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三十六章二次聽證


    第五百三十六章  二次聽證

    “嗯,我就說我媽的擔心都是多餘的!”範玉華得意的點點頭,不過她隨即又小聲道:“就算你真的在外麵有了相好的,也不許不要我,聽見沒有!”說完範玉華逃出了許立的懷抱,去給許立盛飯。許立坐在那卻愣了半天沒有說話。

    轉眼就到了舉行第二次人民聽證會的時侯,這次不僅望江市人大主任劉洪濤與其餘各位人大副主任都來到了現場,市長蘇廣元也坐在了席前,準備接受人大代表和群眾代表的質詢。而且鬆江市人大常務副主任謝歌率市人大部分人員也列席會議,許立原本不想出現在這個場合,可謝歌親自來了,許立當然也隻有坐陪。而且這次參加會議的市人大代表和普通群眾比上次多了十倍!望江市人大的會議室根本容不下這麼多人,隻好將聽證會移到可容納上千人的望江市賓館會議室。

    這次會議不僅有望江市本地電台、電視台的記者到場,連鬆江市電視台的記者也將對會議情況進行全程錄像。如果這次會議成功,那麼望江的人民聽證會議製度將會做為望江市人大的典型事跡材料報送到省人大,甚至是報送到全國人大。

    許立一大早就陪著謝歌來到了會場,隻是因為許立至今還僅為望江市人大的副主任,劉洪濤才是主任,所以今天的會議將由劉洪濤主持,許立的唯一任務就是招待好謝歌一行人。

    對於許立的親自接待,謝歌也十分高興。謝歌當年是在副市長的位置上被調到市人大作常務副主任的,不論是葛兵還是曾益任市委書記兼人大主任,他都負責主持鬆江市人大的全麵工作,去年又被提為正廳級,可以說在鬆江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可如今全國各級人大的地位和作用卻有些尷尬。雖然按照法律規定,人大具有選舉和罷免本級地方國家機關組成人員或領導人員等,即選舉和罷免本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選舉和罷免本級最高行政官員;選舉和罷免本級人民法院院長和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選舉上一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權利。有決定重大的地方『性』事務,即審查和批準本行政區域內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預算以及它們執行情況的報告;討論、決定本行政區域內的政治、經濟、教育、科學、文化、衛生、環境和資源保護、民政、民族工作的重大事項;通過並發布決議。有監督其他地方國家機關的工作,即聽取和審查本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工作報告;聽取和審查本級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的工作報告;有權改變或者撤銷本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不適當的決議;撤銷本級人民『政府』的不適當的決定和命令等等諸多權利,

    簡單來說,以望江市人大為例,他們有選舉和罷免市長、副市長的權利,有選舉和罷免法院院長、檢察院長的權利,而且還可以撤消望江市『政府』的決定和命令。可以說市人大對市『政府』有著決對的領導權!

    在真正執行中,什麼時侯聽說過有人大去罷免省長、市長了?就是縣長恐怕也沒有罷免過一個!更何況人大主任一般都是由當地黨委一把手兼任,他們如果要收拾別人還用得著市人大主任這個頭銜嗎?望江是個例外,這是因為當時的環境造成的,不過這也隻是暫時現象,到了年底,開完市人大會,如果許立還是市委書記,百分之百會兼任市人大主任。

    就像現在許立雖然不是人大主任,可作為望江市委書記,要收拾蘇廣元,蘇廣元在望江就已經是寸步難行,還用得著市人大主任這頂帽子嗎?

    所以說人大的作用極其有限,不然也不會被大家稱為“養老院”!而謝歌在鬆江市的“養老院”已經呆了近五年時間,每天就是維持著市人大的正常運作而已,出了市人大的大門,如果人家願意理你,還把你當作領導,可人家如果不想答理你,你也是拿人家無可奈何。

    已經看透了人情冷暖的謝歌,今天在望江卻受到了最高級別的接待。別看許立現在還隻是副廳級,而謝歌是正廳,可許立不但是望江市委書記,更是鬆江市委常委,這其中可是有著天壤之別。更重要的是謝歌在望江看出了不一樣的地方,現在的人民聽證大會,可以說是將望江人大真正與全市群眾聯係在了一起,你可以不拿我們人大當回事兒,可在全市百姓麵前,別管你是市長還是副市長,不管你背後怎麼搞鬼,可現在卻都隻能老老實實的接受質詢!

    上午八點半,望江市人民聽證大會正式召開,前麵的程序如其他會議一般,讓人懨懨欲睡,可當會議主持人高聲宣布,下麵請望江市長蘇廣元同誌接受市人大代表及群眾代表質詢時,會場中的人一下子都精神了。上次的群眾質詢讓伍副市長出了醜,讓大家看了笑話,不知道今天的質詢最後會怎麼收場。

    就在大家都瞪大了眼睛時,市人大代表、望江市軸承廠的一名普通職工沈力首先站起來道:“蘇市長,俺就是一名普通工人,能當上人大代表是各位領導的抬愛!不過今年的棚戶區拆遷可是關係到俺家的大事兒,俺也就不客氣了!俺今天就是想問問,咱們市的這次棚戶改造都包括那兒?俺家住在東市場附近……”

    說到這兒,沈力轉頭對在場的群眾大聲道:“大家夥都知道,東市場那兒是個什麼樣子,別說路燈了,就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冬天走路一路滑冰走到家,夏天走路一路趟水走到家!俺們那兒不少都是三代同堂甚至是四代同堂,一大家子就擠在一個不到五十平的小屋,條件多艱苦就不用俺多說了!俺就是想知道東市場今年拆不拆遷?”

    

Snap Time:2018-01-24 19:45:10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