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零八章京城四少


    第六百零八章  京城四少

    康少、洪少等人雖然又恢複了剛才的談笑風聲,不過大家還是會忍不住多看肖利飛身邊的湘雲幾點。畢竟這麼美女別說在大街上,就是在其他會館也不多見。

    肖利飛美女在側,心情當然舒暢,衝身邊的唐裝仕女一招手道:“可以上菜了!”唐裝仕女出到房外告訴門口的兩名待女後又回到桌邊服伺肖利飛。

    肖利飛吃了一口湘雲送到口邊的草莓,抬頭對康少等人道:“我這兄弟叫許立,是鬆江省駐京辦的主任,這次遇到一點小麻煩,希望哥幾個別看笑話,出手幫襯一把!”

    康少此時正半臥在身邊襲人的膝上,吃著切好的水果,大聲道:“既然是你肖少開口了,我們當然也不好看熱鬧,有什麼事兒就直說吧!能幫得上的自然會幫。不過你也知道咱們雖然在京城有些名號,不過那都是仗著家的勢力,咱們本人不過是白丁一個,甚至還比不上肖少你這個億萬富翁,如果幫不上,你也不要怪我們!”

    梁少此時坐在桌前看似一本正經,可他身邊的平兒卻已經是臉如紅『潮』,媚眼如絲,可見他的一雙手在下麵也不老實。聽了肖利飛和康少的話,小眼睛一眯,仿佛一條線,道:“康少說的不錯,你的心意我們收到了,不過有多大的能力辦多大的事兒,你也不能強人所難,連你肖少都擺不平的事兒,我們恐怕也是無能為力啊!”

    肖利飛一沉臉,道:“行了,在京城如果還有你們幾個擺不平的事兒,你們也就枉叫京城三少了!”

    “肖少,你可是太抬舉咱們了,這京城三少也就是在沒人的地方說說罷了,如果讓外麵人聽見還不得笑掉大牙?再說現在京城三少可是變成了四少,你肖少也是其中一個,而且排名還是年年有所上升,前兩年成了惠賓公司的股東,這身價、地位可都是咱們中的老大!”梁少看肖利飛沉了臉,卻絲毫不懼,繼續笑道。

    “好,就算是京城四少!不過我也就是這兩年才有幾分地位,在公安係統這方麵能說得上話,那像你們交遊廣泛,出去一提你們的名字,誰不給你們幾分麵子?這次我兄弟的事兒,你們是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

    “肖少,你讓我們幫忙,總得說出來要我們怎麼幫吧。許立,我看你年紀沒我們大,就叫你一聲老弟,這幾天我倒是也聽說了你的名號,不過誇你的多,毀你的少,這次究竟遇到什麼事兒了,跟我們說說!”一直未曾開口的洪少扶了一下金邊眼鏡,對許立道。

    許立見這些人在這當著湘雲以及一群待女的麵兒大談正事,心也清楚,看來這夏菲會館確非俗地,這些待女每天迎來送往,聽到的機密要事也不知多少,而且一些事其他人看來並非秘密,可傳到百姓耳中確實可以造成不小的轟動。但今天肖利飛等人還敢大談特談,應該是這的規矩比較嚴,不會傳出什麼風言風語。

    見洪少相問,許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就將自己遇到的困難簡單說了一下。

    許立剛說完,康少卻哈哈大笑,道:“這個馬俊鬆是不是當官兒當傻了,還是到國務院研究室研究呆了?我記得他在京城時好像沒有這麼糊塗啊!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也做得出來?這種人將來想必也不會有什麼發展前途了!”

    梁少也道:“不錯,官場大忌就是傷人傷己,況且如今他已經是鬆江省委書記,這件事情雖然直接責任是在省『政府』,在你許立,可他這個領導責任是逃不掉的!這對他將來的仕途也十分不利啊!”

    洪少卻沉思片刻才道:“馬俊鬆在中央人脈也十分寬廣,畢竟在京城近三十幾年,交下的朋友數不勝數,這次既然出手,想必是得到了某位大佬的默許,而且他要針對的也不會是你一個區區駐京辦主任,我想他直正要為難的應該是你們鬆江省省長文天!畢竟前段時間鬆江省領導班子的不和,在中央也引起了不小的風波。眼下雖然他馬俊鬆坐了省委書記的位置,可文天在鬆江一天,他馬俊鬆恐怕就不會安心,一山不容二虎啊!”

    洪少分析完後,康少也愣了一下,才道:“如果真是馬俊鬆要與文天為難,又得到了上麵的默許,我們幾個恐怕真的幫不上什麼忙了!我們畢竟隻是一群白丁,雖然仗著父輩餘蔭才算活得比較滋潤,可與他們這些封疆大吏相比,我們根本就什麼也不是!”

    許立知道康少說的幫不上忙隻能算是半真半假。能讓肖利飛如此鄭重其事請來的人,身份、背景至少也得與肖利飛相等。如果他們肯出力幫忙,別說度過眼下這個難關,就是將馬俊鬆徹底搞垮也不是沒有可能,隻是這個風險有些太大。

    而康少幾人在京城呼風喚雨這麼多年,又豈能不知京城水的深淺,馬俊鬆在中央為官多年,又曾在國務院呆過,要說他沒有中央領導賞識也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隻為一頓飯,就與這種人為敵,幫助許立,那他們就不是京城三少,而是京城三傻!

    肖利飛聽康少等人說幫不上忙,頓時有些急了,大聲道:“我算白交你們這些人了,到了關鍵時侯……”

    許立一聽肖利飛有些惱羞成怒,忙勸道:“肖哥別急,如果真如康少所講,馬俊鬆的主要目標是文天,上麵又有某位領導默許,我區區一個駐京辦主任又能起什麼作用?今天這事不怪康少他們,確實是我考慮不周,咱們今天隻喝酒,不談政事!不過如果兄弟那天在鬆江混不下去了,幾們哥哥可得幫我謀個好職位才行!”

    洪少聽了許立的話,多看了許立兩眼,才道:“許老弟放心,他們那種省部級的鬥爭我們參與不上,不過老弟現在隻是副廳吧,如果老弟願意,幹脆來京城,各大部委副廳一級職位隨便你選……”

    

Snap Time:2018-01-22 18:34:13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