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七十七章有意為難


    第五百七十七章  有意為難

    不過崔林是許立真心交的朋友,許立當然不會讓崔林出手。再說要是真要動硬的,還用崔林出手?項龍手下成百上千個小弟,隨便找出來幾個還不把這些人打得哭爹喊娘?就算最後打人的被抓了,被打的人也隻能自認倒黴,你能把這些進監獄當作回家探親的怎麼樣?

    不過現在還沒到那個地步,自己更不好開這個先例,畢竟傳出去,自己工作沒做好,就找黑社會,對自己的名聲也會有些影響。既然英凡他們要玩那就陪他們好好玩玩吧,憑自己的人脈難道還會怕了他們幾個?

    “不用了,這幾個跳梁小醜根本用不著那麼麻煩,等我慢慢收拾他們!”

    胡家臣幾乎是一路小跑進了分局,不過他卻沒有去找辦案的民警,而是跑到衛生間,拔通了英凡的電話。“英主任,不好了,那個許立不知道發什麼瘋,限我十五分鍾解決這個案子,不然就要把我調回鬆江!”

    “你急什麼!”電話那邊的英凡鎮靜的道:“他說調就調啊?沒經過咱們駐京辦黨委會研究通過,他想調人那麼容易?再說黨委會上他這個竟見能被通過嗎?你也不好好想想!我可告訴你,咱們後麵可是馬書記,你怕他什麼?就算他想一意孤行,馬書記也不會同意的!”

    胡家臣聽了英凡的話,心好像吃了一顆定心凡,一下子放鬆下來。“可他給我下的十五分鍾完成任務的事兒怎麼辦?還告訴他辦不了?”

    “你跟分局的張副局長不是很熟嗎?你再找找他,讓他好好安排一下,別把事情捅漏了。我約末著如果你說辦不了,許立一定會親自找民警談,你讓他們千萬別給許立好臉『色』,這次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這是京城不是鬆江,就算他有文天給他撐腰,在這也一樣不管用!”

    “這、這能行嗎?如果許立在分局碰了一鼻子灰,回去還不得找我算帳?如果他真的急眼了,非要拿我開刀,到時候……”

    “不是還有我嘛,我知道你是在幫我辦事兒,我能讓你叫虧嗎?你就放心吧,就按我說的做,等把這個許立擠走了,到時侯你就是駐京辦的副主任!”

    有了英凡給胡家臣畫的大餅,胡家臣的心終於放進了肚子。出了衛生間,胡家臣來到三樓的張副局長辦公室,與張副局長談了一會兒,才告辭下了樓。

    許立坐在車上看著表,已經是十點二十三了。許立再次推開車門,下了車。盯著分局辦公大樓的樓門,等著胡家臣。

    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胡家臣出來,就在許立準備進樓時,胡家臣才匆忙的跑出來。站在許立麵前,上氣不接下氣的道:“許、許主任,真的、真的辦不了!我熟悉的人今天休班,今天這個民警是前些天剛來報道的,我、我說不上話!”

    “好了!不用說了!”許立狠狠的瞪了胡家臣一眼,喘氣都喘不勻,可額頭上卻連半點汗都沒有,這明顯就是在演戲給自己看。自己這次要是不能說話算話,兌現自己剛才的命令,以後駐京辦還會有人聽自己的嗎?“你馬上回辦公室,給我打一份請調報告,滾回鬆江去!如果你不打,那麼到時侯後果自負!”

    “許……”

    “滾!”許立說完轉身就走,根本沒有理會胡家臣。

    胡家臣怎麼說也四十好幾了,參加工作二十多年,還從還沒有人敢這麼當麵罵自己。心中一股邪火上來了,指著許立的背影叫罵道:“姓許的!我參加工作時你還在你娘肚子呢!你今天敢這麼對我,好,咱們走著瞧!看是你滾蛋還是我走人!”

    胡家臣說完氣乎乎的走了。既然許立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那自己和許立之間已經不再有和解的可能,可自己畢竟隻是個處長,想要與許立鬥還差了一點。事到如今也隻能寄希望於英凡,希望英凡不會見死不救。再說剛才的事情也全都是英凡指使的,如果英凡真的敢不管自己,那自己大不了魚死網破,把英凡這些年的那些破事都給他抖出來,看誰死的最難看!

    許立根本沒有理會胡家臣,隻當他是一隻瘋狗在那瞎叫。進了公安分局,許立問了門衛值班室的民警,找到了負責查辦此案的同誌。不過這名民警確實如胡家臣所言一般油鹽不進,許立也不跟他過多糾纏,便出了分局。

    回到車上,拔通了項龍的電話。項龍一聽是許立,不用問也知道,一定是許立碰上什麼難題了。“怎麼了粟子,有什麼事兒我能幫上忙的?”如今的項龍可不是什麼黑社會,他現在可是北京市公安局堂堂正正的的一名刑警,而且職位還不低,剛進警隊兩年,就已經是一名三級警督。

    當年許立剛聽說項龍進了警隊時,也吃了一驚,不過很快就釋然了。畢竟項龍的老爺子總有退休的一天,到時項龍就算手下勢力再大,也不是國家暴力機關的對手,隻要當權者人家一句話,他的所有生意便會立刻被查封。再說混黑社會當老大,也許是那些小混混一生的目標,可對於項龍這個北大的高材生來說,就算真要混黑社會,也要混出點名堂來,起碼不能像以前那些前輩一樣,混到最後,隻得到一顆花生米,便去閻王爺那報道了。

    而且混黑社會雖然實惠不少,可說出去卻不好聽,雖然手下的買賣如今也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可一聽他是某某娛樂公司的經理,或是某某洗浴中心的老板,人家不用細打聽也知道他的路數,也許當麵還會誇他幾句,可背後恐怕也沒少有人罵他就是一龜公!

    再說項龍與齊『露』瑩也交往了三年,卻還沒敢登老丈人的家門,說到底也就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實在是不好說出口。可進了警察隊伍就不一樣了,有了老爺子的照顧,仕途自然是不用說,要不然也不能短短兩年就已經是副處,更重要的是今年過年時,項龍終於帶著齊『露』瑩一起回了齊『露』瑩的老家山東青島,見了自己未來的嶽父、嶽母。

    

Snap Time:2018-01-16 19:37:42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