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二十五章小屋密謀


    第五百二十五章  小屋密謀

    “你不怕肖克找你算帳,我還害怕!不過就欠你三十五萬而已,過幾天我就會還給你,我可不想為了這麼點錢惹到那尊大佛!我還沒活夠呢!”許立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楊家。

    外麵的細雨依舊下著,打在山林間,落在小路上,整個天地都有些霧氣蒙蒙。

    許立也沒有拿傘,一個人走在回李財家的路上,任由雨點兒打濕了自己的衣服。事情到如今終於搞清了,楊立青一家為什麼會在五棵樹村這麼個貧困村一枝獨秀,他根本就是把自己家當成了地下賭場,而且還是威『逼』、恐嚇、勒索、下『藥』,無所不用其極,這種人真是該死!而楊立青能夠在這個小山村設立賭場,恐怕背後還有能人支持,不然就憑他一個小混混,恐怕早就被公安局查封了。

    而錢進竟然也甘當楊立青的幫凶,同樣罪不可恕。剛才聽錢進的話,也不難想象他在婁金縣會有多麼霸道,幾十萬對他來說竟然還是小數字!這還是黨和人民的公仆嗎?這根本就是是一隻吸血鬼,不斷吸食著國家和人民的財產!這種人如果得不到嚴懲,上對不起黨和國家,下對不起普通百姓。

    從楊立青家到李財家不過幾百米的距離,許立很快就回到了李財家。許立如同落湯雞的樣子,讓李財一家以及肖天強嚇了一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

    許立隻是一笑,將李財一家人勸了回去,又把肖天強拉到了西屋。

    “許立,你這是怎麼了?就在楊立青家呆了一晚,怎麼變得這麼狼狽?難道那個楊立青家真的是什麼龍潭虎『穴』?”肖天強關心的問道。

    “龍潭虎『穴』到是不至於,不過黃賭毒他卻占了兩樣!”許立脫去了身上的濕衣服,回道。

    看許立還有心情說笑,肖天強知道許立並無大礙,也打趣道:“看來你這次也算是享了些豔福吧!不知道這賭的又怎麼樣?”

    “豔福沒享到,一晚上欠了三十多萬,還嚐了點兒『迷』幻劑之類的東西!要不你也去試試?沒準對你還能特殊照顧,給你找來幾個美女,讓你享受一把,就算再不行,那個趙玉芝也不錯,滿足你一下應該不成問題!”

    “去你的吧!”肖天強一想起趙玉芝那臃腫的身材,胃直返酸水。“一晚上輸了三十多萬,你這也算是一擲千金了吧!有魄力!”

    “我還算少的,老錢這幾天在楊家輸了近六十萬,他是徹底陷進去了,這次下套也有他一份,而且還想要把你們三個也拉下水!那個楊立青還答應老錢,拉一個下水,就給他減五萬!”

    “難怪他這麼不遺餘力的幫忙,昨天中午喝酒,就他灌你灌的最多!怎麼樣,有什麼想法?需要我配合的話,決無二話,在咱們走之前怎麼也得把他這個毒瘤給清除掉,也不枉咱們來五棵樹村兒一趟!”

    “當然得處理掉,也還我一個清白,不然我上那兒去給他弄三十萬還他!”許立也嚴肅起來,想要抓捕楊立青幾人當然簡單,可還涉及到錢進,以及楊立青背後的人,如果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自己在楊家賭搏的錄像真流傳出去,難免會惹來非議,如果被傳到網絡上,那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許立和肖天強在小屋密謀了半天,隨後一個個電話被打出去,一張天羅地網已經鋪開。可憐楊立青一家人還自鳴得意,想著如何才能把肖天強和郭維如、孫麗也拉下水,弄到幾百萬,便可溜之大吉,管他什麼縣長、書記,還是主子、老板的,到時自己往南方那個縣城一呆,當個包租公、包租婆,一輩子不愁吃喝,小日子過得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楊立青為了不激起許立的反彈,更怕打草驚蛇,嚇到肖天強等人,所以一連幾天也沒敢上門找許立要帳,頂多就是給許立發個短信,催許立還錢。許立卻是能拖就拖,隻是保證在走之前還錢就是,讓他們安心等著。

    這天許立又接到紹德榮的電話,說已經將最近一段時間各調研組調研情況向省委組織部領導作了匯報,領導聽到匯報後,要到許立這個調研組進行視查,讓許立做好準備。

    許立忙召集全組其他成員,在李玉江家對領導視查相關準備工作開了個碰頭會。郭維如一聽又有省委組織部領導要下來視查,激動之情溢於言表。“看來上次接待紹主任,讓紹主任十分滿意,這是把咱們樹成典型了!能讓紹德榮這麼重視,那來的恐怕至少也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一級,咱們可得好好準備準備,別出現問題!”

    許立也道:“不錯,這可是關係到咱們大家前途的大事,如果真能在領導麵前再出次彩兒,那大家未來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

    “許書記,你是在說你自己吧!你可是咱們組的組長,又是全省最年青的廳級領導,這要是再進一步,我們恐怕就是拍馬也趕不上了!到時你可別忘了咱們這些在這個小山村同甘共苦過的戰友!”孫麗笑道。

    前幾天宣傳部副部長範傑突然給孫麗打來電話,對孫麗這次深入基層進行調研表示了慰問,而且話話外也十分親近,有些拉攏的意思。孫麗也不是糊塗人,雖然在部這麼多年並沒有向那位領導特別靠近,隻是安心的做著本職工作。可結果怎麼樣就不用說了,十幾年下來了,還是解決不了正處的問題,再看看那些比自己後參加工作的人,別說正處,就是副廳都有好幾個了。

    事到如今孫麗也隻能放下自己曾經堅持的原則,不媚上、不結夥,踏踏實實幹工作。如今這一套已經行不通了。所以麵對範傑拋過來的橄欖枝孫麗當然是牢牢抓住。當然孫麗也明白,範傑之所以會主動拉攏自己,恐怕還是看在許立的麵子上,不然人家一位副部長,怎麼也不會輕易給自己一個副處長打電話。

    

Snap Time:2018-07-17 21:52:29  ExecTime: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