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四十六章換屆奄

  
  第五百四十六章  換屆選舉
  2005年1月18日鬆江省十屆人大三次會議在鬆江省賓館隆重召開,全省幾千名人大代表齊濟一堂,迎接這一盛事。
  會上將聽取和審議省長馬俊鬆作的《鬆江省人民『政府』工作報告》;審查和批準了《關於鬆江省2004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05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的報告》;審查和批準了《關於鬆江省2004年預算執行情況和2005年預算草案的報告》;聽取和審議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趙維君作的《鬆江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工作報告》;聽取和審議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作的《鬆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工作報告》;聽取和審議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作的《鬆江林省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
  不過這也已經是馬俊鬆最後一次作『政府』工作報告,關於馬俊鬆的任命文件已經下達,會後他便將到省委走馬上任。所以此次大會最重要的還是要選舉出新省長,接任馬俊鬆的工作。
  既然馬俊鬆已經和文天暫時達成了一致,以雙方在省內的影響力,此次選舉當然不會有任何問題,最後文天以百分之九十五的票數當選為鬆江省省長,葛兵則當選為鬆江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省內其他常委也有所變動。
  省委書記馬俊鬆、省長文天、省委組織部長秦家平、紀委書記汪清、宣傳部長王秀菁、政法委書記肖克、常務副省長葛兵、春城市委書記孟祥有、鬆江市委書記曾益、朝鮮自治州委書記金申城、省委秘書長蓋長通。
  黨校校長則暫時仍由文天兼任,常務副校長郭鐵林主持工作。原省委秘書長嶽天成調任省『政府』任副省長。而原來的常務副省長因為與馬俊鬆走的太近,而文天主政,當然不可能留下這麼個釘子,更何況他年紀也大了,到省人大任常務副主任,繼續發揮餘熱。
  此時文天在鬆江省『政府』有了葛兵和嶽天成,也算是有了左膀右臂,不怕馬俊鬆留下什麼暗招。不過文天也知道馬俊鬆在省『政府』工作這麼多年,上至各位副省長、下至省『政府』普通科員有不少人都深深印著他馬家的痕跡,想要徹底消除這個影響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成功的。
  但是文天也知道,馬俊鬆入主省委,恐怕也麵臨著與自己相同的問題。自己僅僅在省委任副書記不過幾年時間,也結交提拔了不少中層領導幹部,他馬俊鬆去了省委,也不可能將這些人一次『性』全換幹淨。如果再加上張聞天書記這近十年來在省委的影響,他馬俊鬆除非將省委所有工作人員全部換一遍,不然怕是無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鬆江省十屆三次會議在省賓館圓滿閉幕,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過也都沒有完全達到目標,隻是這次的鬥爭恐怕隻能暫時告一段落,大家都要去適應自己新的崗位,等一切工作走上正軌時,也就是兩方人再掀波瀾的時侯。
  不過這些高層的大事兒還輪不到許立『操』心,他現在著急的是望江市委書記的人選問題。大會剛剛閉幕,文天就親自找到許立,告訴許立,關於任命他為省駐京辦主任的文件已經草擬好了,隻等著許立看什麼時間合適,找好了接任人選,便會提交省委常委會討論。不過在文天看來,上常委會也不過是走個形勢而已,隻是一個駐京辦主任而已,其實並沒有什麼實權,也不會影響到鬆江省的大局。
  可肖天強自從上次小聚後卻沒了消息,也不知道他到底還來不來望江,如果他不想來望江,自己也得再考慮別人。
  人大會結束第二天,許立正在範傑家吃早飯。因為許立到省開會,範玉華便借機也回了家,每天在許立開完大會後,與許立膩在一起,享受了幾日的幸福時光。不過更重要的是在許立下決心到駐京辦任職後,他與範玉華的婚禮也正式擺上了兩家人的日程。
  許立到京城任職,範玉華卻在鬆江,也不可能立即跟過去,不然駐京辦豈不是成了許立兩口子開的夫妻店!所以兩家人商量,最後決定在許立去京城任職前把兩人的婚禮辦了,也免去了大家的後顧之憂。
  算算日子,自己最遲過完年也得去駐京辦報道,所以今天許立也沒急著回望江,他準備吃過早飯與範玉華去照婚紗照,等望江人代會開完,便與範玉華回江寧舉辦一場婚禮,正式迎範玉華入門!
  早飯還沒等吃完,許立的電話就響了。許立一看,竟是肖天強。接通後,許立便埋怨道:“肖哥,你終於給我回電話了,怎麼樣考慮好沒有?”
  肖天強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許立能想到讓自己到望江任職,也是為自己好,可自己這一拖就是半個來月,既不答應,也不說不去,也難怪許立生氣。“真是對不起,是哥哥不對!今天晚上哥哥請客,向你賠禮道歉!這總行了吧,到時侯咱們再詳談!”
  “好吧,我上午還有點兒事兒,咱們晚上再聯係!”
  吃過早飯,許立和範玉華來到春城最大的婚紗影樓,定了一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豪華婚紗攝影套裝。看著範玉華在化妝師的手下盤起了長發,戴上了假睫『毛』,穿上潔白的婚紗,比那些靚麗的女明星也毫不遜『色』。穿上禮服的許立輕輕挽起範玉華,兩人深情凝視,隻聽到“哢、哢”的聲音,攝影師將這美麗的暫間化做了永衡。
  範玉華和許立一共換了十套服裝,拍攝了近千張照片,每一張都足以讓影樓擺在外麵當做招攬顧客的照牌,老板甚至親自過來希望能留下幾張照片,不過卻被許立和範玉華拒絕了。兩人不差那點兒錢,而且身份畢竟不同,被人當做廣告擺在那,豈不是引人恥笑。許立唯一可惜的是現在還是冬季,無法到外麵取景,如果不是時間緊,兩人倒可以到雲南拍照,隻是臨近春節,而許立又麵臨工作調動,一切隻能從簡了!
  

Snap Time:2018-12-11 21:22:49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