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六十八章送禮花樣


    第五百六十八章  送禮花樣

    許立本就是明白人,當然是一點就透。原來這的這些擺設根本就是故意為之,就是為了讓那些人能夠名正言順的受賄。隻是送給客人飯店的一件小擺設,恐怕也沒有人會深究這東西到底是真是假吧!

    “平時這間餐廳都是有專人負責的,而且那些古董也會及時鎖在櫃子,隻有有客人來時才會擺上去,而且客人拿走了那件東西,都需要有我和英副主任簽字才行,如果丟了一件,那就要追究服務員的責任了!至於其他餐廳雖然也有擺設,但都是些工藝品,不值一提的!”

    許立真沒想到,連送個禮也能送出這麼多花樣,真是長了見識了。至於葛兵卻沒有開口,對於駐京辦的這些貓膩他當然也清楚,而且每年送出去多少禮物,雖然不需要下帳,可駐京辦也是要向他這位常務副省長做個交待的,不然每年幾百萬就那麼不見了,誰知道是不是都進了駐京辦的腰包。不過葛兵也知道,雖然每年駐京辦都會拉出一份帳單,交給自己,可那個賬單中到底有多少水份,卻是不自己能夠知道的了,要是沒有利益,英凡和傅月會為了一個主任而爭得麵紅耳赤?

    時間不長,英凡又推開門走了進來。而且跟著他一起進來的還有七八個人。“葛書記,這些同誌都是咱們駐京辦的同誌!”

    “嗯!同誌們在這工作辛苦了!英凡,給我和許立同誌介紹介紹!”葛兵站了起來,歡迎這些人的到來。

    鬆江駐京辦事處是正廳級建製,是省『政府』的派出機構。下麵共轄辦公室、綜合處、信息處、接待處四個科室,共有正式公務員編製的工作人員二十二人。其中主任一名,本應該是正廳級,不過許立剛來駐京辦,他的級別恐怕還得再等一等,如果不能幹出點兒成績,恐怕馬俊鬆是不會輕易同意的。

    副主任兩名就是英凡和傅月,英凡主管辦公室和綜合處,傅月主管信息處和接待處,同時還兼任著鬆江賓館的經理。另外還有處級領導八人,便是剛才跟著英凡一起進來的這些人。

    英凡聽了葛兵的話,立即介紹起後來的這八個人,道:“這兩位是咱們駐京辦辦公室的胡家臣處長,虞信品副處長,他們辦公室算是咱們駐京辦的後勤兵,主要負責文秘、檔案、財務、資產管理、後勤保障、安全保衛等工作,聯係中央和北京市有關部門,協助處理、疏導並遣返我省進京的上訪人員。”

    胡家臣和虞信品雖然與葛兵省長和許立都不熟,頂多就是見過葛兵幾次。不過他們早就知道今天來的是常務副省長葛兵和新上任的駐京辦主任許立,兩人當然不敢怠慢,恭敬的上前與葛兵和許立握了手,才又站到了一邊。

    “這兩位是綜合處的馬仁毅處長和馮州龍副處長。綜合處主要負責與黨中央、國務院各部門以及北京市的聯絡交往;配合做好省和各市到京爭取項目支持,引進人才、技術、資金等工作;負責聯係省級有關單位、各市縣『政府』駐京辦事機構以及我省在京企業協會的工作;開展市場調查,為我省企業在北京開拓市場服務,維護其合法權益。

    這兩位是信息處的費汐家處長和甘靈雁副處長。信息處主要負責收集、整理、報關中央和北京市政務、經濟、科技、文化等信息,做好綜合分析和專題調研工作;聯絡中央、北京市的新聞媒體單位。

    這兩位是接待處的李雅玉處長和錢錚友副處長。接待處主要承擔我省廳局級以上領導幹部及省級有關部門公務人員到京的接待服務工作;為我省到京參加重要會議的人員提供服務;配合做好有關知名人士和重要外商的接待工作。”

    介紹完眾人後,葛兵笑道:“好了,大家都坐吧!傅月,可以上菜了!咱們邊吃邊聊。”傅月清脆的答應了一聲,起身出去安排飯菜。

    眾人根本不用別人告訴,各自都清楚自己在這種場合的位置,各自坐下後,辦公室的胡家臣處長笑道:“早就聽說咱們駐京辦要來的新主任年青有為,可沒想到卻這麼年青!許主任,你今年也就二十多還沒到三十吧!”

    許立隻是點點頭,卻沒有說自己具體年齡,不過對這個胡家臣的印象卻有些不好。自己現如今無論是能力、學曆還是背景都足夠了,可唯有這個年齡卻說不上是一個優勢還是一個劣勢。年紀青,當然未來的發展不可限量。可年僅二十七歲的自己,在那些四五十歲的老同誌麵前還真不好擺出領導的架勢,不然免不了傳出自己不尊老的名聲。而且上麵的領導在考慮自己位置時,也不免會把自己的年齡考慮進去,怕自己年紀青難以服眾,更怕自己不夠穩重,在關鍵時刻衝動過頭,好心辦了壞事兒!

    今天胡家臣一上來就說到自己的年紀,不知道這個胡家臣到底是安的什麼心。自己初來駐京辦,又有葛兵在場,還是靜觀其變好了。

    胡家臣見許立沒有答話,隻是點點頭,卻好像根本沒注意到許立對自己的態度,在那接著道:“唉,看看咱們許主任,再想想自己,我像許主任這麼大年紀時,還隻是個普通的小科員,想想都慚愧啊!英主任,您說是不是!”

    許立此時一皺眉,如果隻是聽著胡家臣前麵的話,倒也分不清他到底是有意奉承自己,還是想要拿自己年紀說事兒。可這最後那聲英主任,在此時卻顯得格外刺耳。自己這個正牌主任坐在這,他卻叫英凡主任,還把那個副字給省去了。雖然在官場這個規矩大家都明白,這個副字兒是能省就省,比如葛兵隻是副省長,可在今天這個場麵上卻沒有人把副字掛在嘴邊。可這也要看場合啊!如果文天省長也在,如果再叫葛兵省長的話,那不是傻瓜就是別有用心。

    

Snap Time:2018-08-17 06:01:38  ExecTime:0.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