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二十章同學敘舊

  
  第六百二十章  同學敘舊
  許立抬眼看了看肖柔,雖然六年沒見,肖柔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青澀可愛的小女生,此時的肖柔混身都散發著一種嫵媚,遠比剛才那幾個陪酒的侍女更有魅力!
  “你放心吧,肖利飛跟我沒的說,像兄弟一樣。至於康少他們,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麵。再說我也這麼大了,那能是他們說教壞就能教壞的!”
  可說完這兩句,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一壺茶水就在兩人的沉默中隻剩下半壺。
  “你這些年過得好嗎?”沒想到兩人再次開口,說的竟是同樣的話。這一點默契,讓兩人找回了幾分當年的感覺。兩人相視一笑,許立才又問道:“這些年在國外過得好嗎?”
  肖柔點點頭,又搖搖頭,歎了口氣,才道:“還行吧,在學校和公司我學到了許多,可是也失去了許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失去了你們這些朋友!”
  許立卻是一笑,道:“朋友如果能夠失去,那就算不上朋友!你這次既然回來了,等過兩天同學聚會一定少不了你的!不過到時侯你可要做好被罰的準備,誰讓你當年悄無聲息的就走了!”
  肖柔驚訝道:“看來咱們同學留在京城的還不少,你們經常聚會嗎?”
  “我到京城還不到一個月,就已經參加了五六次同學聚會,每次都有十來個人吧,上次聚會時還有人曾提起過你,大家都不知道你的消息,下次你要是能夠出現,一定會給他們一個驚喜!”
  “好,我一定參加!”肖柔迫不及待的道。雖然肖柔和這些同學沒等畢業就分開了,可也在一起呆了三年,而在英國的女子學校,雖然也交了一些朋友,可那堻ㄛO些外國人,從生活習慣到個人『性』格,幾乎是格格不入,肖柔跟他們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做知己,頂多算是談得來的朋友而已。而當年在大學時的這些同學們,大家一樣的一樣的單純,一樣的青春,一樣的活力,最重要的是彼此之間隻是簡單的同學關係,不像在英國時,雖說是封閉學校,可那同樣也是貴族學校,大家比的就是身家,比的就是背景。
  “你呢?你這些過得好嗎?你……你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肖柔興奮過後,幽幽的道。說完後她甚至不敢抬頭看許立,她怕得到一個讓她失望的答案。
  許立當然也明白肖柔的意思,不過此時再說那些都已經晚了。再說自己也不可騙肖柔,就算騙也騙不過。“我在年前已經結婚了,你嫂子叫範玉華,在鬆江省鬆江市委工作,等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
  肖柔雖然已經猜到幾分,可聽到許立的答案,還是麵『色』一暗。年前剛剛結婚,到現在也不過幾個月時間,自己還是晚了一步啊!肖柔心中惋惜、後悔不已。不過許立結婚已經成為事實,自己再說什麼也都晚了。而肖柔經過這些年在國外的磨礪,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不然她母親也不會把夏菲會館這麼大、這麼複雜的地方交給肖柔一個女孩子來打理。
  “你占我便宜!別忘了,我可比你大兩個月,你還得叫我一起姐姐呢,弟妹什麼時侯來京城,告訴我一聲,我請客!”
  許立見肖柔雖然有些不快,不過能這麼快就調整過來,便知道眼前的肖柔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被壞人追得隻知大喊救命的小女孩了,她已經長大了,成熟了!既然如此有些事情也就不需要再兜圈子了。
  “肖柔,你大哥叫什麼名字啊,竟然能讓肖利飛等人聞名喪膽,一定是京城了不得的人物吧!”
  肖柔白了許立一眼,才道:“我以為你今天會不好意思問我呢,沒想到你還像當年一樣,不知道什麼叫見外!”
  “咦,這句話好像是該我說才對吧!也不知道是誰當年主動來跟我打招呼的,竟然還買通了我的室友,讓他們泄『露』我的行蹤,總跟著我!最可憐的是,竟然害得我在大學四年虛度光陰,竟然連個女朋友都沒找到!”許立故意打趣肖柔。
  肖柔聽了也不生氣,誰讓許立說的全是事實,更何況許立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然當年自己恐怕早就自盡了,那還會有今天。
  “算了,不跟你算舊帳了!以後在京城要是有人想找你麻煩,或是真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就說你是嘯天虎齊天的朋友,一般人都會給幾分麵子的!”
  “嘯天虎齊天?這個外號倒是挺有氣勢的!連天都敢嘯,這世上還有什麼他不敢的!不過這個嘯天虎齊天是你什麼人?我打著他的旗號,不會被他發現吧!”
  “齊天是我大哥!親哥哥!”肖柔看許立疑或的目光,隻好繼續解釋道:“家堣H怕別人知道我是齊家人,想讓我有一個普通、快樂的童年,所以讓我跟我外婆姓!”
  “噢!那你大哥現在在那兒呢?我來京城也有快一個月了,怎麼從來沒聽人說起過你大哥!”
  “我大哥早在四年前就已經去國外發展了,那時你才剛畢業,那堹鉣本★L我大哥!不過如果你問項龍這種老北京,他一定聽說過!”
  許立和肖柔又聊了近一個小時,不過兩人聊的多是當年在學校的趣事,或是這些年其他同學的近況。許立始終也沒弄明白肖柔家堥鴝閉O什麼背景。許立是不好意思問,五六年沒見的老同學見麵就問人家家族的勢力,顯得有些太過急功近利,如果引起肖柔的情緒,以後恐怕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而肖柔卻是不好意思說,雖然有心幫許立,可如果把自己家堛熄掑O全擺出來,恐怕會嚇到許立,也會讓許立感到有些自己有些盛氣淩人。
  所以直到許立告別了肖柔,坐在車上下山時,心中的疑『惑』卻還是沒有得到解答。
  當行行駛出夏菲會館大門時,許立終於忍不住拿出電話,拔通了肖利飛的手機。“肖哥,你在那兒呢?我有些事兒想找你!”
  

Snap Time:2018-10-15 16:30:03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