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三十八章走投無路

  
  第五百三十八章  走投無路
  下午時蘇廣元又給閆海德打去電話,想請閆海德幫自己一把,自己在望江真的是呆不下去了!別說自己都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就是個年青力壯的小夥子也受不了許立這麼折磨啊!蘇廣元知道,一旦第二次人民聽證會召開,自己恐怕也比伍副市長強不了多少,自己在望江幾十年好不容易樹立起的威信將會在那一瞬間倒塌!自己到時還有什麼顏麵麵對全市幾十萬幹部群眾,自己還有什麼能力讓大家信服!
  可沒想到蘇廣元的述苦不但沒有得到閆海德的同情,反而讓閆海德大發脾氣,斥責蘇廣元無用!不但沒有保住王定邦,現在竟還搞得自身難保!當初商定好的望江棚戶區改造項目不但沒有得到半分好處,還落得一身腥。
  其實蘇廣元那堛器D,閆海德最氣的還不是這些,就在今天上午的鬆江市常委會上,市委書記曾益竟提出也要向望江學習,增加市人大的監督作用,還派出市人大常務副主任謝歌到望江取經,如果確有成效,也要照方抓『藥』,在鬆江也要實行人民聽證製度。
  對於望江的人民聽證製度,閆海德也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根本就是給市『政府』戴上了緊箍咒,可自己有什麼辦法,這本就是市人大的職責之一,再加上全市的十一位常委除去自己和郭曉楠外,其他人根本就是與曾益一條心的想整自己,所以在常委會上,當曾益提出這個意見時,根本沒有人反對,就連郭曉楠也隻是同情的看了自己一眼,沒敢吭聲,自己孤掌難鳴,也隻能沉默是金。
  所以下午一接到蘇廣元的電話,再一聽是關於人民聽證會的事兒,閆海德還能有什麼好態度,在電話中將蘇廣元臭罵了一頓,便摔了電話。
  蘇廣元坐在辦公室堙A傻傻的坐了半個下午,硬是連動都沒動過。他在想辦法,如何才能在這次的聽證會上全身而退。可思前想後,蘇廣元也沒能找到有效的辦法。如今閆海德是靠不上了,許立也同樣看不上自己,難道自己就隻能辭職這一條路?可如果不辭職,聽證會之後,自己恐怕連在望江呆下去的臉都沒有了。
  蘇廣元此時突然懷念起許立剛到望江時的那段時光。看著許立與鄭鈞波、董陽明、史林他們鬥作一團,自己卻躲在劉洪濤的身後,坐山觀虎鬥,可在最後的利益分配中,自己雖然不敢說占到了最大的一份,卻也是僅次於許立。隻可惜,自己是一招錯,步步錯,隻因錯信了王定邦的話,才會落到今天的地步。
  不過蘇廣元又豈肯就這樣一蹶不振,就此沉淪下去,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再拚一把!蘇廣元最後還是拔通了劉洪濤的電話。對這位老領導,蘇廣元相信他不會坐視不管的,在自己最危難的時侯,希望劉洪濤能夠不計前嫌再幫自己一把!
  劉洪濤接到蘇廣元的電話,沒等蘇廣元開口,便道:“廣元啊,我等你這個電話已經等了快一個禮拜了!”
  “老書記!”蘇廣元聽到劉洪濤並沒有將自己拒之千堣坏~,反而語重心長的叫了自己一聲廣元,蘇廣元感動的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了。
  “廣元,多餘的話也不用說了,不管怎麼樣你也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當年我在鄉鎮當黨委書記,你就是我的得力幹將,這麼多年的感情,我可是把你看做我的親兄弟!雖然你走錯了一步,不過現在回頭為時不晚!”
  “老書記,我知道錯了!您說吧,要我怎麼樣,我都照辦!”
  “廣元,眼下這個情況你還看不明白嗎?雖然這次的人民聽證是由市人大發起的,可背後最大的推手是誰你不清楚嗎?就算我能幫你渡過眼前這道難關,可望江今後到底是誰的天下你還不清楚嗎?等今年人大會一開,我市人大主任的頭銜也會撤去,如果上麵看我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也許會讓我到鬆江市人大或者政協擔任個副主任、副『主席』的,到時我就算想幫你恐怕也幫不上了!如果你真的想解決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找許立,親自去和他講清楚!”
  “可、可是他能聽我講嗎?”蘇廣元知道自己前段時間有些過份,與閆海德、王定邦等人走的太近,惹惱了許立,他怕自己上門卻被許立趕出來。
  “廣元,你也太小看許立了!你以為他的目光僅僅停留在望江嗎?以他現在的年紀,恐怕鬆江市這個舞台都嫌太小,他不會故意與任何人為難,不過望江作為他的發跡地,他卻一定會將望江經營的如同鐵桶一般,隻有望江穩固了,他才能以此為跳板,不斷前進!因此如果有人在望江對他指手劃腳,他當然不能容忍,不過要是有人主動向他靠攏,我相信以許立的人品,也不會提出過份的要求,你既然想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就必須靠上一棵大樹,不然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你肯定是第一個遭殃的!
  我想你今天之所以能給我打電話,恐怕是與那方鬧翻了吧!既然如此,你更應該馬上去找許立,最好是能跟上許立步伐,將自己牢牢綁在許立這列高速行駛的列車上,隻有這樣你才能穩固自己的位置,如果時機成熟就是想再進一步也不是沒有可能!廣元,好好想想吧,錯了一次可千萬不能再錯第二次!”說完劉洪濤便掛了電話,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就看蘇廣元自己如何選擇了。
  蘇廣元放下電話,在辦公室一直坐到天黑,卻連燈也沒有開,隻是一人坐在陰暗的角落堙A不停的抽著煙,眼看一盒煙都已經抽光了,蘇廣元甚至都感到有些惡心,可他還是又拿出最後一支煙,點燃後,放在嘴堿蓮蔽漫滮F一口。
  劉洪濤的話話蘇廣元倒是聽進去了,而且他也相信劉洪濤應該不會害自己,自己眼下唯一的路就是主動向許立低頭,求得許立的原諒。可許立會聽自己的解釋嗎?會原諒自己嗎?蘇廣元心中沒底。
  

Snap Time:2018-10-19 14:46:33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