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七十六章蛇鼠一窩


    第五百七十六章  蛇鼠一窩

    全國各地的上訪者要進京上訪,必然要找那些他們認可的重點部門。可這些地方都會有武警站崗,他們根本進不去,所以隻能在門外停留。而這時這些部門所屬派出所就會出麵,按照規定一般先是登記在冊,然後通知上訪者所在地『政府』來領人。同時,要把登記記錄上報給國家信訪局。這樣做就意味著某個地方將會增加信訪記錄。

    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相關規定,才會給人以可乘之機。一般當地專門負責上訪者遣返的幹部和一些重要轄區的派出所搞好關係,從所長到普通民警,一旦遇到這個地方的上訪者,派出所就會在第一時間通知該地的信訪幹部,從而做到不登記、不上報。

    而派出所得到的“收獲”是,對方不間斷地給好處,吃吃喝喝是家常便飯,甚至給“人頭費”,幫你每銷一個號,給派出所及民警幾百元乃至上千元的好處費。

    而對那些已經被信訪部門、綜治辦登記的,沒有別的辦法,隻能花錢買通這些部門,抹去“曆史記錄”。一些地方為了達到目的,不惜成本,甚至動用財政資金“公關”上級信訪、綜治機構,使其幫著“銷號”。

    據許立了解,其實望江也同樣存在這種情況,而且每年僅此一項所支出的費用就得十萬,甚至是幾十萬。可這卻也是無耐的選擇。畢竟誰當官也不僅僅是為了百姓,更多的還是在為了自己的前途。如果信訪工作出了問題,一切都免談,難怪如今社會不僅是公檢法吃香,一些省市的信訪局也成了好單位。

    連一個小小的望江都有人常年駐守在省、市,甚至在一些重要時期,在京城也會派出一支由公安和信訪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專門解決上訪人員問題,許立不相信鬆江省駐京辦會不知道這些,與那些重點部位的公安機關沒有聯係。

    所以當許立聽到胡家臣說分局的同誌竟然不給麵子,不但不放人,還要上報,許立當然不會傻到以為事情真的解決不了,這其中恐怕有問題!難道是英凡夥同胡家臣等人想要看自己笑話?

    不過自己來駐京辦時間還短,不好對胡家臣發火,隻是道:“你先拖住他們,千萬別讓他們上報,我給英凡同誌打電話,看他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隨即許立便拔打了英凡的電話,可電話中卻傳來“你所拔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許立放下電話,嘴角邊『露』出幾分冷笑。事情到此時已經很清楚了,這根本就是英凡和胡家臣等人串連好的,就是想給自己上點眼『藥』。其實就算許立不管這些上訪者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隻是年初,鬆江省今年的上訪指標還有不少。再說省有文天省長幫自己說話,就算馬俊鬆想找自己麻煩,恐怕也就是在會上說說,卻根本動不了自己的位置。

    可許立卻心有不甘!看來英凡為了對付自己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連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辦法都用上了,自己如果繼續軟弱下去,隻能被他認為自己好欺負,卻根本換不回來任何人的同情。看來自己也要適時強硬一些了,至少也要發出自己的聲音,讓其他人,特別是還在觀望的人知道自己的厲害,免得這些人也落井下石。

    “喂,崔林,辦好手續沒有?跟我出去一趟!”許立叫了上崔林,兩人直奔天安門分局。

    剛來到分局門口,就看到胡家臣站在門前,不斷的來回走去,看上去一副焦急的樣子。許立下了車,胡家臣一見許立也急忙跑了過來,道:“許主任,這次、這次真的沒辦法了,他們根本不念以前的好處,執意要將案子上報。”

    “哼!”許立冷笑一聲,雖然胡家臣掩飾的很好,一副已經盡了力的樣子,可許立還是從他眼睛中看出幾分得意。看來胡家臣這次恐怕不僅僅是沒有盡力,而且還從中起到了反作用,不然他也不會掩蓋不住得意的神『色』。“胡主任,我再給你十五分鍾時間解決這件事,如果解決不了,隻能說明你現有的能力並不能適應現在的這個崗位,已經不適合繼續呆在這個位置上,我會向葛省長反映,將會把你調離駐京辦!”

    胡家臣沒想到許立會這麼絕,竟然因為這麼一起信訪案件就要將自己調離駐京辦。自己駐京辦已經工作十幾年,自己的關係網全部都在京城,如果真的把自己調回鬆江省,自己反而如同離了水的魚,恐怕再難有翻身之日了。胡家臣雖然已經聽到許立親口所講,可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許立剛來駐京辦還不到一周,就要把自己這個辦公室的處長調走,他還想不想繼續在駐京辦幹了?

    看著胡家臣吃驚的表情,許立一抬手,看了看手表,冷冷的道:“現在是十點十分,如果十點二十五還聽不到你的好消息,那你就準備回鬆江吧!”

    許立說完沒有再看胡家臣一眼,轉身和崔林又上了車,等侯結果。

    胡家臣又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不知道許立說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許立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將自己一個處長說調走就調走,可他還是有些害怕。剛才許立冷著一張臉,讓胡家臣看到了一個鐵血無情的許立,特別是許立的一雙眼睛,甚至讓他想到了前些年在鬆江打獵時遠遠看到的一隻孤狼的眼睛。

    胡家臣一邊從兜拿出手機,一邊急匆匆的跑進分局。許立在車上也看得明白,知道胡家臣這是要請示英凡。許立坐在車上冷笑道:“你和英凡蛇鼠一窩,這次我就先拿你開刀,看看英凡能不能救得了你!”

    崔林看許立麵『色』不好,道:“許主任,這駐京辦怎麼這麼複雜?連自己人都這麼不好管,要不我明天找他們好好談談?”

    許立當然知道崔林所謂的談談是什麼意思,就是要用他的拳頭教訓教訓這些人。對於崔林的身手,許立倒是相信,就算教訓這幾個人一頓,把他們打成重傷,他們恐怕也找不出任何證據是崔林所為。

    

Snap Time:2018-04-23 11:52:17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