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五十七章匪首斃命


    第六百五十七章  匪首斃命

    可惜的是圖內的想法是好,結局卻是悲慘的!他慌不擇路,逃跑的方向竟正是許立隱藏的位置。許立看到坦克向自己這個方向衝過來,馬上命令其他人道:“掩護我,我來搞掉這個鐵家夥!”許立倒不是怕坦克發威,而是怕營地中還有漏網之魚打自己黑槍。

    就在坦克衝過許立隱藏的木屋時,許立從屋頂一下子跳到了坦克的炮塔上。因為坦克的巨大衝力,許立並沒有站穩,不過好在許立反應比較快,雙手抱住了炮管,好像一隻猴子一樣在那左右『蕩』著秋千。

    許立跳下來時,坦克也是一震,圖內在駕駛室也看到了許立。心中暗罵:你們這真是要趕盡殺絕啊!我都這樣了,你們竟然還窮追不舍!不過圖內也知道,如果不能擺脫許立,一會兒就是衝進林子,自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從觀察鏡向外望去,離營地最外圈也不過三四百米。好在這個方向一路都比較平坦,就是出了營地也是近千米的平地。圖內一咬牙,隨後拿過一枚炮彈壓在油門上,他自己卻拿出了槍準備爬出坦克,解決掉許立這個最後的障礙。

    許立緊緊抓住炮管,隨著顛簸的坦克,別說站穩,隻能保持著不被晃下去。可坦克的人卻好像根本沒有看路,任由坦克撞在一棟又一棟的木屋上,在營中地碾壓出一條路。最後撞破了營地的圍欄,依舊不知躲閃,又將一棵一棵的大樹撞斷。

    許立身子在半空中左右搖晃,躲避著飛起來的木板、樹枝。突然看到坦克駕駛倉的上蓋猛的一顫,許立一驚,暗道:不好,麵的人是要出來,可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根本沒有辦法抵抗,簡直就是人家活靶子。

    好在這輛坦克因為太過老舊,麵的圖內推一下,竟沒推開,不然圖內完全可以打許立一個出其不意,許立就算當場不死,中槍掉在坦克下也難以逃過坦克的碾壓。

    圖內在坦克推了一下,沒有推開,不由得罵了一句:“老美的家夥就是不耐用!”說完用槍柄狠狠的撞開了倉門。可當圖內將頭伸出倉門,卻發現剛才還吊在炮管的許立竟然沒了!難道是掉下去了?

    就在圖內疑或不解時,隻聽後麵有叫道:“嘿!”

    圖內一轉頭,沒等看清後麵的情況,隻聽“叭”的一聲槍響,隨後便失去了知覺,一命嗚呼了!

    原來許立看到坦克的人要出來,知道情況不妙,想要跳下坦克,雖然不會再有危險,可又不甘心放敵人離開。雖然不知道坦克的人的身份,可猜也猜得出幾分,定是這夥匪徒的首領,不然也不會駕駛著坦克出來耀武揚威。

    就在這時,坦克正行駛到一棵大樹前,許立靈機一動,在坦克從樹下行駛過時,雙臂一用力,在坦克的炮管上作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回環,雙腳踏在炮管上,看準了根手臂粗細的樹枝,一躍而起,抓住了樹枝,隨後又用雙腿夾住樹枝,空出雙手,拿起掛在胸前的槍。

    而此時圖內才剛剛從坦克中鑽出來,正左顧右盼的尋找許立。許立看圖內傻頭傻腦的可笑樣子,忍不住戲弄圖內,叫了他一聲。就在圖內回頭的一刻,許立槍聲響起,結束了圖內的『性』命。

    看著圖內中槍後仿佛麵條一樣滑進了駕駛倉,許立根本沒想過要去看看,他對自己槍法著絕對自信。坦克依舊向前行駛,直到一頭撞在山崖上發生巨烈爆炸,連圖內的屍體也被燒成了灰燼。

    許立看到坦克爆炸後,才從樹上跳下,對其他人道:“大家情況怎麼樣?營地是否還有敵人!”

    “二號安全,沒有發現敵人!”“三號安全,沒有敵人!”“四號安全,目標安全,沒有敵人!”……

    聽到所有人無一傷亡,而且目標也已經成功營救,許立才終於放下心,道:“二號、三號在前麵開路,四號協助目標,五號、六號貼身保護,七號、八號跟我斷後!”

    “明白!”二號、三號同時答道。兩人同時從隱蔽處跳出,在前麵小心開路。畢竟剛才還有一部分匪徒逃進了林子,如果不小心被人家打了伏擊,那自己可算是陰溝翻了船。二號三號走出近百米後,五號六號一前一後夾著四號和洪少跟在二號、三號後麵進了森林。而最後則是許立帶領著七號、八號小心戒備。

    從山上下來,一路風平浪靜,昨天晚上被打散的匪徒此時逃命還來不及,那人敢不要命的找許立等人的麻煩。在天剛蒙蒙亮的時侯,許立等人帶著洪少終於走出叢林,找到了來時藏起汽車的地方。

    洪少從上車的那一刻,抓著身邊的四號,不斷的感激著眾人。不過因為眾人都戴著麵罩,根本看不到大家的樣子,洪少隻希望能知道問四號和眾人的名字,說是必有厚報。四號真是煩不勝煩,最後隻得許立親自出麵,對洪少道:“你不用感激我們,我們是雇傭軍。是你一個姓許的朋友雇我們來救你的,要謝你還是回去謝他吧!”

    此刻許立可不敢『露』出真麵目,昨天在洪少麵前,自己至少親手殺了幾十人,要是讓洪少知道自己的身份,非得把他嚇個半死不可。再說這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隻是這些人比較倒黴,碰到自己這段時間憋了一肚子氣,拿他們出氣來了。要是被鬆江人知道自己竟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自己恐怕什麼前途也沒有了。

    洪少一聽是姓許的朋友,想了半天卻沒想起自己什麼時侯交了姓許的朋友。在洪少心,許立頂多算是點頭之交,不論從身世還是從地位來說,根本算不上朋友。

    許立見洪少的樣子,就知道這小子早就把自己忘了,可自己總不能白幫他這麼大的忙吧,隻好再次出言提醒道:“許立,鬆江省人!想起來沒有?你要是不認識他,我們恐怕就是救錯人了!”

    

Snap Time:2018-01-17 08:48:15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