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九十三章措手不及

  
  第五百九十三章  措手不及
  史雲龍送走許立,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叫人打開了胡家臣的辦公室,指著辦公室內的物品,對跟來的人道:“你們都在辦公室工作不少年了,應該知道那些東西是胡處長私人物品,那些東西是公物,你們把胡處長的私人物品收拾好,放到其他房間,我希望下午一點上班時我能夠坐在這間辦公室正常辦公!”說完史雲龍轉身走了,隻留下辦公室的一群小嘍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該怎麼辦。
  過了一會,老王去把辦公室的門關好,小聲道:“咱們該怎麼辦?這位新來的頭好像不好對付啊?一上任就要掘了老胡的窩兒,咱們是動還是不動?”
  “唉,咱們如今是豬八戒照鏡子,外不是人!如果動手,外麵人肯定說咱們不仗義,老胡還沒走,而且已經進了醫院,咱們就來替別人清場,最後落個薄情寡義都是輕的!可要是不動手,不僅得罪了新來的領導,而且看許主任的樣子,又是全力支持新上任的史主任,咱們恐怕也不好過!”老齊歎口氣道。
  “你這說的不都是廢話嗎?這點事誰能不明白!可現在問題是咱們總得選條路吧,到底是收拾還是不收拾,總得拿個主意啊!”辦公室中唯一的女同誌小王道。
  小田在一邊『插』言道:“其實這事兒也不難辦,就看大家夥以後到底是想跟誰走,如果還想繼續跟著英副主任,當然可以什麼也不動,最好是咱們一起請病假,下午就讓他一個人也找不到。史雲龍剛上任,對辦公室的工作也是兩眼一『摸』黑,沒有了咱們,他自己能幹什麼?不過這樣可就是把史主任得罪死了,以後要是他真在駐京辦站穩了腳,保證會一個個收拾我們!好處嘛,當然是討好了英副主任,如果以後英副主任得勢,自然也會記得咱們,到時咱們也會水漲船高!
  如果想改換門庭,投靠新來的史主任,那就趕快收拾,然後再找個時間,咱們一起出麵請他吃頓飯,表表態,我想以現在駐京辦的形勢,應該也會得到史主任的好感,最起碼以後的工作還會基本像以前一樣,沒有什麼大的變化。”
  最開始去關門的老錢歎了口氣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咱們在京城這樣的事看得還少嗎?以後要在史主任手底下討飯吃,咱們還是別廢話了,趕緊幹活吧!不然要是得罪了史主任,連胡主任都能被調走,咱們這些人還想『逼』宮嗎?”
  心直口快的小王點頭道:“幹活吧,胡主任在時也不見得對咱們有多照顧,希望新來的史主任能好些!”
  小田搖搖頭,沒有說話,老齊又長歎了口氣,兩人也站了起來,開始收拾胡家臣的東西。為新上任的史雲龍清理辦公室。至於胡家臣,大家已經沒有心思再去關注他了,還是保住自己的飯碗再說其他吧。
  胡家臣被虞信品送到醫院,直接辦理了住院手續。好在駐京辦與醫院也是關係單位,不然的話想住院不提前一周排隊,恐怕連走廊的地鋪都找不到。
  胡家臣被虞信品強按在病床上,還在大叫:“我沒病!我住的什麼院?他許立也欺人太甚,這次我非跟他拚了不可!”說著還要掙紮著起來,要出去找許立拚命。
  虞信品好不容易將胡家臣按下來,道:“老胡,別急,等英主任過來一定會給你一個說法,他總不會眼看著你吃虧!”
  “別提英凡!說話一點準兒也沒有,說是沒問題,保證能將許立鬥倒,可這才十幾天,我就被發配到農機局去了,那是個什麼地方?根本就是個破爛窩!我要是真去了那兒,以後還有出頭之日嗎?信品,你也小心點兒吧,我看用不了幾天你沒準也被發配到那個旮旯去養老了!”
  “老胡對我意見不小啊!”沒等胡家臣話音落下,英凡竟然推開病房門走了進來。
  胡家臣此時對英凡的氣不比許立小,自己之所以被調離駐京辦,還不是因為上次受了英凡的指使為難許立,最後人家許立隨便動動嘴,問題便解決了,可自己卻算是把許立得罪了。而許立的報複來臨時,英凡卻連個屁也沒放,這種人跟著他混下去還能有什麼好?
  胡家臣一賭氣,將臉轉到麵,根本不看英凡。虞信品則訕訕一笑,道:“英主任,老胡這氣兒還沒順過來呢,你多擔待點兒吧!”
  英凡一擺手,笑道:“沒事兒,老胡生我的氣也是應該的,誰叫我沒保護好他!不過剛才我已經給省委書記馬俊鬆打了電話。”
  胡家臣一聽英凡竟然給省委書記打了電話,雖然沒有轉過頭,不過一雙耳朵卻豎了起來,希望聽聽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英凡可是不止一次說過,馬書記是全力支持他的,不然自己也不會當那個出頭鳥。隻是不知道自己被調離這件事情還沒有沒緩。
  虞信品也急著問道:“那馬書記怎麼說?他是不管咱們了嗎?”
  “當然不會!這次老胡被調走的事情是葛兵他們做的太絕了!雖然事先也有風聲透出來,可最後文件從撰稿到下發,竟然隻用了一個小時時間,連印章都是葛兵跟辦公室拿去後親自蓋的,大多數人都被蒙在穀。文件蓋完章後,存檔的那份被葛兵扣在辦公室,另一份則被史雲龍立即帶到京城。所以這份任免文件馬書記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可這好像不合程序吧,史雲龍升職總得有個公示期,他就這麼直接上任就沒人反應?”虞信品道。
  “公示期?當然有,公示在剛才才被貼在省『政府』的大門口,公示期從今天開始,接受群眾監督!他們這是打了個時間差,才會搞得我們這麼被動!”
  胡家臣一聽,如果真是這樣,倒怪不得英凡,更怪不得馬俊鬆。畢竟這次的任免是省『政府』下的文件,不需要通過省委,要怪隻能怪許立太狡猾了。如今史雲龍都已經上任了,自己恐怕也已經再難挽回,趴在床上,胡家臣長歎了口氣。
  

Snap Time:2018-12-11 01:30:07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