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二十五章心起歹念


    第六百二十五章  心起歹念

    “京城四少?”英凡雖然知道鬆江各援建項目已經恢複,也聽說是許立找的關係,但他還沒有時間仔細打聽,不知道是京城四少出的麵。不過英凡在京城這麼多年,對肖、康、洪、梁這四人卻是早有耳聞,知道這些人是自己無論如何也得罪不起的,不然就是死恐怕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蓋長通看英凡吃驚的表情,繼續道:“不錯,就是他們。如今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許立的背景實在太強了,就算是馬書記也得好好斟酌一番。想從官場上正麵找許立的麻煩恐怕是行不通了!眼下看來,除非是許立突然有什麼意外情況,無法正常工作,不然恐怕誰也無法撼動他這個駐京辦主任的位置!”蓋長通說話時特竟將意外情況重重說出,希望英凡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英凡此時頭腦已經是一片空白,隻知道接著蓋長通的話,麼複重複道:“特殊情況,特殊情況?許立能有什麼特殊情況?除非他被突然查出患了什麼絕症!可看他比牛犢子還壯,怎麼可能有絕症!”

    蓋長通看英凡如此不開竅,心中暗惱,不過為了讓許立不好過,蓋長通還是故意歎了口氣,道:“這天災人禍的,誰又能說準呢?沒準他許立下午出門時被天下掉下來的磚頭砸了,或是出門被車撞了……”

    英凡剛才還是昏昏噩噩,聽了蓋長能的話,突然靈光一現,情不自禁叫道:“車禍!”

    蓋長通看英凡終於領會了自己意思,又怕事情要是外一暴『露』,扯到自己身上,忙打斷英凡道:“英主任,你馬上去給我訂一張機票,下午我就回鬆江了,你自己好自為知吧!”

    英凡當然也明白蓋長通的意思,這種事兒做領導的當然不可能給他落下什麼話柄。不過他相信隻要自己做的漂亮,蓋長通一定會幫自己善後的。

    “好,我這就去給你訂機票!您回去後,一定要在馬書記麵前幫我多美言幾句,我英凡決不是忘恩負義的人,馬書記和您對我的好我一定都會記著的!”

    蓋長通隻是點了點頭,暗道:希望這個英凡做事幹淨點兒,如果能把許立就這麼結果了最好,就算萬一讓許立逃過這一劫,也與自己無關,都是英凡自己的意思。

    當天下午蓋長通便乘機返回了鬆江,至於京城這他雖然暗中關注,可表麵上卻從來不跟外人打聽一句。

    英凡送走了蓋長通,心中也是一肚子邪火,他也知道這次恐怕就是自己的機會了,如果不能盡快結果了許立,等許立空出手來,恐怕就是自己遭殃了。回到尹薇卿家,喝了大補湯,又把尹薇卿好好蹂躪了一番,他才算是冷靜了一些。

    坐在床上想了半天,他也知道想要許立的命,就算真的成功了,如果事情被查出來,別說是自己駐京辦主任的位置,恐怕小命都難以保全,這件事自己最好也能像蓋長通一樣,找個替死鬼,就算事情敗『露』,也能有個遮掩。思來想去,英凡覺得胡家臣恐怕是最合適人選。

    這幾天胡家臣雖然一直躺在醫院,可他對許立的恨卻不但沒有一分減少,反而更加恨之入骨,隻要自己再添幾把火,不怕胡家臣不上當。

    一看表才四點多,英凡跳下床,穿好衣服準備外出。廚房尹薇卿見英凡要出去,忙出來道:“老公,都這麼晚了,還要去哪兒啊!我燉了你最愛吃的魚,吃完飯再走吧!”

    此時英凡那還有心思吃飯,就算給他一桌滿漢全席,他恐怕也吃不下。“不吃了,我要緊事兒,下次來時你再給我做吧!”說完英凡急匆匆的走了。

    尹薇卿將英凡送到門口,看英凡走遠了,才將門關好,小聲道:“看來英胖子日子不好過了,我得趕緊給自己準備後路才行!”說完打開電腦,在上麵發布了一條售樓啟示。

    胡家臣躺在醫院正看著電視,可他神遊太虛的樣子,一看就知道心思根本不在電視上。已經這麼多天過去了,也不知道駐京辦情況怎麼樣了,自己被關在醫院,一點消息也得不著,打電話給副處長虞信品,可從虞信品的話中可以感覺到,他多是在胡弄自己,根本沒有跟自己說實話。想必外麵情況也不容樂觀,不然虞信品決不會這個態度。

    正想著,病房的門被推開了,英凡提著盒飯走了進來。“老胡,還沒吃吧,我看醫院的夥食不怎麼樣,就給你買了點外買,給你換換口味!”

    “謝謝英主任還惦記著我!”胡家臣一看英凡,忙下地接過外買。不過他此時也沒有心情吃,將病房的門關上後,小聲問道:“英主任,那個許立現在怎麼樣了?蓋秘書長說沒說什麼收拾他?”

    “唉!”英凡長歎了口氣。胡家臣一看心中就是一驚,難道事情真的出現了什麼意外?“英主任,到底怎麼樣了,你給我說句實話!”

    “蓋秘書長下午已經回鬆江了!”

    “蓋秘書長走了?那、那誰還能收拾得了許立?難道真的沒有人再管我們了?”一聽蓋秘書長竟然走了,胡家臣頓時慌了神兒,還指望著蓋長通出麵,趕走許立和史雲龍,幫自己官複原職呢,可現在還能指望誰!

    “他也是沒辦法!許立竟然請動了京城四少,連馬書記都不得不思量思量,蓋秘書長還留在京城幹什麼!”

    胡家臣當然知道京城四少,更知道他們背後的勢力,一聽許立竟然請動了他們出麵,連蓋秘書長都走了,那自己豈不是更沒希望,一時間萬念俱灰,自言自語道:“看來我也隻能回鬆江去當那個農機局的處長了!這輩子恐怕也隻能在那養老了!”

    “在那兒養老?別想了!”英凡冷笑道:“你以為許立會放過你?他已經放出話來了,不把你我徹底搞成白丁,他就不姓許!”

    “他真要趕盡殺絕?”胡家臣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為官這麼多年,深知為人留一線的道理,真要把人『逼』急了,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Snap Time:2018-07-21 12:15:32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