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四十一章無法退出


    第五百四十一章  無法退出

    範傑聽了許立的分析,想了想後卻十分高興,道:“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麼這次文天書記找你恐怕是好事兒,沒準兒他會為你爭取一些好處,或者直接讓你到鬆江市任實職的副書記,增強他在鬆江的影響力,如果真是這樣,馬俊鬆應該也不會說什麼。”

    許立想了想,卻道:“恐怕不會這麼簡單,如今在鬆江,雖然有閏海德任市長,可是有曾益書記的壓製,加上其他各位常委也並不買他的帳,這近一年來他在鬆江的地位和影響力大家都明白,鬆江還是文天書記的絕對後援力量,就算再把我調到鬆江也不會再發揮什麼作用,如果文天書記真的想幫我,也不會讓我去鬆江。”

    “在這個重要時刻文天書記絕不會無的放矢,讓你大老遠的白跑一趟,如果不是讓你去鬆江,那就是要將你調到省,這恐怕是要將你當作後備力量著重培養啊!如果在省呆上幾年,也許用不上三十歲你就可以到下麵那些地級市獨當一麵,這可是好事啊!”範傑說著說著,卻反應過來,如果許立真的有機會在三十歲之前任某地級市市委書記或是市長,不知道那時自己是否能任上正廳級,可別讓自己這個準女婿瞧不起自己。同時範傑心竟還有一些小嫉妒,雖然知道這不應該,可想想自己在官場『摸』爬滾打三十餘年,才終於混了個副廳,這正廳恐怕還要再等幾年,可再看看許立,人家的發展才真正是不可限量。

    “希望如此吧!”許立雖然表麵十分高興,可在他心中卻還是有些對自己的升遷速度有些不滿,雖然自己去年就已經是副廳級幹部,比上輩子早了四年,可這距離自己的目標還有一些的差距。

    自己當初之所以走上仕途,最重要的目的是要回到和連市,調查清楚當年那件慘案背後的真相,可按照自己現在的發展來說,也許在三十歲時可以遠遠超過上輩子的成績,可對於案子的調查卻並沒有什麼實際幫助,和連市根本就不屬於鬆江省,而是屬於與鬆江省相鄰的遼海省。

    許立暗惱自己,當初真是太幼稚了,竟然在鬆江考了公務員,就算真能爬到正廳級,恐怕也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調入遼海,到和連市任職。可如果現在就退出仕途,雖然自己並不會覺得可惜,畢竟一位百億富翁卻無法像眼鏡他們一樣去享受美麗的沙灘、休閑的假日,卻隻能被窩在望江每天與一些老狐狸勾心鬥角,處理著一些民生瑣事,真的是心有不甘。

    可自己一旦退出,對其他人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畢竟自己能有今天的地位並非全靠自己的努力,背後還有著其他人的鼎力支持和殷切期望,不說範傑,就連文天都已經把自己看做了鬆江省的政壇新星,甚至是把自己當作接班人一樣,全力支持、扶持自己,不然也不會在這個關鍵時刻還找自己談話,如果自己就這樣不聲不響的退出,不僅是對大家的不負責,同時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更何況在這個位置時間長了,雖然每天的生活有些辛苦,可當看到那些真正得到實惠的百姓那一張張笑臉時,許立卻又感到十分自豪、十分欣慰、十分滿足。許立相信自己雖然不敢說是最好的,可至少自己從步入仕途以來卻從來沒有拿過下麵人的什麼好處,沒有對辦事人吃拿卡要,雖然不敢保證從沒有以權謀私的行為,可在大的方向上,自己沒有走錯路、沒有出過格,這也是讓下麵的幹部群眾能夠支持自己的一個重要原因。

    所以許立隻能繼續留在這個說不上是清還是濁的水潭當中,與大家共進退,直到有一天自己覺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已經能夠對得自己的良心,再退出也不遲。

    第二天一早,許立便讓崔林開車將自己送到了市委辦公樓大門前。因為時間還早,問了門衛,文天書記還沒過來。許立便在樓下等著文天書記。

    八點剛過,就看到鬆A00003號車駛進了大院。許立也忙迎了上來,車剛剛行駛到許立身邊,便停了下來。車門被從麵推開,文天從車上走了下來,回頭對司機道:“你去吧,我從樓梯走上去!”司機雖然十分驚訝,但沒敢多事兒,便開車先走了。

    文天回頭招乎許立,一起走上台階。雖然台階並不長,也就是七八級台階,可文天從來省委後,還從來沒從台階上走過,都是司機直接將車從兩邊的緩坡開到大門口。所以今天文天陪著許立一起從台階上樓,讓所有看見的人都感到十分驚訝。不少人都紛紛猜測許立到底是什麼人,當然也有認識許立的,悄悄一提起許立這個名字,所有驚訝的人當然就會閉上嘴。畢竟文天與許立的關係在鬆江也並不算是什麼秘密,既然是兄弟,那當然會享受到其他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來到了文天的辦公室,許立也十分放鬆。隨著許立在望江站穩了腳,特別是舒寧家俱落戶望江,如今望江可是全省的一塊香饃饃,許立來回跑省的次數也就多了,而許立每次來省城,除了範傑是必須看望的,文天這也是經常來,所以許立當然不會總是緊繃著。

    而文天對許立能在自己麵前越來越放鬆,也十分高興。特別是自己到省委任副書記以來,連自己的親弟弟文成在自己麵前也不像以前那樣隨意,可文天除了是領導以外,他還是個普通人,他也希望能有普通人的感情,而許立這個認下的幹弟弟能夠放鬆的跟自己交談,也讓文天找到了一絲親情。

    許立進屋後,也不用文天招呼,直接取過文天的杯子,又找來一個玻璃杯,拿過文天珍藏的好茶,為兩人各自沏了一杯茶後,才坐在了文天辦公桌對麵的沙發上。“文書記,這次有什麼重要指示,您說吧!”

    

Snap Time:2018-04-26 08:01:05  ExecTime: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