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六十三章態度轉變


    第六百六十三章  態度轉變

    一頭霧水的崔振海跟著李飛宇到了辦公室,沒想到這次李飛宇的態度與以前相比決對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因為今天來的比較早,辦公室的同誌還沒上班,李飛宇竟然親手給崔振海倒了杯茶。

    崔振海可是受寵若驚,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李飛宇坐下後,才道:“你們駐京辦的主任是姓許,好像才二十多歲?”

    聽到李飛宇提到許立,崔振海心略微有了些譜,難道是許立從中幫忙?可也沒聽說許立竟然還與滕總理有什麼關係啊。“是,他叫許立,七八年生人,是今年剛調到京城的!”

    “嗯,我也早就聽說過這個許立,年輕有為啊!有機會大家聚聚,讓我也認識認識你們鬆江的這個千駒!”

    對於李飛宇的這個提議,崔振海可是大吃一驚。作為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可是中央副部級領導,今天竟然主動約一個省的廳級領導,這可是少有的事情。崔振海也知道,這次鬆江省申辦博覽會,少不了李飛宇的幫忙,忙趁熱打鐵道:“許立要是知道李主任有這個心思,恐怕早就親自登門拜訪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到我們鬆江大廈,大家好好聚聚?”

    對於崔振海的試探,李飛宇竟然沒有反駁,而是笑道:“那好,就這麼說定了,晚上我帶辦幾個同事一起過去,你跟許立說一聲,咱們大家交個朋友!”

    如果是普通人說出這話也沒什麼好驚奇的,可一個近六十的老頭子,竟然要交許立這樣一個才二十多歲的朋友,這其中的的奧妙可就太大了。

    李飛宇今天之所以會這麼主動要見這個許立,卻是因為早上一個電話。

    一大早李飛宇剛剛洗漱完,坐在餐桌前。還沒等用餐,電話就響了。一看電話號碼,李飛宇不敢怠慢,接起電話,問侯道:“滕總理,早上好!”原來打來電話的竟是惠素清總理。

    而滕總理一大早打來電話,也沒有什麼正式的命令,隻是問了一聲鬆江省申請舉辦東北亞博覽會的事情進展怎麼樣了。

    李飛宇聽後卻有些為難。鬆江省的申請此時就在自己辦公桌上壓著呢。其實說起來鬆江省這次的申請並沒有什麼問題,反而是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按道理應該由辦公室先進審閱並提出初步處理意見,然後再交由主管領導,也就是滕素清總理做最後決斷。

    可在申請由辦公室交到自己手上時,就有人打來電話,希望這個申請能暫緩一緩,說這個意見在此時還不成熟,至少在目前南北朝鮮局勢緊張時,鬆江恐怕還不適合舉辦這種大型博覽會。打來電話的這位是一名著名學者,也是中央的一位資深顧問。

    李飛宇不敢反駁,可一時間又找不到合適理由退回請示,更何況這個請示是由鬆江省長文天親自送來的,自己要是這麼輕易將請示給退回去,豈不是得罪了文天?文天今年還不到五十就已經是正部級領導,誰知道那天就上調到中央,到時要是成了自己的主管領導,難免會記恨自己。

    其實李飛宇心也十分清楚鬆江省領導的派係關係,畢竟鬆江省委書記和省長不和在中央也不是什麼新聞。早就聽說這次申辦博覽會是文天一力支持,卻沒有得到馬俊鬆的首肯,而在背後捅刀子的恐怕就是馬俊鬆。

    隻是在這件事上馬俊鬆不好直接出麵,才拉來一位老同誌來給自己提個醒。馬俊鬆畢竟也在國務院呆過不短的時間,李飛宇與馬俊鬆之間雖無深交,但也不好駁馬俊鬆的意思,所以這個申請就這麼壓了下來。

    可是麵對滕素清總理,李飛宇當然不敢說出實情,隻能說辦正在對鬆江省舉辦東北亞博覽會的事情征求相關專家的意見。等專家拿出一個最後的結論,就會把相關文件送交給滕總理過目。

    滕素清對此並沒有深究,隻是淡淡的道:“嗯,那好吧,這也是件好事,畢竟東北的經濟發展已經遠遠落後於中東部地區,確實有必要舉辦這樣一個大型博覽會拉動一下當地的經濟發展。你們也要把工作做得細致些,對舉辦博覽會可能出現的問題、困難要考慮的充分一些,與鬆江多溝通,最後拿出一個可行的詳細方案給我!”

    放下電話的李飛宇半天沒有挪動地方,他在想滕素清這個電話的含義。在官場沉浮三十餘年,李飛宇可以說是幾起幾落到今天,而自己又沒有什麼過硬的背景、家世,加上已經到了如今的年紀,如果再因為辦事不利被打壓下去,這輩子恐怕就沒有機會上來了。所以這幾年李飛宇真可畏是步步小心,事事注意,不然在鬆江申辦博覽會上也不會一直猶豫不決。

    直到妻子端著一鍋熱粥從廚房出來,叫他吃飯,才驚醒了李飛宇。

    可李飛宇此時那還有心情坐在那安安穩穩的吃飯,不找到這個能在滕總理進言的人,自己什麼時侯得罪了人家,到時可就麻煩了。

    李飛宇找到手包,翻出電話號碼薄,一個個電話打過去,可是問了不少人也沒有人知道其中的內幕。最後李飛宇找到了揚州市一位副市長,要到了滕素清家小保姆的電話。

    滕素清的丈夫是楊州人,不然也不會對淮揚菜那麼熟悉。而家的小保姆就是揚州市『政府』特地給派來的。

    李飛宇通過小保姆,才終於打聽到滕素清昨天晚上竟然在家親自招待了鬆江省駐京辦的主任許立。看來滕素清今天會問起鬆江省項目的事兒,應該就是這個許立從中遞了話兒。

    雖然滕素清的兒子洪曉春在非洲遇險的事兒,中央各部門稍有些門路的人都聽說了,可大部分隻知道洪少已經安全回來了,至於是誰救的,如何救的,知道的人卻不多。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光采的事兒,滕家人當然不會外轉。

    

Snap Time:2018-01-20 01:35:18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