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二十二章借酒裝醉


    第五百二十二章  借酒裝醉

    放下電話,許立心中已經有了定計。十一點多,錢進又親自來請許立等人去吃飯。大家雖然不太喜歡錢進這個人,不過看他一臉誠懇的樣子,大家也不好多說什麼,再說都已經答應了錢進,也不好出爾反爾,收拾好後,便打著傘跟著錢進來到楊家。

    一進楊立青和愛人都站在大門處迎接眾人,大家說說笑笑的進了屋子。此時飯桌上四個冷拚已經擺上,趙玉芝和楊立青又急忙去後廚忙著炒菜。

    錢進招呼大家道:“大家快請坐,飯菜一會兒就好!”說著又去屋拿來兩瓶精裝五糧『液』,笑著道:“今天是天公做美,要不然還真沒有機會把大家都請過來。許書記,今天中午喝點酒不算違規吧!”

    許立點頭道:“來這調研也有一周多了,咱們幾個既然能夠分在一個小組也算有緣,可惜的是還從來沒有好好聚過,今天錢書記坐東,給咱們創造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咱們今天可是不醉不歸!”

    錢進一聽這話,一張老臉笑得如同一朵開敗了的鮮花,五官都擠在了一起。

    大家分別坐下後,一會兒的功夫又有六個熱菜端了上來。錢進也端起酒給大家都倒滿了酒杯。別看郭維如和孫麗是女同誌,可如今要想在官場上混下去,特別是縣處一級,不會喝酒怎麼聯係上級,溝同下級?所以也沒有人扭捏著拒絕。

    楊立青和他的兩個小舅子也被錢進邀請過來一起坐陪,大家在一起推杯換盞,而錢進也看得出來,眾人對自己的印象恐怕並不好,所以錢進便頻頻向大家敬酒,借著酒向大家告罪。肖天強等人雖然不喜歡錢進,可畢竟錢進也是堂堂縣委書記,久在官場,大家都不願意輕易得罪任何人,誰知道那天就會用到人家。所以對錢進的敬酒大家也都十分給他麵子,喝了下去。

    而錢進和楊立青以及兩個小舅子的主要目標更是瞄準了許立,你剛敬完,他又端起酒杯,很快許立便喝了一瓶多白灑。肖天強在一邊看著許立麵『色』『潮』紅,有些擔心,剛想開口製止錢進和楊立青等人,卻突然被許立握住了手。肖天強一低頭,看到剛才還半趴在桌子上,用手托著下巴,微閉雙眼、醉態可鞠的許立正在向自己眨眼。

    肖天強先是一愣,才明白過來,許立不過是裝醉。肖天強雖然不知道許立這葫蘆買的什麼『藥』,但他相信許立不會隨便騙大家,一定是有什麼目的。自己當然不能當眾揭穿許立,隻好看著許立繼續演下去。

    錢進和楊立青看許立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其餘人也都基本上不再動筷,才笑著道:“非常感謝大家給我這個薄麵,等下次有機會我再請大家小聚!”

    肖天強扶起許立,道:“今天就散了吧,我們就先回去了!”說完便要扶著許立一起離開。

    錢進那能讓許立這麼輕易的離開,忙上前道:“今天許書記有些喝多了,我看要不就讓他在這休息一會兒吧,等他醒酒了再回去?”

    肖天強從開始就對楊立青不抱好感,這些天旁敲側擊,從村其他村民口中更了解到這個楊立青不是什麼好人,當然不放心把許立一個人留在這。可肖天強剛想拒絕,看似已經睜下開眼睛,腳下拌蒜的許立突然一陣幹嘔,大叫道:“衛生間在哪?”

    肖天強也顧不得再與錢進說話,扶著許立衝進了衛生間,錢進等人在外麵就聽見許立在衛生間麵陣陣嘔吐。過了半天,麵才沒了聲音,隻見肖天強推開衛生間的門,道:“給許書記倒杯水!他喝吐了!”

    楊立青忙端來一杯水遞了過來。“許書記沒事兒吧!”

    “沒什麼事,可能是剛才喝得有些太猛了,一會兒就讓許書記在你家睡一覺,醒過來就沒事了!”

    “那行,我這就上去收拾房間,要不肖處長也住在這兒吧!”楊立青熱切的道。

    “不用了,有錢書記和你們照顧許書記就行了,我一會兒就先回去了!”肖天強端著水喂了許立幾口,許立壓下了如同翻江倒海般的胃。肖天強又和楊立青把許立扶進客房,幫許立脫去厚重的外衣和鞋褲,讓許立安穩的倒在床上。沒等大家下樓,許立便已經發出陣陣鼾聲。

    肖天強苦笑了幾聲,道:“沒想到許書記酒量這麼差,下次跟他喝酒可得注意點兒,好在今天是在楊立青家,這要是在外麵,可沒地方安置他了!”說完肖天強便和郭維如和孫麗離開了楊家。

    錢進和楊立青將眾人送出大門,看到肖天強等人遠去的背影,楊立青笑著對錢進道:“錢書記,這件事情差不多成了一半,剩下的可就看你的了!如果真的成了,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

    錢進無奈的搖搖頭道:“也不好說,誰知道這個許立到底會不會上套,我當然會全力配合!”

    而肖天強和郭維如、孫麗出了楊家大門,郭維如有些擔心的問肖天強道:“許書記沒事吧?你怎麼不留下來照顧許書記?我看錢進和楊立青他們好像沒安什麼好心,要不然也不會一個勁的灌許書記!”

    肖天強小心的在泥濘的小路上走著,在這如同爛泥湯一樣的路上實在很難找出下腳的地方。聽了郭維如的話,肖天強站了下來,道:“沒事兒,你們就放心吧!剛才許書記在衛生間根本就是裝的,他恐怕比你我都要清醒!他跟我說他就是想看看錢進和楊立青他們到底搞的什麼鬼,要不然我還能真把許書記扔給他們不管啊!”

    “裝的?”郭維如和孫麗十分吃驚,剛才親眼看到許立喝了一瓶多白酒。“許書記真的沒事?他也太能喝了吧!”知道許立並沒有喝醉,大家也就放心了,肖天強先把兩位女士送回家,自己也回到李財家。剛才大家雖然沒許立喝那麼多,可也有了三五分醉意,回去後就上炕休息了。

    許立在楊立青家躺在床上這一睡就是五六個小時,直到錢進推門走進客房,輕輕喚醒許立。“許書記?許書記?”

    

Snap Time:2018-07-20 08:52:55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