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零六章三星海宴


    第六百零六章  三星海宴

    許立跟著前麵兩人一進後園,明顯感到這的環境比前麵大堂的古樸又多了幾分奢華之感。兩側的牆壁上點綴著宮燈,而且隻是在這一條小小的走廊,每隔五步便有一位身著統一天藍『色』長裙的待女待侯著。見到肖利飛和自己,自然而然的深施一禮,而且還是標準的古禮。更讓人稱奇的是這些待女姿『色』都在標準以上,如果拿到外麵,要是有人肯花錢捧的話,就算當個明星也絕對是綽綽有餘。

    跟著肖利飛和齊姐上了兩步台階,站在台階兩邊的待女,邊施禮,邊齊聲道:“步步高升!”遇到轉彎處時,待女又會齊聲道:“左右逢源!”聽著待女們嬌聲齊喝,確實讓人心情舒暢。

    “康少、洪少、梁少他們來沒來呢?”肖利飛終於問到了正經事兒。

    “早就到了,而且今天還點了份兒三星海宴,不知道今天你們誰請客,恐怕是要破費了!”女子悄聲對肖利飛道。

    “還能是誰,要是讓他們自己掏錢能點個一星宴就不錯了,他們今天這是來宰大頭來了!”肖利飛有些氣急敗壞的道。

    要知道在夏菲會館用餐也是分等級的,最普通的宴席平均每人也就幾千元而已,再往上則是從一星到五星共五級的豪華酒宴。同時這其中又分為山宴、海宴、天宴三大類上百種不同的宴席。山宴、海宴、天宴顧名思意,酒宴的主要食材分別是陸生、海生以及飛禽或是高海拔特有物種所烹製的酒宴。

    一星酒宴平均每人消費就在萬元以上,二星則在二至五萬之間,三星至少每人也在五萬至十萬左右,四星是十至二十萬,五星則是二十至五十萬之間。而且在此之上還有下午傅月所提到了最貴的八百八十八萬元的至尊酒宴。

    不過這至尊酒宴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至少要提前半個月預約。酒宴所需的各種食材都是從世界各地尋找最好的原材料,在計算好時間後,空運到北京。就拿其中一種相對比較普通的原料鯨魚肉,就需要聯係正在海上捕鯨的船隻,讓他們在酒宴前一天捕殺到鯨魚,然後現場割下鯨魚身上最鮮嫩的鯨肉,用直升機運到最近的機場,再通過客機或是貨機空運到北京。鯨肉在送到廚師手時距取肉時間不超過十二小時,絕對保存鯨肉的原汁原味。由此可見這八百八十八萬元的至尊酒宴倒也不是在糊弄人,僅是這些運輸費恐怕就得幾十上百萬。

    “算了,他們來了就好,找他們辦事兒要是不出血才是不可思義!”肖利飛現在不管怎麼說也是億萬富翁,對於這區區幾十萬倒也不是特別心疼。再說他也明白,隻要這次許立的事情辦成了,許立還能虧待了自己不成?投入幾十萬,收益至少上百萬,十倍的效益還有什麼好報怨的。

    這時許立在一邊突然『插』言道:“齊姐,跟我過來的還有一位司機,現在應該在大堂等我們呢。一會兒麻煩你給他安排一個房間,就按我們的標準也給他送去一份!”

    “司機?”齊姐雖然在夏菲會館幹大堂經理有快十年了,見過各種奇怪的人和事兒也不少,可今天聽到許立的要求還是圓瞪杏目,感到不可思意。

    以往來會館帶司機的人本來就已經很少了,畢竟來這都是享樂來了,帶個司機麻煩不說,如果不是心腹,把事情說出去,難免後院起火。而就是那些帶了司機的,也是恨不得把司機就關在車上,不讓他下車,有好心的惦記司機的也就是要幾瓶礦泉水再要一份快餐讓司機填飽肚子。齊姐在這這些年,見過最大方的也不過是要了一份價值幾千元最普通的飯菜。可今天許立一開口就是價值六七萬元的三星海宴一份,難怪齊姐會吃驚。

    肖利飛開始也是一愣,不過他知道許立最不缺的就是錢,而以許立對身邊人的態度,這恐怕才是最正常的。“齊姐,一會兒別忘了給那位司機也送去一份!”肖利飛一把摟住齊姐,繼續向前走去。

    齊姐從看到許立起,就一直以為許立不過是肖利飛的跟班而已,不過能夠跟肖利飛一起出席這種宴席也應該算是心腹。可剛才許立一句話,才讓齊姐感到,自己今天可是看走眼了。能讓一個普通司機也吃幾萬元的三星海宴的人,那他本人又是什麼背景?

    “好的,我會好好款待那位朋友的!”齊姐笑著答道。

    進了後園走了近百米,終於停在了一個門口掛著賞芳軒的小廳門前。門口站著的兩位待女輕輕為大家挑開門簾,齊聲道:“開門見喜!”

    還沒進屋,許立就已經感到麵的熱氣已經撲麵而來。一進門是一塊仿大青石製的影壁,隔斷了外麵的視線。繞這影壁,才終於可以一見這賞芳軒的廬山真麵目。影壁後是一方小天井,麵積不大,種植了各種鮮花,百花爭妍,果然不虧叫賞芳軒,未到近前就可以聞到『迷』人的花香。天井之後是一棟木製建築,不過此時門正關著,看不到麵的景象。

    而在賞芳軒四周也站了四名服飾與走廊中明顯不同的待女,幾人都身著唐代仕女裝,紫『色』大袖紗羅衫,白『色』長裙,內有紅『色』抹胸,不過衣料明顯單薄,加上幾女麵都未穿內衣,舉手抬足間更顯波濤洶湧,豔麗無雙。看到肖利飛和許立進來,立即上前,分別服待兩人,替兩人脫去外裝。動作中根本不避諱兩人,許立甚至感覺她們還有意用他們胸前的豐滿碰觸自己。

    齊姐將肖利飛和許立送進賞芳軒,便告辭道:“肖少,康少、洪少、梁少他們都在麵等著呢,我先回去了,有事兒喊我!”說完又飛給肖利飛一個媚眼,才轉身離去。

    肖利飛點點頭,脫去外裝後,拉著許立走過天井來到木製建築前。一踏上台階,撲鼻的除了花香還有鬆木的清香,看來這個木製小樓都是用上好的鬆木所製,價值不菲。

    

Snap Time:2018-01-24 13:21:26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