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六十二章滕副總理


    第六百六十二章  滕副總理

    滕素清副總理可以說是從基層一步步幹起,後來曆任京城副市長,對外經濟貿易部副部長、部長、黨組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黨組成員,國務院副總理。

    雖然滕素清的升遷與洪家也有一定關係,但說到底滕素清能以洪家兒媳的身份,壓過洪家同輩中十幾個叔伯妯娌,成為洪家的頂梁柱,這與滕素清本人的人格魅力和工作水平是分不開的。她重感情、體貼下屬、有男領導少有的細心之處。但工作起來卻從容而果決,充滿大將風度。在滕素清任部長期間,有一位省長曾評價滕素清,說她:“講原則、重實幹,我們的好部長;講義氣、重感情、我們的好大姐。”

    滕素清見許立在自己麵前還能如此放鬆,談笑自如,對許立的評價頓時又上升了一個檔次。雖說今天宴請許立是家宴,可別說許立一個區區駐京辦主任,就是那些省長、副省長,在見到自己時又有幾個能這麼輕鬆的!看來許立這個小家夥真是不簡單啊!

    “好了,進來再說吧!你伯父今天可是親自下廚,做他最拿手的紅燒獅子頭,一會兒小許可要多嚐嚐!”滕素清接過許立遞來的禮盒,遞給了一邊的洪少。滕素清雖然為官清廉,可並不迂腐,她從不收受下麵人送的賄賂,可部下逢年過節送的一些地方特產她也不會拒絕,畢竟這是下邊人一點兒心思。

    許立跟著洪少進到客廳,滕素清對洪少說聲:“曉春,好好接待許立,我去催催你爸!”

    滕素清消失在廚房,許立看著洪少,強忍著笑。

    洪少也看出許立憋得辛苦,長歎口氣道:“想笑就笑吧!想我一世英名卻毀在了這個名字上,真是可悲可歎啊!”

    看著洪少鬱悶的表情,許立真是忍不住了。難怪見了洪少這麼多次,就算被他認了兄弟,他也從來沒有提過自己名字,原來洪少的真名就叫洪曉春,這樣有些俗氣的名字難怪洪少會隻字不提。這與洪少的形象實在是想差太遠了。

    過了片刻,滕素清又叫家的小保姆過來請許立去餐廳,準備開飯了。

    到了餐廳,許立終於見到了偉大女人背後的男人,也就是洪少的父親洪立波。說起洪立波一般人根本就沒聽說過,可如果在在科研界提起洪立波,不知道的人還真不多。洪立波任職於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是我國著名的物理學家,他牽頭並參與研究的北京自由電子激光裝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有多篇論文、著作在國內外發表,親自帶過的博士、碩士也有幾十個。

    不過今天在這,洪立波隻是一個純粹的家庭『婦』男,戴著印有卡通圖案的大圍裙,端著他親手做的紅燒獅子頭,仿佛獻寶一般端到了桌前。看到小許,也是憨憨一笑,道:“小許是吧,來,坐吧,嚐嚐我做的紅燒獅子頭,這可是我最拿手的,曉春小時侯最愛吃的菜!”

    一邊的滕素清上前幫洪立波摘下圍裙,放在一邊,又回手在酒櫃下麵拿出了兩瓶茅台酒,道:“小許,今天你就跟在自己家一樣,不要客氣!”

    看看滕素清和洪立波這對恩愛夫妻,再看看一邊的洪少,許立卻是另有想法。此時的滕惠清和洪立波對洪少的印象恐怕還停留在洪少十幾歲的時侯,不然洪立波也不會張口閉口就是曉春小時侯怎麼怎麼樣。想來這一切都是因為兩人工作太忙吧,能在工作之餘照顧到愛人的感受就已經不易了,那還有那麼多心思去關心洪少?隻要洪少不少吃、不少穿,這對夫妻恐怕就認為自己已經完成了任務,卻從來沒有深刻的去了解洪少的心思,也正是因此,才使得洪少三十多歲以前,一直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經過這次的生死磨礪,才終於認清了自己,告別了十幾年的紈生活。

    一頓晚飯真的就如同普通人家的家宴一樣,大家聊著天兒,喝著酒,吃著洪立波親手做的飯菜。此時的洪少也沒有了往日的故做深沉,更沒有了飛揚跋扈,就如同普通人家的兒子,給父母夾著菜,勸許立喝著酒。

    許立坐在桌前也十分放鬆,不時說起自己曾經曆過的事兒或是講幾個前世在網上曾看到過的小笑話,逗大家開懷一笑。

    第二天,鬆江省商務廳的廳長崔振海又如同往日一樣早早就跑到國務院辦公室來打聽申辦博覽會的消息。門衛一看見崔振海,拿出登記薄遞給崔振海,根本沒有再多問。一連半個月崔振海每天在這蹲點兒,門衛早就認識他了。

    崔振海一邊掏出一盒中華遞過去,一邊道:“大爺,真是麻煩你了!”

    門衛大爺對崔振海遞來的煙也沒客氣,當場就打開了,還遞給崔振海一支,道:“李主任還沒來呢,你今天又來早了!”

    崔振海登記完,笑道:“應該的!我在這兒等他一會兒!”

    兩人正說著,就看到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進大門。崔振海當然認得這輛車正是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副主任李飛宇的坐車。崔振海連煙都沒來得及點,急忙跟著車一路小跑攆了上去。

    可沒想到車子剛剛駛進大門就停了下來。李飛宇主任竟下了車。

    崔振海一愣,不知道李飛宇是不是有什麼事兒,一時間沒敢上前。

    李飛宇下車後,見到崔振海一招手。崔振海這才跑到李飛宇麵前站定。“李主任,您有什麼事?”

    李飛宇笑著一拍崔振海的肩膀,道:“崔廳長,沒想到你們跟滕總理還這麼熟,你要是早說還用得著跑這麼多趟嗎?”

    崔振海聽了卻是一愣,滕素清總理自己當然知道,可自己卻根本說不上話啊!要是真能找到滕總理,還用得著這麼多天像個三孫子似的,每天一大早等在大門口?

    看到崔振海的表情,李飛宇沒有再說什麼,隻是道:“走吧,到我辦公室談!”

    

Snap Time:2018-01-22 10:09:53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