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四十四章迎親車隊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迎親車隊

    許立看著下麵的領導幹部若的所思的樣子,停頓了片刻,才繼續道:“我曾經到吉山縣一個叫五棵樹村的小村子參加調研,在那與老鄉同吃同住半個月,對老鄉們的質樸深有感觸,他們其實是最善良的一群人,隻要你給他們三分心意,他們就會有十二分的情意還你!我本來還想著要在望江也搞搞這種調研,不過這次要走了,調研也就算了,但我還是希望大家有機會多到農村走走,特別是到偏遠的農村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一下那的群眾!為他們出些力,讓他們也能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

    好了,我的話講完了!在望江一年多的時間,也許那句話、那件事得罪了各位,我在這也向這些同道個歉,希望今後咱們見麵還能夠是朋友!謝謝大家!”

    許立的講話十分簡短,總共不過五分鍾,可是卻涵蓋了諸多方麵,包括加強領導,服務企業、關心群眾等方麵,而這些也正是許立所擔心的。肖天強到望江任市委書記,以他的水平應該足夠,確實能夠讓望江發展步伐進一步加快。

    可肖天強從小在城市中長大,基本上沒有到過農村,隻是在上次到吉山縣調研時,與老鄉們有過接觸。許立怕肖天強來到望江隻顧得發展經濟,隻想著自己的政績,卻忽略了農村,忽略了最基層的群眾,到時必然會引發矛盾。所以今天許立才特地囑咐大家,希望就算肖天強忘了,大家能夠記得,時刻不要忘了群眾才是一切事來的基礎。脫離了群眾,大家就根本什麼也不是。

    許立的講話結束後,全場再次爆發熱烈的掌聲。因為今天的會議還在對全市進行現場直播,所以不僅在會場中響起掌聲,在全市普通百姓家中,在偏遠的農家小院,那的人們才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感激許立,許多人連手都拍紅了,卻不自知。

    在此後人大、政協的會議中,許立便沒有再出現過,就算出麵也隻是坐坐就走,再沒有講過話。一方麵他在忙著籌備自己的婚禮,另一方麵他該講的都講了,講多了反而適得其反,引起大家的反感。所以許立幹脆春城、江寧兩頭跑,忙著置辦新家。

    真可畏是有錢好辦事。從確定自己將被調動,籌備婚禮開始,僅僅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許立和範玉華的新家便在江寧裝修一新,各種床櫃、家用電器一樣不少。而婚禮則準備在文成的龍宮中舉行。如今的龍宮可絲豪不比那些普通的五星級賓館差,不然也不會引得肖利飛那幫狐朋狗友留連龍宮一呆就是十天半個月。

    臘月二十二一大早,天還沒亮,一隊多達百餘輛的婚車車隊從江寧出發趕往鬆江市。一路上車隊所有車輛尾燈閃著雙閃,在車隊最前麵竟然還有一輛掛著鬆江公安廳警牌的黑『色』吉普車開道,雖然沒有拉響警笛,可車上還是不斷有人通過車載對講機告訴前麵車輛讓路。而後麵一百多輛車中,鬆A、鬆B百號以內的車就有好幾輛,不過都已經被人用紅紙貼上了。

    而其中最惹眼的還是打頭那輛婚車,竟然是一輛限量版的黑『色』豪華勞斯萊斯。而坐在駕駛位置的人如果被英國媒體看到,保證會大吃一驚,這不是英國有名的風流金童嗎?據一些媒體猜測,如今這位公子的身價至少也在近百億美元左右,可是名副其實的黃金鑽石王老五,可今天怎麼會客串起司機?

    這車隊正是許立前往鬆江接親的車隊,而許立所乘坐的也正是前幾天剛從英國空運到鬆江的勞斯萊斯。而於亮卻非得要客串司機,搞得崔林隻能苦惱的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暫時失了業。

    天剛蒙蒙亮,車隊便已經趕到了鬆江市。在範家接到了打扮得如同天仙一般,一臉幸福的範玉華後,車隊又迎著一輪朝陽返回江寧。

    此時早出上班的人們見到了難得一見的奇景。來時隻有一百餘輛婚車,可在返回時,車隊卻差不多長了近一倍,雖然這些車輛同樣都用“百年好合”的紅布條蓋住了車牌號,可在行駛中,被微風輕輕撫起的紅布下麵,不難發現,鬆江市前百位的車牌號竟有大半都能夠找到。此時車隊中不僅與許立係比較好的鬆江市委書記曾益就在其中,就連一向與許立不合的閆海德竟然也一副笑臉坐在車上,跟隨著車隊一同趕往江寧。

    其實這也不算奇怪,誰讓許立找了位份量極重的主婚人,今天要是不在許立婚禮上『露』個臉兒,要是惹惱了這位主婚人,別說在鬆江市,就是在整個鬆江省恐怕也難再混下去了。

    車隊沿著全市最繁華的馬路前行,讓人奇怪的是這一路上竟然一個紅燈也沒遇著,能在早高峰其間如此順利的駛出市區,在普通人看來根本就是不可想像。可他們那知道,就在市交警隊指揮中心,副大隊長正站在大屏幕前通過對講機對全市所有路口進行指揮,隻要是車隊經過的路口,一律綠燈。

    有一輛銀白『色』法拉力跑車嫌車隊行駛速度過慢,想從車尾開始超車,可他剛剛超了不到十輛車,竟然在周圍群眾詫異的眼神中就地一個急車,車車痕至少有二十米長。隨後等車隊過去後,車內的駕駛員才將車小心的停在路邊,一頭的冷汗直流。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是一位留著飄逸長發的美女,一見車停下來了,她也十分奇怪,親昵的摟著司機,道:“老公,你不是說要帶我一起去找飛起來的感覺嗎?你怎麼停下來了?”

    坐在駕駕位置的年青人輕握著方向盤,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剛才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父親的車竟然也在車隊中,而且竟然還是排在倒數十幾位,這可能嗎?要知道自己父親在鬆江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不然自己怎麼可能有錢買下這輛法拉力到處兜風?還好自己見機快,不然非得惹下大禍不可。

    

Snap Time:2018-01-20 01:42:06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