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五十六章暗藏刀光


    第五百五十六章  暗藏刀光

    許立今天的婚禮之所以會有這麼多賓客,雖然其中許立自己的朋友不少,可更多的恐怕還是看在文天省長今天也會出席這場婚禮的麵子上才會來的。而許立工作了一年多的望江,如果所有朋友全來的話,恐怕就得上千人,可今天望江真正能坐在這個場合的加在一起不過兩桌,來的至少也是副處以上領導,下麵那些人根本沒有機會在這個場合上『露』臉兒。

    今天這場婚禮僅是省委常委就來了三位,包括文天、葛兵、曾益,省委組織部長秦家平和省政法委書記肖克雖然沒有親到現場,可還是分別委托田立業和肖天強帶了一份賀禮,而副省級領導也來了幾位,至少鬆江省的幾位副省長都十分給文天和許立麵子,就算有事沒親來過來的,也都帶了份厚禮。

    至於正廳、副廳一級的,就已經數不過來了,而正處、副處一級卻全可以算得上是許立的好朋友,不然還真沒有資格來到現場。

    同時今天來到現場的大老板也有幾十位,除了許立幾位已經是百億富翁的同學外,鬆江市及望江有名的大老板也都趕了過來,他們希望能夠借著這個機會多認識幾位朋友,也許自己今後的發展也會多一條路。而最讓人想不到的其實是在第一排靠邊的一張桌上,這桌人在場人認識的不多,而坐在最中央的竟然是肖利飛。看到肖利飛也就不難想象跟他坐在一起的都是些什麼人,可以說他這一桌十幾人都是京城有名的太子爺一樣的人物。

    肖利飛為了感謝許立,今天才會特意把這幾個聊得來的好朋友叫過來捧場。更重要的是許立馬上就要到京城工作,如果能與今天桌上的這十來個人搞好關係,別的不敢說,最起碼許立在京城沒人敢欺負他!

    而剩下的賓客則全是許家和範家的親屬,一些原本並不走動的親戚,在許立官途步步高升的情況下,也主動找上門來,希望能借點光兒。

    好在今天龍宮已經被整個戒嚴,而且負責戒嚴不僅僅是江寧縣公安局的警察,就連鬆江省和鬆江市也都派來了大量警力,以確保今天會場的萬無一失。要不然被外麵人闖進今天的會場,將今天的事情傳出去,恐怕會震驚全國。

    許立和範玉華的隆重婚禮在一片喜慶的氣氛中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將今天來的各位貴賓一一送走後,許立和範玉華才終於回到了頂樓的新房。兩人躺在舒適的大床上,雖然心中依舊興奮,可身上卻累得沒有力氣,近百桌酒席一一敬酒,就算許立這位酒仙也擋不住了,後來還是幾個朋友悄悄將許立的酒換上了礦泉水,許立才能堅持到最後。

    兩人躺在床上,許立看著屋頂的裝飾,陣陣出神。範玉華不知許立在想什麼,輕輕依偎到許立懷中,仿佛一隻小貓終於找到了小窩。許立順勢將範玉華緊緊抱在懷,感受著範玉華對自己的依戀。算了,不要再想其他了,今天已經結了婚,自己也算是名草有主,以後還是少招惹些事非吧!在這一刻,許立忘記了遠在英國的計春梅和惠安的呂靜,此時許立心中隻有範玉華一人!

    許立一個翻身將範玉華壓在了身下,而範玉華當然也知道許立想幹什麼,輕輕閉上了雙眼,等待著許立的狂風暴雨。新婚當夜兩人當然是郎情妾意、甜言蜜語、紅『潮』滾動、水『乳』 交融!

    因為臨近年關,許立和範玉華也沒有時間出國渡蜜月,隻是在龍宮的新房中呆了三天。而這三天中兩甚至沒有出房門一步,每頓飯都是有人送進房間。直到三天後許立才帶著範玉華回了娘家,看望範傑夫『婦』。吃過了午飯,晚上又回到了位於江寧的新房,開始了兩人的二人世界。

    隻是在許立和範玉華結婚的第二天,還在親親我我的時侯,在鬆江省高層卻暗藏著刀光劍影。馬俊鬆召開了今年最後一次省委常委會,會上將對春節期間工作做了部署,同時還將對省長文天提出的省委、省『政府』財政預算方案以及部分人事任免進行討論。

    這可以說是馬俊鬆和文天上位以來的第一次交手,馬俊鬆本以來想憑這次常委會給文天一點顏『色』瞧瞧,讓他也知道如今的鬆江已經不是張聞天的時代,而是他馬俊鬆在掌權。所以在會前,馬俊鬆就已經交待了自己人,在會上準備對文天發難。

    當省『政府』秘書長孫節禮念完省委省『政府』的財政預算方案後,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蓋長通在馬俊鬆的暗示下便率先開始發難,指責方案內容不詳,預算額度偏少,特別是對省委的預算根本無法滿足需要。

    未等文天開口,一邊坐著的常務副省長葛兵笑著道:“蓋秘書長,今年省委、省『政府』的財政預算都是按照往年的慣例製定的,如果你對這份方案有意見以前怎麼不說?你在不久前還是省『政府』的秘書長,往年的財政預算方案應該都是由你親自把關的吧,怎麼你一調到省委,這方案就出問題?”

    “你!”蓋長通被葛兵的話給咽得半天沒說出話。其他常委卻都不動聲『色』的看著蓋長通和葛兵,他們都知道,目前馬俊鬆和文天兩尊大佛都沒有開口,蓋長通和葛兵隻能算是馬前卒,為他們在衝鋒陷陣而已。

    不過眼下來看,蓋長通不論是從身份還是口才上,都被葛兵壓得死死的,根本毫無還口之力,不知道馬俊鬆又會想出什麼辦會來扭轉這個勢頭。

    誰知道馬俊鬆竟然突然鬆了口,道:“方案沒有什麼問題,我看就這樣吧!咱們繼續討論下一項內容。”

    在場的各位常委都暗吃了一驚,特別是紀委書記汪清和春城市委書記孟祥有都有些吃不準馬俊鬆這是什麼意思,前段時間不是他親自打電話,說要在常委會上給文天一個下馬威嗎?怎麼今天卻如此輕易的妥協了?這可不像是馬俊鬆的『性』格啊!

    不過既然馬俊鬆已經說了,蓋長通當然也不敢多話,隻好按照今天的會議議程繼續下去。而這下一項便是關於許立以及肖天強的任命問題。

    

Snap Time:2018-07-23 14:01:02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