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四十四章朋友相聚


    第五百四十四章  朋友相聚

    肖天強口中所說的孫處長和郭主任長正是與大家一起調研時結交的孫麗和郭維如,不過現在孫麗可是省委宣傳部宣傳處的處長了,而郭維如在調研結束不久也調入了省人事廳,任辦公室主任,兩人可是產房傳喜訊——升了!隻有許立和肖天強二人還在原地踏步。

    許立乘車趕到省財政廳大門口時,隻見肖天強已經站在大門口正等著自己。見許立的車過來了,肖天強一把拉開車門,坐了上來。一見許立就道:“你小子平時可是忙的很,總跟哥哥擺臭架子,今天怎麼這麼閑,有空給我打電話,想請你吃頓飯都那麼費勁!”

    許立對肖天強的指責,苦笑道:“我什麼時侯敢跟你擺架子了?你這不是冤枉人嘛!”

    “行了、行了,不聽你解釋了!我已經給郭維如和孫麗打電話了,咱們就到龍鳳海鮮樓聚齊,你等著她們找你算帳吧!”

    許立聽了更是暗自苦笑,自從調研結束後,自己雖然也經常來春城,可每次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搞得肖天強和郭維如、孫麗對自己意見都很大,今天可算是自己撞上門了,這幾個人當然不會饒過自己。不過在給肖天強打電話時,許立就已經做好了豎著進去,橫著出來的準備,大不了不醉不歸!

    下了車,許立也不好讓崔林參與到這個場合當中,隻能吩咐崔林讓他自己找地兒吃飯,沒事兒就在市到處逛逛,給老媽、媳『婦』買點兒禮品,省得小兩口在蜜月期因為自己鬧矛盾。

    崔林聽了隻是憨憨的一笑,道:“哪兒能啊!”

    許立和肖天強坐下不久,就見孫麗和郭維如竟然同時走了進來。隻是一段時間沒見,郭維如和孫麗兩人竟然更加年輕漂亮了。郭維如穿著一件雪白的小款貂皮大衣,卻不但不顯臃腫,反而更襯托出了她的嬌好身材。旁邊的孫麗穿的是一件粉紅『色』的呢子大衣,腳上一雙黑『色』長皮靴,將孫麗一雙長腿顯『露』無疑。也許是因為外麵天氣比較冷的原因,兩人的臉上都帶著幾絲紅霞,讓兩人更顯嬌嫩,根本不象是三十多歲的人,反而像是二十幾歲的小姑娘。

    肖天強和許立見兩人過來,也都站了起來,特別是肖天強嘴貧的『毛』病又犯了,笑道:“不知在下可有緣請兩位美女共進午餐!”

    孫麗白了肖天強一眼,沒有說話,而是脫下了外套遞給一邊的服務員讓她給掛起來。郭維如卻如雨後玫瑰,嬌笑道:“既然肖大哥如此盛情邀請,我們也不好不給你這個麵子,那我們就免為其難給你這個機會吧!大家可不要客氣!服務員,把你們這最好的鮑魚來上四份!”

    “啊!”肖天強今天本來可是要吃大戶的,雖然他也知道孫麗如今雖說已經是正處,手中也有些小權,可家底子薄,但郭維如就不一樣了,在下麵當了一年半的縣長,父親又是副省級高官,家當然有錢,所以他今年本打算要郭維如出血的,可自己的一句讓人抓住了把柄,肖天強如同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要知道在這平平常常一頓海鮮也得幾千塊,要是真點了四人份的大鮑魚,肖天強至少兩個月工資都不一定夠。雖然肖天強管錢,可那是公家錢,不是自己的,平時找單位報銷點餐旅費倒是沒問題,可一頓飯報銷幾千上萬元,別說他肖天強,恐怕就是財政廳廳長也得考慮考慮。

    郭維如和孫麗看肖天強的窘樣,笑得如同風中擺柳,連一邊的服務員也忍俊不止。還是許立在一邊解圍道:“算了,今天這頓我請!服務員,就先來四份鮑魚!”

    “還是許立夠意思,看你那個摳樣兒!”俗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這女人報仇是一天到晚,誰讓肖天強一進門就惹到郭維如,郭維如故意氣肖天強。

    不過肖天強卻並不在意,笑道:“我摳!我承認還不行嘛,我那能跟許立這個招財童子比!”

    大家說說笑笑,二十來分鍾,一桌子海鮮便上齊了。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當然少不了好酒助興。

    等大家吃喝得差不多了,孫麗在一邊道:“許立,平時找你總說工作忙,你這次怎麼有空來春城?”

    對於肖天強等人,許立也並不隱瞞,畢竟大家交情在那擺著,而且許立也相信他們根本不會成為自己的政敵,隻會成為自己的朋友。“沒什麼大事兒,文天書記讓我過來一趟!”

    許立剛說完,一邊的肖天強就在那『插』言道:“這次人代會,文天書記應該會有所收獲吧!我可是聽下麵傳聞不少,有說馬省長會調走,文天書記直接上位的,也有人說文天書記沒鬥過馬省長,反而會被調到外省,就是不知道那條是真那條是假!”

    在坐的肖天強、郭維如、孫麗都是在省委、省『政府』重要部門,並且都是有一定位置的,他們當然關心這次的人代會結果到底會是什麼樣,這也將直接關係到他們未來的發展。特別是孫麗,現在已經明顯靠上了範傑這條線,而範傑則是文天書記的得力部下,如果文天書記被調走,她將來的發展恐怕也不樂觀。

    “知道中國官場最講究的是什麼嗎?中庸之道!知道官場最常用的手段是什麼嗎?妥協!”許立看了看眾人,笑道。

    郭維如皺眉道:“你是說張書記、文書記和馬省長鬥到最後的結果還是妥協?真沒想到!”

    肖天強也睜大的眼睛,道:“前幾天我到叔叔家,他還說咱們鬆江省要變天了,張書記和馬省長沒少找他們這些常委私下談話,拉攏他們,希望他們能站到自己方。聽說兩方的爭鬥都已經驚動中央了,我還以為這次隻能是魚死網破了,沒想到這才幾天功夫,就這麼算了?”

    許立點頭道:“不算了又能怎麼樣?大家彼此都知根知底兒,而且又都所有依仗,況且已經驚動了中央,如果再爭下去,沒準上麵會各打三十大板,卻便宜了別人,所以這是最好的結果!”

    

Snap Time:2018-01-18 12:19:31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