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八十三章煞神發威

  
  第五百八十三章  煞神發威
  侯正明在給英凡打電話時,剛剛說晚上要去鬆江賓館,明顯能感到電話那邊的英凡就是一愣,侯正明突然隱隱約約感到自己好像是辦錯了什麼事兒。追問英凡什麼事時,英凡卻連道沒事兒,等晚上見麵再說。
  侯正明當時雖然感到有些不對,可也沒想太多。直到剛才進了賞月廳,卻並沒有看到英凡,他才想明白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許立請客,竟然根本沒有通知英凡!
  以前與英凡在一起吃飯時,也曾聽喝多了的英凡說起過,他對鬆江省駐京辦主任一職是勢在必得,不管誰來當主任,都不會有好果子吃!看來英凡與許立這個新來的主任好像已經鬧翻了,不然許立在鬆江賓館請客,也不會連英凡這個副主任都不請。
  而現在英凡突然闖進來,好像是準備砸許立的場,這個場麵可以說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一會兒兩人當麵鬧翻了,英凡要是再提起這事兒,說是自己告的密,自己豈不是成了罪魁禍首?到時不論自己怎麼解釋恐怕也解釋不清了!他當然不怕得罪許立,可要是同時得罪了項家和肖家,自己以後在局媮棬鄏釵n日子過嗎?想到這兒侯正明背上冷汗都下來了。
  許立看到英凡突然闖了進來,眉頭一皺。他倒是沒有懷疑侯正明,畢竟英凡在駐京辦幹了這麼多年,如果說他沒在賓館、飯店這邊安『插』人手,許立都不相信。可許立確實是低估了傅月的能力,自己一畝三分地,傅月怎麼會讓英凡『插』進手來。所以傅月看到英凡突然到場,心中警惕心大增,難道自己這邊還有英凡的人?可今天許立請客的事情,自己隻告訴了幾個人而已,而且連客人的身份當時自己都不知道,又怎麼會泄密?而且對這些人傅月是十分信任的,如果這些人當中也有英凡安『插』的人,那自己真的是太失敗了,以後甚至不知道該相信誰!
  侯正明見英凡突然拉住自己,跟自己打招呼,頓時心虛不已,連推開英凡道:“我可沒告訴你今天要來,你怎麼知道的?”邊說侯正明還連向英凡使眼『色』,希望英凡能夠配合自己。
  可侯正明這句話卻是不打自招,恰恰說明正是他泄『露』的秘密。傅月也長出了口氣,看來自己手下的人並沒有背叛自己。
  許立看了傅月一眼,對傅月這個女人又多了幾分了解,沒想到她能將賓館、飯店幾十號人管得如此貼服,竟然連英凡也『插』不上手。不過對此許立雖然欣賞,卻並沒有任何喜悅,連英凡在駐京辦十幾年都沒辦法安『插』一個自己人,那豈不是說自己想要動這一塊蛋糕困難更大!
  英凡被侯正明的表情搞得一愣,抬頭看了看圍坐在圓桌周圍的人,隻有靠外邊的位置空了一個。不用問也能猜到,那個位置恐怕就是侯正明剛剛坐著的吧。
  英凡心中也是一顫,其他人自己不知道,可對於侯正明英凡可是見識過他的派頭。吃飯一般不夠檔次的根本不會到,辦事兒沒有五位數根本提都不要提。可連侯正明這麼一位在市局可以說是頗有些權勢的人今天卻隻能坐在下位,那其他人的身份可想而知。或許自己今天真的不應該過來!
  英凡想到這兒,剛想言退,準備帶人離開,沒想到坐在許立身邊的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突然大聲道:“你是什麼人?老侯,他是你朋友?”年青人說話時別說站起來,甚至連眼皮都沒抬。
  侯正明一見是項龍問自己,慌忙搖頭:“不是!”可隨即又反應過來,事已至此自己再掩飾還有什麼用,又點頭道:“是!不過隻是一般朋友!”
  “你們既然是朋友,要不你跟他到什麼旭日廳去?”項龍看著侯正明冷笑道。
  “不、不用……”侯正明當然知道旭日廳就在賞月廳旁邊的位置,那堛瑰犰舅]比這堬什炊@些,更重要的是在旭日廳用餐可以隨便在廳中拿一兩個自己喜歡的小玩藝,拿出去一轉手可就是十幾二十萬啊!可這些錢對於此時的侯正明來說,根本就是炸彈,如果得罪了項龍和肖天明,自己以後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得到一分錢的好處費了。
  英凡見侯正明尷尬的表情,心念一轉,侯正明這個人對自己還有用處,自己與他交往了六七年,可不能因為今天的事兒讓他記恨自己。相反,如果自己能幫他圓回這個場,解了眼前的困局,他以後應該會投桃報李。
  “對不起各位,我是剛聽說侯處長今天光臨我們鬆江賓館,就想過來敬杯酒,決沒有其他的意思!”說完轉頭對剛剛趕過來的李雅玉道:“李處長,你去給我拿瓶好酒,我給各位滿上,以表敬意……”
  “你是誰?我可不認識你!我可沒有四處讓人敬酒的習慣!”項龍今天本來就是要給許立壯場麵的,而且前幾天與許立、李賓小聚時也聽許立提起過駐京辦有個副主任,跟他不合,今天正好有機會,當然要好好給這個副主任一個教訓,讓他知道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也是得罪不起的!
  對於項龍的話,英凡當然感到窩火,可看這人年紀輕輕竟能坐在首位,也不敢輕易得罪,反而還賠出笑臉,道:“我叫英凡,是鬆江駐京辦的副主任,咱們以前是沒見過,不過今天能相見便是緣份,我敬各位一杯也算是對各位光臨我們鬆江賓館表示最衷心的感謝!”說完英凡便從一邊拿過一瓶酒,想要上前給大家倒酒。
  “鬆江駐京辦我隻認得許立,那是我兄弟!至於你,給我滾!”項龍猛的一拍桌子,指著英凡喝道。
  項龍突然冷下臉,加上他一臉凶神惡煞的表情,仿佛要吃人一般,確實嚇人。這副表情可是項龍前幾年在開歌廳、酒吧時練出來的,一般人看了真是膽戰心驚,而項龍一旦『露』出這副表情就表示他要下狠手了,項龍也正是因此被人送了個煞神的綽號。
  

Snap Time:2018-10-19 15:45:07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