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六十三章省城報道


    第五百六十三章  省城報道

    許立點點頭,沒有說話。電梯勻速的向上運行。在三樓時電梯又停了下來,外麵進來兩個人,一見史雲龍,忙向史雲龍問好:“史處長,早上好!”

    史雲龍隻是微微點頭,卻沒有說話。許立在一邊看著,發現這個史雲龍在自己麵前卑顏曲膝,可在這些普通科員麵前確實是人如其名,一下子成了出雲龍。許立看著暗自好笑,不禁想起了三國演義中,曹『操』與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時,曹『操』的一番話:“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眼前這個史雲龍不知道是不是也能算個英雄。

    電梯很快就來到了十六樓,電梯門打開後,許立先出了電梯,而史雲龍則緊跟在後麵為許立指路。來到了孫節禮辦公室門口,史雲龍輕輕敲了敲門,辦公室傳來應答聲:“請進!”

    史雲龍推開門,小心的道:“孫主任!許立副主任來了!”

    “噢?”

    這時許立也來到了門前,看見一百多平的辦公室在靠窗一邊擺著一張大辦公桌,一位四十多歲、戴著一付金邊眼鏡的中年人正從椅子上站起來。

    “孫主任,您好!”許立當然認得,這人正是省辦公廳主任孫節禮。

    “哎呀,許立你可終於過來了!我們可是等你好幾天了。昨天晚上葛兵副省長還問起你來沒來報道。”孫節禮熱情的從辦公桌後走了過來,緊緊的與許立握了握手。“快請坐!小史,去給許主任倒點茶水!”

    孫節禮拉著許立坐在了沙發上,接著道:“早就知道你要來咱們省『政府』辦公廳,我可是望穿秋水啊,終於把盼來了!咱們省駐京辦可就等著你這位年青有為的主任上任呢!”

    “孫主任太客氣了!”對於孫節禮的話,許立其實並未當真,不過孫節禮原本是省委辦公廳的副主任,是跟著文天一起到省『政府』這邊的,不用問也知道,孫節禮定然是文天的得力部下,自己當然要與他搞好關係。

    這時史雲龍為兩人端來茶水,輕輕的放在兩人麵前。“孫主任、許主任,要是沒事兒我就先回去了!”

    孫節禮和許立有事要談,當然不會留史雲龍在這兒。等史雲龍走了,孫節禮才道:“許主任認識小史?”

    許立搖搖頭,道:“不認識,隻是在『政府』門口遇見的,我不知道你辦公室在幾樓,正好讓他帶我過來!”

    “噢!”孫節禮一笑道:“這個小史在『政府』辦公廳也算是個妙人,下麵反映他問題的同誌不少,不過領導們看好他的也不少,所以這幾年倒也是一步步在前進,這才三十多歲,就已經是咱們辦公廳辦公室的副處長。”

    許立聽了這話卻是一愣,看史雲龍的樣子,起碼也有四十幾歲了,沒想到實際才三十多歲,看來是這些年用腦過度,才會搞得這麼顯老吧。

    不過史雲龍隻是個小『插』曲,自己馬上就要到京城任職,恐怕與這個史雲龍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他為人如何與自己關係不大。

    “許主任,還沒去見葛兵省長吧!駐京辦可是葛兵省長直接分管的,今天他應該在家,咱們去看看?”

    “好!我以前在這方麵可沒有什麼工作經驗,正好向葛兵省長取取經,聽聽他的指示!”許立點點頭,與孫節禮一起站起來,直奔葛兵省長辦公室。

    今天葛兵也沒有什麼公務安排,再說昨天晚上許立就給葛兵打了電話,說今天會過來報道,所以葛兵一早便來到辦公室,等著許立。

    見到許立和孫節禮一起過來,葛兵心中暗自點頭,這幾年許立是越來越成熟了,按說他雖然是辦公廳副主任,應該是在孫節禮領導下,可許立同時還是駐京辦主任,直接歸自己領導,他孫節禮想要管許立恐怕也是有些難度的。不過許立來到省『政府』,卻能先去找孫節禮,也算是給了孫節禮麵子,他孫節禮當然能明白這其中的奧妙。

    “小許過來了,快請坐!”葛兵對於許立有著特殊的感情,不僅僅是因為許立曾是自己下屬,而且還幫著自己的侄子洗清了冤屈,更重要的是他還曾幫鬆江拉來了惠賓公司,在開發旅遊資源上,當初如果不是有許立,自己今天別說坐在常務副省長的位置,如果能不被開除公職就已經算是不錯了。對這份情誼,葛兵是一直記在心上。而且許立還是文天的幹弟弟,與組織部的秦家平部長和政法委的肖克書記都有著良好交情,就算他沒有幫過自己,恐怕也沒有人敢小瞧許立。

    對於葛兵這位老領導,許立反倒不如在孫節禮辦公室那樣客氣,自己在葛兵辦公桌上拿起了煙,還遞給孫節禮一支,道:“葛省長也不會抽煙,這麼好的煙擺在這時間長了就不好抽了,咱們也幫幫他!”

    葛兵笑罵了一句:“沒大沒小!”不過也沒多說什麼。要知道這些好煙有不少就是許立親自送給自己招待客人的。

    大家都坐下後,葛兵才道:“怎麼樣,家都安排好了?你那個小嬌妻終於肯放你走了?”

    “葛省長,小心我回去告訴我家小華,你在背後說她壞話!”

    “行了,算我沒說!你家那個寶貝,也就是在你跟前兒像個賢妻良母,在我們這些人麵前,簡直就是個小魔頭!”葛兵與範傑的交情也不是一年兩年了,他們二人十幾年前就已經是好朋友,所以範玉華小時侯沒少跟著父母到葛兵家坐客,與葛兵的小女兒兩人還是好朋友。葛兵甚至曾經一度想把範玉華介紹給自己的侄子葛衛梁,不過兩人畢竟還是差了近十歲,隻能作罷。

    孫節禮聽著葛兵和許立閑聊卻沒敢『插』言,隻是一笑而過。不過在他心卻更加明白了許立在葛兵心中的位置。表麵上看葛兵似乎是把許立當作晚輩,可恐怕實際上葛兵是把許立放在了與自己同等的地位上,不然又豈能這麼親切,這麼隨便?

    

Snap Time:2018-07-19 19:56:49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