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六十一章洪家赴宴


    第六百六十一章  洪家赴宴

    “許主任,聽說你出國了?剛回來?”崔廳長雖然也是文天書記的得力部下,可對於許立這個文天的幹弟弟卻有點兒意見。自己幹了大半輩子工作,眼看都要退休了,才混到了商務廳廳長的位置。可看看許立,年紀輕輕便站到了與自己同樣的高度,換了誰恐怕也不會舒服。但是因為有文天的關係,崔振海也不敢給許立難堪,隻是文天回鬆江前可是告訴自己,如果遇到困難可找許立商量。這個許立可倒好,文天省長前腳走,他後腳就出了國,這不是在逃避困難嗎?

    許立一走十幾天才回來,如果自己這邊申辦工作順利了,他許立當然可以名正言順的邀一份功,如果不順利,他卻可以逃避責任,難怪崔振海說話間就有些陰陽怪氣的。

    許立也聽出了崔振海的不滿,不過他卻不會與崔振海計較,誰讓自己關鍵時刻出了國,而且一走就是十幾天,換誰恐怕都會有想法的。可自己偏偏又不能將出國理由告訴任何人,這個黑鍋隻能由自己背了。

    “崔廳長,博覽會申辦的工作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進展?”

    崔振海長歎口氣,道:“京城的水太深,根本不是我們能過得去的!相關申辦文件恐怕還在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束之高閣,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一提起申辦工作,崔振海更是一肚子氣。自己來京城也快半個月了,自從文天省長將申請書交到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卻一直沒有了下文。自己幾次去打聽消息,得到的答複總是一句話:“領導正在研究!”崔振海一個區區廳級幹部,當然不敢問人家到底是那個領導在研究,隻能回來繼續等消息。

    而派出的其他手下,分赴商務部、國務院辦公廳等有關部門,卻同樣得不到有用消息,多次宴請了相關部門同誌,最後人家才告訴他們,有人不希望鬆江省的申辦成功,相關申請文件還在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壓著呢,進沒進入領導審批流程都是個問題。

    崔振海就納悶兒了,舉辦東北亞博覽會明明是一件對地方、對國家都有好處的事兒,怎麼會有人故意從作梗呢?如果再拖下去,今年恐怕是舉辦不上了,那自己這個商務廳的廳長在文天省長的眼中,恐怕也會與無用劃上等號。

    許立一聽就知道申辦工作相當不順利,想了想道:“崔廳長,不要氣餒,咱們一起想辦法,總要把文省長交辦的工作作好才行。而且要是博覽會真的申辦成功,對咱們省的經濟發展也會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道理誰都懂,可就是不知道那個王八蛋從中作梗,這樣利國利民的好事,怎麼就沒辦法順利實施呢?”崔振海氣憤的道。

    “我先走了,崔廳長也別太著急,保重身體要緊!事情總會解決的。”看到崔振海情緒激動,許立告辭走了。

    回到辦公室,許立想了想,這件事恐怕別人還真幫不上忙,隻有洪少才能使得上力。以自己和洪少現在的關係,讓他幫這點小忙應該沒什麼問題,再說這件事本來就是件大好事,也不算為難洪少。

    洪少的電話剛接通,沒等許立開口,洪少就高興的道:“許立,我剛好要給你打電話,沒想到你倒是先打來了!”

    “洪哥,找我有什麼事?”

    “今天晚上到我家來,請你吃飯!我爸、我媽要當麵感謝你!”

    許立聽了卻是一愣。自己救了洪少,洪少的父母請自己吃飯倒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如果是普通人家這也再正常不過了。可一想到洪家的背景,許立卻有些受龐若驚的感覺。能讓副總理請自己到家吃飯,別說是普通人了,恐怕就是文天省長也沒這個待遇吧。

    “對了,你找我什麼事?”洪少說完又問起許立。

    “沒什麼大事,我們省向國務院申請舉辦東北亞博覽會,申請已經交上去半個多月了,卻一直沒有消息,我想讓你幫我問問!”

    “我還以為什麼大不了的事兒,你晚上來時直接問我媽就行了,晚上六點到我家,沒問題吧!”

    “那好,晚上見!”許立放下電話,想了片刻,又打電話找到肖利飛,道:“肖哥,晚上洪少請我去他家赴宴,你幫我參考參考,應該帶些什麼禮品!”

    肖利飛一聽這話,感慨的道:“許立,這次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洪家的門可不是誰都能登的。去洪家你也不用帶什麼重禮,你就去買幾罐茶葉就行,也不用太貴的,一千多元一兩的綠茶正好!”

    當天晚上,崔林將許立送到洪家別墅大門外,門口的警衛當然不會允許崔林開車進院。好在洪少早就等在門口,將許立迎了進去。

    一進門,就看到電視上經常出現的鐵娘子竟等在門口歡迎許立。此時的鐵娘子沒有了電視中那種雍容華貴,也沒有了談判桌前冷靜睿智,此時的鐵娘子隻是一位普通的母親,在門口等著一位救了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

    “小許,快請進!”看到許立手中還提著禮盒,又有些埋怨的道:“你看你,這次是我們全家請你吃飯,感謝你,你還帶什麼禮物,下次可不許再這麼客氣了,知道吧!”

    “伯母,這是應該的,聽說伯父喜歡喝茶,就給伯父帶了一些,這可算不上什麼行賄受賄!”許立雖然是首次見到洪少母親,但對這位站在共和國權利巔峰、掌握著共和國大權,甚至在世界也是聲名顯赫鐵娘子、國家副總理滕素清的事跡還是耳熟能詳。

    滕素清作為共和國副總理中的唯女『性』,可以說代表了全國女『性』半邊天,是女『性』中官位最高的。但是了解滕素清的人都知道,在工作上,你實在是無法將她當作一位女『性』,她甚至比男人更加有韌『性』、更加能吃苦、更加能拚命。

    

Snap Time:2018-06-22 00:02:27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