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三十五章唐老爺子


    第六百三十五章  唐老爺子

    英凡當然知道的規矩,馬上道:“我這就給唐老爺子打電話,對了,唐老爺子今天在家吧!”

    “對不起,這是機密,我不可能告訴你!”武警依舊是一臉嚴肅,這是他的職責,除非唐老爺子說話,不然不能放任何一個人進去。

    “是,是!”英凡雖然沒來過這幾次,不過對這的保密措施倒也知道。隻是往常都是逢年過節的禮節『性』拜訪,可今天是有求於唐老爺子,而且是十萬火急,他隻是想確認唐老爺子在不在家。

    英凡當著武警的麵拔通了電話,“喂,請問唐老爺子在嗎?我是鬆江的英凡,麻煩您給通報一聲!”

    接電話的是唐老身邊的秘書黃寬,英凡在拜訪唐老爺子時,也沒忘記給唐老身邊人送上一些鬆江的特產,他也知道這些人有時確實會起到關鍵的作用。再說送禮的錢也不用他個人掏腰包,都是直接下在鬆江駐京辦的賬上,用公家的錢交人,英凡當然不會吝嗇。

    黃寬一聽是英凡,也比較熟悉,笑道:“英主任,這也沒到年節,怎麼就來拜訪唐老來了?唐老正在後花園打拳,你等一會兒,我去給你問問!”

    “麻煩你了,黃秘書,我這次是有求於唐老,希望你給多美言幾句!”英凡雖然心急如焚,可他也知道唐老的作息時間,每天早上六點起床,洗漱後會打一個小時拳,這可是唐老雷打不動的習慣。而且在打拳時間,如果沒有天塌下來的大事,決不許人打擾。所以英凡雖急,可沒有唐老的親口答應,誰也不敢放他進去,他也隻能老老實實的等門外。

    門口站崗的武警也聽見了黃寬的話,總算沒有再攆英凡,而是道:“同誌,不要站在門口,麻煩你到車等著吧,如果有消息我會叫你的!”

    英凡跟武警點頭哈腰的退回到了車,搖開了車窗,等著黃寬的消息。

    直到七點多,門口崗哨的電話才響起。站崗的武警接完電話,叫過英凡,道:“同誌,麻煩你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和工作證!”

    英凡早就知道這的規矩,拿出身份證和工作證遞給武警。武警拿著兩個證件,反複比對,又仔細打量了英凡片刻,才將證件還給英凡,道:“請到門口登記,然後就可以進去了!”

    英凡登完記,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才急急忙忙的進了院子。一進院子,就看到黃寬站在房前等著自己。英凡上前小聲道:“唐老呢?他老人家最近身體還好吧?”

    “在後院兒澆菜呢,你到底有什麼事兒,這麼急三火四的,要不是剛才我跟唐老說你有重要的事兒,唐老恐怕不會見你!”

    英凡當然聽出黃寬這是在向自己邀功請賞,不過他也理解黃寬。唐老份量夠重,是現在全國僅存的幾位老革命之一,雖然已經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了,可說話還是一言九鼎,在中央還是有人聽的。再說唐老五子二女也都非等閑之輩,拉攏了許多唐老的老部下,還有親戚朋友,組成了勢力龐大的利益集團。

    可這些與黃寬卻意義不大。黃寬是唐老退休後,由國務院為唐老指定的眾多秘書之一,負責幫唐老整理一些文件而已。唐老在世一天,黃寬就跟在唐老身邊一天,可一旦唐老過世,唐係勢力是否還會看重自己,一切都是未知。所以黃寬當然要借著眼下的優勢多給自己撈取一些實惠。而像英凡這種人就是最好的金主。

    隻是今天的事關係到英凡的前途,甚至可以說是關係到他的身家『性』命,他沒有時間與黃寬多聊,隻是道:“黃秘書,你放心,你的好我都記著呢!不過今天我可真是遇到難處了,來求唐老救命,一會別忘了幫我多說幾句好話,隻要我這次不倒,必有厚報!”

    聽了英凡的話,黃寬也看出英凡些時雙眼布滿血絲,一看就知道是沒休息好,看來他是真遇到難事兒了,也不再廢話,直接帶著英凡穿過小道,來到後院。

    剛轉過房角,就能看到後院竟是一片菜地,種著白菜、蘿卜、茄子、辣椒等青菜,每樣都不多,隻有一兩壟而已,可樣式繁多,足有七八種。一位老者正拿著一把噴壺站在地給菜澆水。

    黃寬帶著英凡來到地頭,才道:“唐老,英凡來了!”

    老者隻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卻並沒有放下手中的噴壺。

    英凡此時卻顧不得地下是否幹淨,“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嚇了黃寬一跳。以前見英凡時,他從來都是打理的幹幹淨淨,而且言談舉止落落大方,可沒想到今天竟會突然給唐老跪倒。

    唐老也聽到了聲音,猛的回頭望向英凡。唐老今年雖然已經八十有餘,卻依舊精神矍鑠,麵『色』紅潤,一頭白發最長的也不過寸許,不過左臉上一道十厘米長的淡淡的傷疤卻讓老人倍顯威嚴。聽說這道傷疤還是當年在朝鮮戰場上留下的。

    看了英凡片刻,唐老才歎了口氣,道:“夜路走多了,終於碰上鬼了吧!”說完也再澆花,而是從菜地上走了出來。將手中噴壺遞給黃寬,拍了拍手上的浮灰,走到菜地邊上的一個石桌前坐下。黃寬此時根本不敢替英凡說話,將噴壺掛在菜地前的木架上,小跑回屋,取來唐老平時用慣的茶壺,規矩的擺在唐老麵前。

    此時英凡已經跪在地上有好幾分鍾,可他卻一動也沒敢動。老爺子一句話,便道明了自己的來意,想必唐老已經猜到了自己的意圖。唐老沒有一口回絕,就說明老爺子沒有見死不救,那事情就還有緩。隻是唐老不問,英凡也不敢把自己那點兒破事說出來,怕惹得老爺子生氣。

    唐老坐在石桌前的木椅上慢慢的喝了一壺茶水,才終於道:“好了,這次的事兒我會讓人說一聲兒,你以後就不要再過來了!”說完唐老起身走了。

    

Snap Time:2018-01-19 13:45:03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