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九十七章虛情假意


    第五百九十七章  虛情假意

    “真的?”許立一聽也是一驚。蓋長通作為省委秘書長到京城卻沒有提前通知自己這個主任去接機,而是與英凡去看望胡家臣,這其中意味著什麼許立當然明白。看來是前段時間關於胡家臣和史雲龍的任命讓馬俊鬆已經坐不住了,特意派蓋長通來京城要給自己好看。

    “千真萬確!我讓辦公室的小李一直在醫院看胡家臣會不會再耍出什麼花樣,他卻發現英凡陪人一同進了胡家臣的病房。隻是他不認識蓋長通,特地用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給我傳了過來,我才知道是蓋長通來了!”

    史雲龍在省『政府』浮沉十幾年,接觸過的各級領導數不勝數,對這些人當然也有幾分研究,他當然不相信胡家臣會這麼輕易的認輸。前幾天他就讓辦公室跟自己走的最近的小田去醫院監視胡家臣,以防止他狗急跳牆,沒想到卻發現了蓋長通突然造訪。

    “好,我馬上回辦,我想蓋長通看望完胡家臣必然會回駐京辦向咱們發難,我等著他!”放下電話後,招乎了傅月一聲,“咱們馬上回辦!”

    傅月在一邊當然也聽得清楚,她沒想到這次許立來駐京辦任職後,駐京辦竟會如此風雲莫測,剛剛送走了葛兵,又迎來了蓋長通,連省委常委都好像排著隊的往這跑,什麼時侯駐京辦變得這麼重要了?還是因為許立這個人太過重要?

    許立和傅月剛剛回到鬆江大廈,兩人進了許立辦公室剛想研究一下如何接等蓋長通,沒想到英凡就帶著蓋長通回來了。

    而且這兩人也沒有通知任何人,就直接推開了許立的辦公室,正好看到許立和傅月坐在辦公桌前。英凡冷笑一聲道:“兩位真是好興致啊,竟然還有空在這談工作!”英凡特意把工作兩字咬得死死的,言下之意就是兩人根本就是在談私情,與工作沒有任何關係。

    對於英凡的冷嘲熱諷許立根本就沒有理他。而是站了起來,笑著迎向英凡身後的蓋長通。“蓋秘書長,你什麼時侯到京城的,怎麼不事先通知我們一聲,我們也好去接您!”

    英凡見許立沒理自己,冷哼一聲,站在一邊等著看熱鬧,看蓋長通怎麼收拾許立。可讓英凡沒想到的是,蓋長通竟然會笑著迎向許立,並與許立親切的握手,道:“我知道你工作也不輕鬆,這次來京城辦點兒私事兒,不需要勞師動眾,再說有英凡去接我還不是一樣!”

    “蓋秘書長,快請坐!這兩位你也都認識,我就不多作介紹了!”許立指指英凡和傅月道。

    “當然認識,都是咱們省的有功之臣嘛,這些年鬆江省的發展離不開駐京辦,當然更離不開這些驍勇善戰之將!現在又有你來掌帥旗,駐京辦將來恐怕會為鬆江省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蓋長通笑著與許立坐在沙發上。

    英凡在一邊看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要是按自己的估計,蓋長通應該一見許立就對他一頓斥責才對,怎麼會跟許立這麼客氣?

    “您太誇獎了!還是省委、省『政府』領導有方,離開省委、省『政府』的支持,我們駐京辦就是無根浮萍,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看到兩人坐在沙發上你誇我一句我奉承你一句,連傅月都感到奇怪,兩人真的是分屬不同陣營的政敵嗎?剛才在電梯許立的話又應該不會有假,可蓋長通就是這麼向許立發難?這麼聊下去,就是聊到明年,兩人恐怕也不會紅臉吧!

    兩人就坐在那聊了近一個小時,蓋長通不僅對駐京辦的工作進行關心,對許立的個人情況也十分關切,甚至還問道許立在這吃得好不好,住得習不習慣,簡直就比上次葛兵來時問得還要詳細。最後蓋長通才道:“這次來京城雖然是私事,可駐京辦的同誌常年與家人分居兩地,條件艱苦,可大家克服了種種困難,為鬆江發展貢獻了力量,我不能不來看望大家,希望大家今後能為鬆江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許立隨後又苦苦挽留蓋長通,希望他能留下來吃頓飯,卻被蓋長通以晚上已經有了飯局為由拒絕了。在蓋長通走時,許立又親自將蓋長通送出鬆江大廈,直到英凡陪著蓋長通乘車遠去,才與傅月回到辦公室。

    看到傅月的表情,許立忍不住笑道:“是不是很奇怪,蓋長通怎麼不是來發難的?”

    傅月搖搖頭,剛才她已經想明白了,道:“早就聽說蓋長通是個笑麵虎,不管什麼時侯,對什麼人都是笑臉相迎,除非是把他惹急了,或者是他認為事情已經全權在他掌握之中,不然他輕易不會說出一句狠話!”

    “沒想到你在京城竟然還對鬆江的領導同誌這麼了解!”許立回頭看了一眼傅月,越來越發現這個女人不一般。

    “我們雖然在京城,可根還是在鬆江,如果不能了解領導的喜好,我們還幹得下去嗎?”傅月說完轉身上了樓。

    許立歎了口氣,確如傅月所說,如果不能得到鬆江省委、省『政府』的支持,駐京辦可以說沒有任何權利可言。可如今省委一方卻一定要置自己於死地,自己光是應付他們就已經是焦頭爛額,那還有時間開展工作?

    送走了蓋長通,許立也沒有心情再回辦公室,叫上崔林一起去項龍的一家酒吧喝酒解悶。項龍聽到信兒後,也趕了過來,還把李斌也叫來,兄弟三人在酒吧開懷痛飲,暫時忘去了一切煩惱。

    蓋長通一上車,臉立刻沉了下來。坐在一邊的英凡本想開口問蓋長通到底是什麼意思,可一見蓋長通表情不善,也不敢開口,老老實實的坐在一邊。

    蓋長通閉目養神,沉默了片刻,才睜開眼,對英凡道:“你再催促一下胡家臣,讓他最好快些找朋友向許立發難,我也不可能在京城呆太久!”

    英凡愣了一下,才道:“是,我馬上給他打電話!”聽蓋長通的意思,並沒有放棄自己,還是與自己站在一邊的。至於剛才與許立談笑風聲,應該是在麻痹許立吧。

    

Snap Time:2018-01-23 04:27:59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