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八十九章以柔克剛


    第五百八十九章  以柔克剛

    在官場上一旦被標上了背叛這個標簽,幾乎可以說是寸步難行!日後不論走到那,換了什麼樣的領導,恐怕也沒有人再敢與她走得太近。畢竟能出買一個領導,就能出買下一個領導。而當上領導的人,誰沒有點見不得光的事兒?

    可讓許立納悶的是今天傅月怎麼會突然轉『性』了?竟然主動走在自己身邊,難道她就不怕被大家看見?或者是傅月真的想明白了,想要投靠自己?

    許立並沒有問傅月,相反一句話也沒有說,靜靜的站在電梯上,看著麵前不斷跳動的數字。傅月也就這樣陪著許立,直到電梯門打開,許立走進辦公室,傅月在後麵輕輕帶上門,輕聲道:“許主任,胡處長這次真的要調走了?”

    “誰說的?正式的任免文件一天沒下他胡家臣就還是辦公室的主任!”許立皺著眉頭道。看來傅月不僅在駐京辦拉攏了一幫手下,在省城也有她的眼線。而且這人職務應該還不低,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得到消息。

    “許主任,你就不要再瞞我了!”傅月坐在了許立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而且還順手拿起許立桌上的香煙,點了一支。“我今天既然能夠跟您一起上來,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傅主任,我希望你把話說清楚一些,我對猜謎不感興趣!”許立雖然明白傅月的意思,可眼前的傅月竟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仿佛她投靠自己反而是在同情自己、幫助自己!許立當然不會縱容傅月的這種想法,而是『逼』迫她把話說明白,讓她親口承認這個事實,以打擊傅月現在的氣勢。

    傅月抽了一口煙,許立卻第一次發現,原來女人抽煙雖然沒有男人的氣勢,卻另有一種獨特的韻味。不過許立此時當然不會開口,而是十分嚴肅的注視著傅月,等待她的回答。

    傅月看著許立,能夠感受到許立的『逼』人的氣勢,她也知道隻要自己一開口,兩方就再也沒有站在同一高度對話的機會了,自己以後頂多隻能成為許立一個比較看重的手下而已,而不是自己想要的合作夥伴的關係。

    現場的氣氛一時有些緊張!

    就在許立以為是不是自己有些太過急進,傅月剛剛表達出一些善意,自己就立刻『逼』迫她明確表態,會不會造成傅月態度反彈時,沒想到傅月卻是一笑,道:“許主任,你的煙真的不錯!應該是特供的吧,能不能幫我弄幾條?”

    傅月這一轉移話題,使得現場氣氛有所緩和。不過這也讓許立『摸』清了傅月的底線。自己這麼『逼』近她,她雖然沒有立即答複,可也沒有翻臉,隻是轉移話題,求自己幫她弄煙,想以這種四兩拔千斤的手法,蒙混過關。這說明傅月是真的想跟自己合作,可卻又不甘心將自己擺在下屬的位置,將自己手上的權利全部交出來,還妄想著與自己平等對話,爭取她的權利。

    許立既然已經『摸』清了傅月的底牌,當然不會讓傅月得逞,如果不趁著這個機會搞定傅月,一旦讓傅月有了與自己平等對話的權利,以後等收拾了英凡,再想打壓傅月,外麵的人難免會說三道四,說自己過河拆橋。

    所以許立並沒有回答傅月的話,而是冷冷的道:“傅月同誌,我希望你能夠認清自己的位置,明白眼前的形勢,正視問題!不要想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把話說得清楚一些,不然的話,我這個笨人恐怕會誤會你的意思!”

    對於許立的步步緊『逼』,傅月臉上也沒有了輕鬆的表情,她緊緊的咬著下嘴唇,與許立對視了半天,最後還是沒有敵過許立那雙犀利的眼神,敗下陣來。

    許立看到傅月目光從與自己凝視,到飄乎不定,再到最後低下頭,不敢與自己對視,他知道自己終於還是贏了。嘴角剛剛『露』出一點笑意。

    可沒想到傅月竟然一反在許立麵前莊重大方、成熟幹練的形象,輕輕一笑,竟然低頭弄起了自己的衣角,嬌聲道:“人家是什麼意思你真不明白嗎?大傻瓜、呆頭鵝!”說完根本沒有理會許立的反應,竟然起身跑出了許立的辦公室。

    許立的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傅月突然消失的背影,愣了半天才緩過神來。自言自語道:“真是好計謀啊!不過她好像應該是我大姐一級的人吧!竟然跟我撒嬌!天啊,我怎麼碰上這麼位極品!”許立對天無語,把自己狠狠的往老板椅上一扔,傅月這一看似幼稚的表現,卻將許立苦心營造的優勢化解的『蕩』然無存,不但沒有『逼』迫傅月最終表態,反而讓許立十分難過。

    不過許立對女人的這個特殊武器確實有些無可奈何。別說是許立,上至八十老翁,下至八歲孩童,隻要是男『性』,又有幾個不吃這一套的?更何況剛剛在自己麵前撒嬌的還是一位熟透了的美女。

    而傅月在跑出許立辦公室後,竟然破天慌的臉紅了!傅月自己都不記得上次害羞是什麼時侯,可今天在許立這個比自己年輕好幾歲的小弟弟麵前,竟然十分自然的撒起了嬌,出了辦公室後,傅月都感到有些不可思意。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傅月把門反鎖上,一個人趴在屋的床上,半天沒有抬頭。想了半天,也沒想清楚自己怎麼會在最後關頭竟然用上了這招。最後傅月想起了許立在與自己對視的眼神,那犀利的眼神仿佛已經把自己看穿了,自己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下意識的把許立與那些六七十歲的老家夥們放在一起,才會十分自然的撒起嬌!

    許立從鬆江返回駐京辦近一周,英凡等人卻沒有任何動作。許立不禁暗自嘀咕,按說以英凡等人的朋友圈子,省『政府』要調離胡家臣一事應該是瞞不過他的,可他們竟然還能坐得住,許立不知道他們這個葫蘆買的什麼『藥』。難道他們已經準備放棄胡家臣了?可如此以來,英凡就不怕其他人寒了心?

    這天許立正坐在辦公室,翻看關報紙。手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許立看看號碼竟是大廈門口保衛科的。許立順手拿起電話。

    

Snap Time:2018-06-19 12:34:50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