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六十七章淺笑低語


    第五百六十七章  淺笑低語

    傅月在一邊也聽出了葛兵對駐京辦工作的不滿,此時也顧不得再與英凡唱反調,要知道如果真要是取消了駐京辦,或者是降底了駐京辦的標準,那自己和英凡還爭個什麼勁?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回省城當個安心的公務員,何必每天在這與那些勾心鬥角!

    “葛省長,咱們省的情況現在看還是好的,近幾年其他各省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更加大張旗鼓的建設駐京辦大樓,有幾個省市新建的駐京辦大樓已經達到了五星級標準,要是跟他們一比,咱們駐京辦已經算是比較低調的了!”傅月雖然已經三十多歲,從小在鬆江長大,可這說起話來卻沒有東北人的那種粗氣,在京城生活了十幾年,反而成了地道的京片子,聲音如同一隻黃鸝鳥一般,幾句話便將現場的氣氛緩和了下來。

    葛兵其實也就是發發牢『騷』,難道還真能將駐京辦給撤消了?自己向來行得端坐得正,可省其他同誌卻不見得都跟自己一樣,他也早就聽說,確實有人將駐京辦當成了行宮,在這養著二『奶』,每年甚至都要特意來這住上一段時間,說是來這聯係上級,促進工作,實際上就是在這花天酒地、紙碎金『迷』!要是自己要提議取消駐京辦,這些人恐怕會恨自己一輩子。

    再說這也不是一無是處,這幾年鬆江的發展,駐京辦也確實取得了一定作用。去年自己還是副省長時,便曾在這住過一段時間,通過英凡的介紹與水利部一位領導談得比較融洽,最後為鬆江省爭取了一筆五個億的水利資金,當年就已經全部到帳,為鬆江省的建設起到了積極作用。而且去年駐京辦還為鬆江省聯係了幾個外商,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與這些外商簽訂任何協議,但這些外商都已經去過鬆江幾次,都有意在鬆江投資建廠。至於最後能不能成,那是省委、省『政府』的工作,駐京辦的工作已經是盡力了!

    看到英凡已經服軟,葛兵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追究,隻是囑咐許立道:“別的駐京辦我不管,可你這個駐京辦主任不能整天陷在應酬和接待事務中,不但要作好招商引資和接待工作,同時還要在信訪、社會協調、解決我省公民進京人員的困難方麵下力氣,要牢記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強化民本內涵,少搞些名正言順的特殊化。”

    “葛省長您放心,我一定會注意的!”當著英凡和傅月的麵兒,許立保證道。

    葛兵作為常務副省長,又是駐京辦的主管領導,加上又是許立這位主任首次來到駐京辦,所以在接待方麵,傅月可以說是竭盡全力。中午的午宴就安排在鬆江大廈最豪華的旭日廳。一進門,就看到在背景牆上是一幅巨大的海上日出圖,據說是國內某位大家的手筆。在頂棚上是四盞水晶吊燈,使整座旭日廳充滿了珠光寶氣之感。

    一進門葛兵就對英凡道:“今天不要找什麼陪客了,就把你們駐京辦的同誌找上來一些,讓許立同誌認識認識,下午我就準備回鬆江,你再幫我把機票訂一下!”

    英凡一愣,沒想到葛兵來了就要走,“葛省長,要不然在這兒歇一晚,明天上午再走吧,這樣飛來飛去也太累了!”

    “沒關係,省還有不少工作需要做。而且明天有財政部的同誌到省,我得回去陪一下!”

    英凡當然不敢多話,忙道:“好的,我就去安排!”說完英凡就出去了。

    看英凡出去,並且把門關上了,傅月卻湊了上來,坐在了葛兵身邊的椅子上,笑道:“葛省長,今天我可是安排了不少好飯好菜,您一會兒喝兩杯吧!”

    對於傅月的淺笑低語,恐怕還沒有幾個人能夠板起臉來,葛兵看了一眼許立,一笑道:“我就喝一杯意思意思算了,下午還要趕回鬆江。你們許主任可是鬆江有名的酒仙,一會兒你們好好敬他幾杯!”

    傅月心思動得快,葛兵公務這麼繁忙,卻特意抽出時間來送許立上任,而且這次酒宴不要陪客,隻讓駐京辦的同誌上來,明顯就是要借著這次酒宴幫許立在這樹起威信,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來葛兵對許立的關照,傅月當然更是心知肚明。當著葛兵的麵兒當然要討好許立,至於葛兵走後,如何對待許立,那還是等以後再說吧!

    “許主任,您也坐啊!這兒以後可就是你的家了,有的是時間看的!”看許立正站在那幅海上日出圖前觀賞,傅月招乎道。

    許立點點頭,坐在了葛兵另一側,他現在可是對傅月這位交際花拒而遠之。自己的那些女朋友、老婆還沒疏理明白,他可不想再招惹什麼事非。

    “傅經理,咱們賓館有多少這樣的包房啊?”許立剛才隻是初初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擺設,卻發現這個房間的擺設不但講究,而且還有不少竟然還能算是古董,如果自己沒有走眼的話,僅是這間房間中的擺設起碼也值幾十萬,要是再加上裝修,沒有上百萬恐怕是下不來。

    “這個旭日廳是咱們賓館最好的包間,而且沒有之一!”傅月剛才也注意到許立站在靠牆的觀賞架上曾拿著一個玉石擺件仔細看了半天,大概也猜出了許立的心思,解釋道:“那邊的擺設有不少都是貨直價實的古董,如果全都拿出去拍買,應該也能值個百十來萬!”

    “這麼值錢的東西就這麼擺著,不會被客人拿走嗎?”許立有些好奇。在這吃頓飯頂多幾萬到頭了,可如果走時順手拿走一件兩件的,豈不是不但沒花錢,還賺了錢?

    “許主任,您不知道,這間旭日廳平時是不會對外開放的,就算是有錢我們也不會讓他們到這來。能夠來旭日廳的除了咱們省的領導,大多數都是中央各部委的同誌,而且一般都是在我們有求於這些中央各部委的同誌時,才會安排他們在這用餐。所以如果他們真的看上了什麼,我們反而是求之不得!”

    

Snap Time:2018-06-19 14:41:33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