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四十三章洪少出事


    第六百四十三章  洪少出事

    許立的升遷與與英凡的調任,反差未免也有些太大了。一個被打入冷宮,一個火速晉升,明眼人當然知道這不僅僅是許立和英凡的較量最終以許立勝出而結束,這同時也意味著省長文天與省委書記馬俊鬆在此次博奕中,省委書記馬俊鬆也是棋差一著。

    隨後省長文天發表了重要講話,對駐京辦近一段時間的工作給予了肯定,同時也講到,胡家臣等畢竟隻是少數人,屬於他個人行為,駐京辦的整體還是好的,是一個積極向上、朝氣勃勃的集體,希望大家在許立的帶領下努力工作,為鬆江的經濟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同時文天也將此行目的告訴了大家,對於鬆江省準備申辦全國第六個國家級展會——東北亞博覽會,大家也十分高興,同時也知道,如果能在此次申辦工作中作出成績,可是直接看在省長眼中,對自己將來的展可是有著極大好處。

    散會後,許立和傅月將文天等人依次送到各個房間,並對服務員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做好服務,萬萬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好在賓館的服務員也都不是新手,省級領導也接待過不少,有了經驗,對於這次的接待信心十足,甚至有不少服務員還希望能夠被那個領導看重,也許就可以野雞變鳳凰,飛上高枝。隻可惜這次文天帶隊的這支團隊都是精兵強將,是來打大仗、打硬仗來的,根本沒人注意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服務員。

    休息了一天後,第二天一早文天便將隨行人員全部派了出去,分成若幹小組,找到自己的對口部門去探口風。至於許立也沒閑著,聯係上了肖利飛,希望他能幫自己約康少、洪少、梁少三人一起出來吃頓飯,感謝他們上次的鼎力相助。

    可那曾想,這京城四少本就是紈子弟,又豈能老老實實的留在京城?肖利飛此時還在日本,康少在杭州看美女,梁少在歐洲旅遊,洪少最神秘,根本聯係不上本人,看來想讓他們幫忙是沒什麼指望了。

    不過許立也知道,申辦這種國家級的博覽會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成功,從遞交申請到最後審批,上麵總要開會研究一下、找專家論證一下,就算一切順利,沒有幾個月時間根本不可能有明確答複。

    文天本人倒是沒有急著去國務院遞交申請書,這次親自帶人來京也不過是表示鬆江省『政府』對此次申辦工作表示重視,同時也借此機會拜訪一下各位老領導,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支持。畢竟這段時間鬆江省黨委『政府』之間鬧得很不愉快,有關消息恐怕早就傳到京城這些大佬耳中了。而且前段時間馬俊鬆也曾派蓋長通來京,想必沒少拜會各位中央領導,自己要還是死守在鬆江,豈不是更加被動?

    文天叫上許立,帶著鬆江的特產或是一些小禮物去拜訪一些老領導、老同誌。許立這次主要是給文天當司機,雖然很少有機會能跟文天一起進門拜訪這些隻能在電視上見到的大佬,不過許立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知道了各位大佬家的門朝那邊開。

    有幾次文天特意叫上許立一起進門拜會,並把許立介紹給這些人。許立也馬上就明白過來,文天能帶著自己拜見的都應該是關係親近的,不然文天也不會這麼冒失。以後自己在京城再遇到什麼事兒,如果解決不了,可以向這些人求援,這恐怕也是文天帶自己來的目的。

    跟著文天走了幾天,才算將各個碼頭都拜了一遍。通過文天,許立對京城的權利分配也有了進一步的印象,同時也認識了幾位老爺子。這幾位老爺子雖然不像唐家、齊家、夏家的老爺子那樣權勢滔天,可在京城說句話,也可以直接影響到不少人的烏紗帽。

    文天最後親自將申請方案送到了國務院,並留下商務廳的廳長崔振海繼續在京城跟進這個項目,希望可以盡早批複下來,爭取在今年就舉辦第一屆東北亞博覽會。如果東博會真的能夠成功,必將在文天的政績上重重的書寫一筆,同時也可以顯示出文天的能力,讓鬆江一些還在觀望的人知道,不僅是他馬俊鬆在中央有人支持,我文天也同樣可以在中央爭取到支持。

    許立送走文天後,終於有空歇息一下。這幾天陪著文天幾乎是逛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誰讓這些老爺子們都不老老實實的呆在中南海或是西山別墅區,有的人竟真的如同老百姓一樣,就住在一棟普通的四合院,如果從外麵看,根本不可能猜到麵竟住著一位省部級高官。

    隻有真的進到院子,才能從那一花一木、一盆一景,發現其中的雅致之處。好在這些老爺子身邊都跟著勤務兵或是保鏢,不然要是那個不開眼的小賊真進了院子,那可就真的麻煩了。隨便將院子一個青花瓷魚缸搬走,或是順走一塊田黃石的鎮紙,價值可都是在百萬以上啊!

    文天一走,隨同的人員也基本都跟著回了鬆江,隻有商務廳的崔振海和兩名工作人員留在賓館,熱鬧了幾天賓館一下子又肅靜了下來。

    既然一時間找不到肖利飛他們,許立也知道自己在這次申辦工作中一時間也幫不上什麼忙,便吩咐了傅月做好崔振海廳長等人的後勤工作,如果他們要在賓館請客吃飯,一定要提前溝通好,如果有必要,旭日廳隨時可以為他們開放。

    留下傅月守在駐京辦,許立倒是一個人輕輕鬆鬆的出去跟著李斌和項龍等人喝酒去了。

    不過這種瀟灑日子沒過幾天,肖利飛一個電話讓許立騰的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什麼?洪少在非洲?還被當地非『政府』武裝給抓住了?他跑到非洲幹什麼?去挖鑽石嗎?”

    肖利飛也是苦笑一聲,道:“一會兒我過去再跟你詳談吧!他們家這次可真的急了,已經放出話來,不管誰能想什麼辦法將洪少給救出來,隻要洪家能夠做到,提什麼要求都可以!”

    

Snap Time:2018-01-19 09:58:30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