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四十八章順利抵達


    第六百四十八章  順利抵達

    隨著那名船員的手勢,又有戴著戰術頭套,全副武裝,背著沉重行囊的人從艙門魚貫而出。這些人站在甲板上打開行李,不到五分鍾,一艘小橡皮艇便充好了氣,被放到了已經恢複了平靜的海麵上。

    最開始出來那人見眾已經做好準備,道:“再見了,五天之內我們都會在附近海域等著你們,隻要你們按動按鈕,最遲兩小時內我們便會過來接你們。不過如果五天內你們沒有消息,我們就會撤回,希望你們珍重!”

    從潛艇上後出來的幾人正是許立所帶領的幾名雷電成員,聞言,許立點點頭道:“五天內我們一定會回來與你們會合的,你們放心吧!”說完許立一揮手,其餘幾名隊員先後跳上了橡皮艇,許立最後也跳上了小艇,眾人拿起船漿,開始向不遠處的海岸劃去。

    看到橡皮艇已經漸漸消失在夜『色』當中,潛艇才重新下潛,駛向大海深處。

    許立等人劃著小艇,不到半個小時便來到海岸。不過這卻不是沙灘,而是高達十幾米的懸崖峭壁。隻有這才不會有人發現許立等人的行蹤。

    小艇靠近峭壁後,許立等人全部跳下橡皮艇,開始給小艇放氣,最後又將小艇藏在峭壁的一處水平麵以下的縫隙內。這時許立才從隨身背著的行囊中拿出一把強光手電向峭壁上連晃了三下。

    不到片刻功夫,上麵同樣有手電向下麵晃動了兩下。隨後一條繩索被放了下來,許立一打手勢,立即有一名隊員攀著繩索,踩著山壁,如同一隻猿猴一般靈巧的向上爬去。眨眼功夫,那人已經消失在峭壁之上。繩索被人在上麵連續拉動了兩下,這是眾人事先訂好的暗號,說明上麵安全。

    許立這才率先拉過繩索,快速攀了上去。快要到懸崖上時,上麵伸過一隻大手,許立拉住大手,借力一個鷂子翻身,上了懸崖。

    剛上了懸崖,立刻有人走了過來,小聲道:“你好,你們就是雷電吧,我們等侯多時了!”

    許立聽著對方標準的普通話,就知道這人肯定是正綜的中國人。仔細打量了幾眼說話這人,才道:“不知怎麼稱呼,東西都準備齊了嗎?我們需要的情報沒問題吧!”

    那人也在仔細打量著許立等人。不過此時眾人都戴著頭套,隻『露』出兩隻眼睛和一張嘴,那人根本看不出這些人的樣貌。“叫我老馬就行,你放心,東西都在車上,地圖我們也帶來了,那夥人的行蹤我們也打聽到了,就在三百多公外的席騰博一帶,不過路並不好走,如果馬上出發,估計下午才能趕到。”

    許立向前望去,隻見不遠處停著三台越野吉普,看來這就是自己接下來要使用的交通工具了。許立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時其餘的隊員也都已經上到了懸崖頂上。

    許立回頭對幾人道:“馬上換裝,目標在三百公以外,上車後好好休息,到達目的地立即進行偵察,爭取今天晚上結束行動!”

    其餘幾名隊員接過老馬等人遞過的衣服,換好後,將換下來的衣服裝好,放進了車坐下。隨後八人分成三組分別上了三輛越野吉普車。許立自然跟老馬上了第一輛車。

    一上車,許立便將一路背著的行囊放到了一邊,道:“這一路上不會有檢查吧,我們可是帶著不少家夥!”

    “放心,這幾年安哥拉的戰『亂』已經基本平息了,這一路上沒有什麼嚴格的檢查站,就是有幾個檢查站也不過是收費,隻要交了錢,他們才不會管車上拉的是黃金還是毒品!”老馬嫻熟的發動了車,吉普車猛的躥了出去。

    其餘兩輛吉普車緊緊的跟在車後。許立了解了該了解的情況,便閉上了眼睛,坐在車上假寐,養足了精神才好開始行動。

    雖然這次的行動可以說是許立一意孤行,所有知道消息的人都在勸許立,不要以身犯險,隻要把任務交給雷電,成功了當然是許立的功勞,就算失敗了,也沒有人會怪許立,畢竟許立已經盡力。

    可許立卻沒有聽從別人的勸告,執意親自來到非洲。這次的任務十分重要,而且根本不可能給大家第二次機會,如果營救失敗,對方有了警覺,再想救出洪少恐怕就難了。更何況還有個李亞等著為父報仇,拿著大筆的美金買洪少的人頭。如果綁匪覺得與洪少的家人接觸風險太大,直接將洪少買給李亞,那這次不但沒有交好洪家,反而成了洪少的催命符,洪家又豈能善罷甘休。

    不過最重要的卻不是這些,而是許立骨子已經癢的難耐。上輩子在死亡線上苦苦掙紮了近十年,死亡仿佛隨時就將降臨在自己頭上,當時隻恨不能早日退伍,早日回家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可自從重生後,許立卻發現平靜的都市生活讓自己身上的骨頭好像都發黴了。

    特別是近一段時間工作不順,英凡和胡家臣對自己處處使壞,可自己在明知道他們對自己下黑手的情況下,卻不能找到他們將他們狠狠的揍一頓,以解心頭之氣,最後反而還得對那個罪魁禍首的英凡笑臉相送,把他送回鬆江,讓他逍遙法外。如果是上輩子,以許立的脾氣,早就將英凡打斷三根肋骨,扔到街上了。許立現在急需發泄一下,不然早晚會將他憋出病來。

    同時許立也想親眼看看這一年來雷電到底達到個什麼水平,是不是一支拉得出、打得贏的王牌隊伍,如果不堪大用,還不如讓他們回家種地,省得白白送了『性』命。

    三輛吉普車時而行駛在馬路上,時而又行駛在鄉間崎嶇的小路上,一直顛簸到下午兩點多,車子才在一坐山角下的背陰處停了下來。

    許立知道終於到地方了,跳下車,活動活動筋骨。老馬拿出一包煙,遞給許立一支,道:“我隻能送到這,那夥綁匪就在山,不過再往前就沒有路,而且也會碰到他們派出的哨卡。”

    

Snap Time:2018-01-17 23:24:32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