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五十七章


    第五百五十七章

    關於許立的任命議題是由省委組織部長秦家平提出來的,所以也理應由秦家平對此項任命作以簡單介紹。而在座的都是鬆江省委常委,消息當然靈通,對於許立和肖天強的身份個個都是耳熟能詳。不過這次秦家平提議年僅二十七歲的許立任鬆江省『政府』辦公廳副廳長、駐京辦主任,還是讓一些人有了想法。

    而率先為此事發言的竟不是馬俊鬆和文天的人,而是朝鮮自治州委書記金申城。“對於許立的情況我也了解一些,他確實有工作能力,可讓他任駐京辦主任會不會太草率了一些?他還是有些太年輕,而駐京辦卻是咱們省聯係中央各部委的重要窗口,許立能夠勝任嗎?能夠較好的完成這項工作嗎?”

    “金書記,我覺得許立同誌完全有能力出『色』的完成好這項工作!”說話的竟不是文天,也不是葛兵、曾益,而是政法委書記肖克。今天的常委會卻是越發熱鬧了。

    不過對於肖克急於出來為許立說話,馬俊鬆等人也能理解,畢竟如果許立不調走,那麼下麵關於任命肖天強為望江市委書記的提案也就無從談起,所以肖克必定要力挺許立,把許立調走,好為自己的侄子讓出位子來。

    肖克看了看眾人才接道著:“雖然我不管經濟工作,可我也明白,咱們鬆江省要發展就離不開中央的支持,可中央的支持說到底是什麼?不也就是政策、資金支持嗎?不就是要大上企業、上大企業,提高鬆江財政收入,多創造就業機會,為全省經濟社會發展貢獻力量,為全省群眾致富奔小康出力嗎?我想大家也都應該聽說過許立同誌有個外號,叫招財童子,他從參加工作至今僅僅五年時間,已經先後為江寧、鬆江市、望江市進行招商引資,具體數額我想曾書記應該最清楚!”

    曾益點點頭道:“許立同誌目前為鬆江市及下轄縣市累計招商引資額已近四十億,累計年貢獻稅收近四億,安排就業人員過萬人,並極大的帶動了相關企業、產業發展,可以說為鬆江市發展貢獻了力量!”

    “可招商引資的人才就能做好與中央各部委協調工作嗎?我看這其中沒有什麼必然『性』吧!”金申城今天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竟然專門向肖克發炮,原來兩人之間的默契竟然絲毫不存在了,看他們間的矛盾竟比馬俊鬆和文天還要激烈。

    肖克此時也十分納悶,自己近段時間好像也沒得罪金申城啊,他今天怎麼專找自己『毛』病?要知道今天這個提案是秦家平提出的,金申城如此反駁這個提案,不是連秦家平也得罪了?更何況還有文天、葛兵、曾益,他金申城這回可是得罪個遍啊!這可不像是他金申城的作風。

    想及此處,肖克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難道是因為吉山的那起案子?雖然案子已經過去半年多了,可因婁案子牽涉比較廣,不但有一位縣委書記錢進,而且還牽扯到了不少吉山當地的幹部,所以案子直到上個月才算是正式調查結束,交由法院進行公開判決,難道這些人中有人與金申城關係密切?

    其實還真讓肖克猜對了!吉山縣一位副縣長也因為牽涉到這次案件中,最後被撤職,而這位副縣長正是金申城愛人的親外甥。本來金申城也十分看好這個外甥將來的發展,剛剛三十一歲就已經是副處級,加上有自己的提攜,將來到正廳是沒有問題的。可就是因為這麼一起小案子,可以說是斷送了外甥的仕途,金申城又豈能咽下這口氣!

    而這件事情說到底還是因為許立惹出來的,所以金申城當然不會這麼輕易讓許立上位。至於肖克和秦家平,金申城原本與兩人還算是有點交情,可這個案子他們兩個也是罪魁禍首,連派到吉山負責抓捕的人也是兩人親自派去的,再說這兩人在自己的地盤查案子,事前竟沒有跟自己透過一點兒風聲,這又給了自己麵子了嗎?既然他們兩人沒把自己當回事兒,自己又何必跟他們講什麼交情。反正這次金申城是鐵了心的要跟許立做對,就是要讓許立無法順利升遷。

    至於得罪文天等人,金申城也不在乎,自己又沒什麼把柄落在他們手上,何況目前鬆江省政局可以說是兩強相立,馬俊鬆和文天打對台,自己就算得罪了文天,想必文天也不敢把自己往絕路上『逼』,要不然自己反過頭投靠馬俊鬆,他文天在鬆江就更難有出頭之日了。再說就算他文天鐵了心的要收拾自己,他也得看看自己的背景,畢竟自己這麼多年也不是白混日子的,在上麵也是能說得上話,有些朋友的。

    看到金申城突然出頭反對肖克,坐在正中央位置的馬俊鬆心早已經樂開了花兒。臉上的笑意甚至掩飾都掩飾不住,隻得借著手中的水杯,暫時擋住自己的臉,免得讓其他人看出來。

    秦家平坐在那年似穩重,麵無表情,可心也十分痛狠金申城突然『插』上一手。這不是在當麵拆自己的台嗎?全省的幹部選拔、考核、任用,說到底還是省委組織部的事兒,許立的這次任命也是由省委組織部提出的,可金申城他一個自治州的黨委書記,怎麼敢這麼說話。

    看肖克在那被金申城反駁的一時無言以對,秦家平麵『色』嚴肅的道:“金書記,你這是在質疑我們組織部的能力嗎?難道我們會在考核幹部上弄虛做假嗎?這次許立同誌的任命是由我們組織部提出來的,據我們考查,許立同誌確實有這個能立勝任這項工作,難道金書記十分了解許立同誌?知道他有什麼問題?如果真是這樣,我不介意你當麵提出來,如果真有問題,是我們組織部的責任,我們可以改!可如果你隻是用這種懷疑的態度來置疑我們的工作,置疑許立同誌的任命,希望金書記注意一下,這是省委常委會,我們討論的是一位副廳級同誌的任命,不要用那些莫虛有的問題來影響大家。”

    

Snap Time:2018-07-22 03:40:03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