意裝作不知道情況,疑『惑』的問道。

    “你二舅有精神病已經被送精神病院了!”

    “精神病?不可能!我二舅一直都好好的,他家也沒有人得過精神病,他怎麼可能得這種病!”

    “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是鎮來人把他給送精神病院的!全村的人都知道!”店主看許立一臉著急的樣子,欲言又止。

    許立看得出店主還有什麼話想說,卻又不知為什麼忍住了。忙問道:“那我二舅在那家醫院?這幾年到底出了什麼事?”說著又從兜拿出五百元錢遞給店主。“大哥幫幫忙,我怎麼也得去見我二舅一麵!”

    店主推辭了半天,許立卻執意將錢塞進了店主手。店主見許立是誠心的,也就沒在拒絕,反而到門口把門關上,又將許立帶到後屋,才對許立道:“我跟你說,你可別說是我告訴你的!”

    許立連連點道:“你放心吧,我絕不會說出去的!”

    “你二舅根本沒得病,就是管了村上老畢太太家一樁閑事,得罪了鎮長,才被鎮長給送進精神病院的!這一晃兒都快三年了,你二舅也一直沒回來過。老畢太太把全市的精神病院都找遍了,頭段時間說是在吉安縣的一家精神病院看見過你二舅,可後來聽說你二舅又被轉院了,這回轉到那兒去就不知道了!”

    “你說什麼?我二舅根本沒病?這個鎮長也太可恨了,他怎麼能這麼幹!”許立三分做戲,七分真怒的道。

    店主小聲道:“就是我們仁義鎮鎮長冀忠良。不過你要找你二舅可得小心點兒,可千萬別再讓他把你也給抓進精神病院,我聽說全鎮已經有好幾個人都是被冀忠良給送進精神病院了!”

    許立沒想到這個冀忠良竟然還是累犯!有這樣的人當鎮長,鎮的老百姓還能有好日子過嗎?隻要敢不聽冀忠良的話,就被送進精神病院,就是正常人在麵呆上十天半個月的,精神恐怕也不會正常。

    許立打聽明白了其中的情況,告別了店主,又給那個三輪車司機打了電話。許立現在根本沒有心情再繼續走訪下去了,看看畢老太太家的破房,再看看旁邊的五間大瓦房,事實就擺在自己眼前。許立現在隻是想盡快找到畢姨說的那個老付頭,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病,如果一切如畢姨和這個店主所講,那這個冀忠良根本就是喪盡天良的惡魔!

    下午一點多,許立就乘車返回了仁義鎮,來到鎮『政府』一打聽,鎮長出去吃飯了,下午一點半上班時才能回來。許立雖然買了麵包、礦泉水,可一想起這件事就覺得心有些堵得慌,根本吃不下東西,幹脆就坐在鎮『政府』大門口等著冀忠良。

    這一等一直等到兩點多,才看見幾個人一起走進鎮『政府』。一邊有人告訴許立,走在最前麵那個長得最胖的就是冀忠良冀鎮長。許立連忙拿著自己的東西跟了進去。在冀忠良剛要開辦公室門時,許立就已經站在了他身後。

    冀忠良回頭一看許立,皺了皺眉頭。許立雖然穿的比較普通,可不知道為什麼冀忠良看到許立,心就是有些不舒服,特別是許立的氣質,讓人不敢小視。

    “你找我有事?”冀忠良想了半天也沒想起眼前這個人,看來以前是沒有見過。

    “冀鎮長,你好!找你有點小事,想跟你打聽個人!”許立看著麵紅耳赤的冀忠良,遠遠就能聞到他口中的酒氣,看來他中午是沒少喝酒。

    冀忠良打開了辦公室門,道:“進來說吧!”說完自己先走了進去,坐了辦公桌後。一指他桌前的椅子,道:“坐下說!”自己又拿起水杯,喝了大半杯水,壓了壓口中的酒氣。

    許立也沒客氣,坐下後,才道:“冀鎮長,我是咱們鎮泉眼村付寶庫的外甥,這次來鬆江辦事,想順路看看我二舅,可我去了他們村,他們卻說我二舅被鎮給送精神病院了?冀鎮長,這是真的假的!”

    冀忠良一聽許立是付寶庫的外甥,一雙小眼睛頓時瞪得老大,愣了一會兒,才道:“你真是付寶庫家親戚?可我聽說他們老付家就付寶庫一個人,根本沒有什麼直係親屬啊!”

    “我們家跟他家算是遠房親戚,我媽和他是一個太爺,加上我才四五歲時,全家就般到南方了,多少年也不回來一趟,都快斷了聯係了!”

    

Snap Time:2018-06-19 12:33:34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