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五十章潛入營地


    第六百五十章  潛入營地

    被綁架來的洪少雖然住在整個山穀中最好的地方,可這最好的地方也不過是多了一頂蚊帳而已。洪少活了三十多年還從來沒有住過這麼破的地方,一張吱吱呀呀『亂』叫的硬木板床,一個已經發黑的破蚊帳,如果不是門口那盞十幾瓦的小燈炮,洪少甚至會以為自己已經穿越了時空,回到了十八世紀。不過也好在有這麼頂破蚊帳,不然洪少此時恐怕都要被這的蚊子給吃了。

    卡利來到關押洪少的小屋子,推開門,走到洪少麵前,仔細看了看洪少,指了指洪少,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因為安哥拉的官方語言為葡萄牙語,其他主要語言有:基剛果語,基姆崩杜語等,洪少那能聽明白他們的話。雙方因為語言不通已經鬧了不少笑話。不過經過這幾天的接觸,洪少已經能大致猜出卡利的意思,是在說他有什麼能幫自己。

    洪少忙拿起身邊的水壺,遞給卡利。在這個非洲國家,年平均氣溫都在二十五度左右,而此時又正值炎熱的夏季,白天溫度會達四十度以上,加上洪少對這的食物根本無法適應,一連幾天都是在靠喝水來降溫、充饑,如果沒有水,洪少甚至挺不過一天。

    卡利接過水壺,晃了晃,馬上就明白了洪少的意思,一路小跑著去給洪少灌水。

    夜『色』越來越沉了,好在因為當地即將迎來一場降雨,天空已經有了一些雲彩,氣溫也下降了許多。在外麵乘完涼的遊擊隊員們紛紛回到了住處睡覺,很快整個營地隻剩下各個哨卡幾盞昏暗的燈光在夜風中搖曳,不過在燈下的崗哨早就已經昏昏欲睡。

    從獨立戰爭開始,到內戰暴發,再到現在成了遊擊隊,這些遊擊隊員也是經過了多次戰火的洗禮,但是隨著近幾年內戰結束,這些人也漸漸遠離了戰爭,『政府』軍沒有時間來圍繳他們,其他人根本不敢來惹他們,時間一長,沒有人還能夠十幾年如一日的時刻保持警惕,所謂的崗哨也隻是個擺設而已。

    可他們那知道,今天這個看似平靜的夜晚必將成為一個血腥的日子,甚至會讓僥幸幸存的人,隻一想起這個夜晚就會不寒而栗。

    此時的許立早就已經帶著雷電的隊員『摸』到了營地外圍,不過因為營地內的人還沒有休息,所以幾人隻能趴在營地外的灌木叢中等待時機。

    隨著納涼的遊擊隊員紛紛回去睡覺,營地漸漸安靜下來。許立等人也稍稍放鬆了一些。畢竟從天剛黑時就已經潛伏在營地附近,幾個小時下來,一動不動,身上早就已經被汗水濕透了。可離營地最近的六號距離一名崗哨不過三十幾米,隻要稍有異動很容易被對方發現。隨著夜『色』越來越濃,加上今天天公做美,月亮早早就躲到了雲層之後,才讓六號敢輕輕擦去自己臉的汗珠。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營地中已經再沒有人說話,就連崗哨也正靠在樹下打盹兒,許立知道時機已經到了,再拖延下去,如果在營救過程中出現意外,戰鬥將會被拖到天亮。而一旦太陽出來,這些熟悉地形的綁匪將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

    許立趴在草叢中,通過耳麥,輕聲道:“現是淩晨一點五十,大家活動活動手腳,五分鍾後,也就是一點五十五分開始行動!”

    一點四十九分,許立再次輕聲道:“所有人員報告準備情況!”

    “二號準備完畢!”“三號準備完畢”……

    在得到眾人肯定答複後,許立才道:“四號、六號解決崗哨,就地警戒,二號、三號、五號進入營地後迅速搶占有利位置,七號、八號跟我進去救人!”

    許立話音剛落,所有人都輕聲回答道:“明白!”隨後隻見四號、六號兩人如同夜『色』中的狸貓一般,靈活的從隱身的草叢中輕輕躍起,一路上借助夜『色』,很快就來到了兩名崗哨身後。兩人向乎同時將手中的匕首伸向了崗哨的脖子。兩名崗哨根本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就已經夢中去了地獄。

    解決崗哨,整個營地就如同沒有任何防備的少女一般,呈現在許立等人麵前。四號、六號馬上將兩名崗哨的外衣脫下,披在自己身上,又將自己的槍放在腳下,手端起了兩名崗哨的AK,冒充崗哨繼續站崗。

    許立帶領著其他人迅速衝進營地,二號、三號、五號分散開,各自搶占營地中的至高點,隱蔽起來,與四號、六號配合著,將整個營地的一切動靜收入眼中。

    許立則帶著七號、八號悄無聲息的潛入營地,準備展開營救計劃。

    許立一路上小心冀冀,生怕驚動了綁匪。可營地太大,僅是木屋就有上百間,想要一間一間的搜索過去,恐怕就是天亮也搜不完。想要抓個舌頭問問情況,卻發現眾人當中沒有人會說葡萄牙語,至於當地的土話就更沒有人懂了。

    三人一連搜索了幾間房,卻沒有看到洪少。七號小聲道:“頭兒,這麼一間一間找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如果驚醒了這幫綁匪,咱們能不能活著出都是問題!”

    許立也是有苦自知,本來以為洪少這麼重要的人物,怎麼也應該派人看守才對,可此時整個營地除了剛剛被解決掉的兩個崗哨外,四處竟然全部是漆黑一片,再沒有一個崗哨,所有木屋看上去又差不多,如何分辨成了難題。

    許立那知道並不是圖內沒派崗哨,而是那名崗哨沒有忠於職守,竟然在關押洪少的小木屋門前倚在牆上睡著了。此時天『色』又是漆黑一團,許立等人也沒有發現那名崗哨的存在。

    三人又分頭搜索了近半個小時,查看了幾十間木屋。好在這段時間是有驚無險,雖然有幾名起夜綁匪走出木屋,可因為二號等人占據了至高點,及時發現了出來的綁匪,通知許立隱藏起來,才沒有被發現。

    七號突然在耳麥中驚喜的道:“頭兒,這兒有一名崗哨,不過睡著了!”

    

Snap Time:2018-07-17 21:50:56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