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二十一章錢進請客


    第五百二十一章  錢進請客

    大家坐在一起剛剛研究出一個大綱,便見到錢進推門進來了。今天的錢進精神明顯好了一些,不過麵『色』還是有些蒼白。大家雖然都對錢進有些意見,但是卻不好意思明說,更何況大家也都不是二十來歲的憤青,都是在官場『摸』爬滾打十幾年,與錢進也沒有什麼本質上的矛盾,隻是看他的為人處事不順眼而已,這點兒表麵文章還是要作的。

    大家見到錢進,都熱情的打著招呼,許立還特意將錢進讓到炕上。錢進聽說大家在研究調研報告,一臉愧疚的道:“真是對不起大家,本來說好的,這個調研報告由我來寫,可這身體卻突然垮了,辛苦大家了!”

    “錢書記,不用這麼客氣,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好好保養身體,咱們以後交往的時間還長著呢!”許立也有些口是心非,大家也都明白,出了五棵樹村,也許許立和肖天強以及郭維如、孫麗之間的友誼還能夠繼續,可錢進早就已經被大家排除在這個小圈子以外了。

    “許書記,今天正好下雨,也幹不了活,我特地請楊立青進城幫我買了些菜,大家要是真的還拿我當朋友,今天中午我請客,咱們在楊立青家好好喝點,算是我向各位陪罪!”

    聽了錢進的話,大家先是一愣,不知道錢進這葫蘆買的什麼『藥』,怎麼突然想起要請客,不過錢進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大家也不好意思拒絕,許立也隻好代表大家答應了下來。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十二點開飯,大家一定要去啊!我先回去準備準備!”錢進說完便告辭了。

    錢進走後,大家坐在炕上也沒有心思再繼續討論那個調研報告,而是坐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心中都有滿腹的疑問,可卻因為現在大家還沒有達到那種無活不談的程度,如果自己提出意見,被人泄『露』給錢進,以後可就不好說話了。

    最後還是肖天強直脾氣,而且他也明白自己有叔叔撐腰,就是說錯了,誰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再說就算真說錯了,還有許立在旁邊幫襯,沒什麼大不了。“你們說這個錢進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想起請咱們吃飯,我怎麼感覺他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肖天強說完看著郭維如。這幾天與許立一鋪炕上住著,兩人的關係已經算是知己朋友,不需要許立再表明態度,反而是郭維如和孫麗兩人借住在李玉江家,幾天下來,兩人明顯形成了以郭維如為首的一個小團體,孫麗一般時侯都是聽郭維如的意見。

    郭維如也知道肖天強這是想聽自己表態。微微一笑,拉著身邊的孫麗笑道:“錢書記這個人我以前就是在省開會時見過幾麵,並沒有深交,不過他這個人還有些能力,婁金縣這幾年在他的帶領下發展的也比較快。如果隻是錢進請客,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那個楊立青一家人我卻沒底,能在五棵樹村這麼個貧困村建起一棟小別墅,而且那天還大鬧李財家,得知了咱們的身份後,竟不惜下跪,乞求原諒,這種能龍能蟲的人,恐怕不簡單!”

    孫麗也『插』言道:“我和郭姐也曾問過李玉江家,那個楊立青家憑什麼能夠發家,可李玉江一家人卻言語不詳,好像十分怕這個楊立青,隻是說他們一家人沒有好人,還讓我和郭姐最好離他們家遠點兒!”

    見大家都開口表了態,明顯都對錢進和楊立青一家人請吃飯的目的有些懷疑,許立也道:“咱們既然已經答應了錢書記,也不好爽約,不過咱們這幾個人也不是什麼軟柿子,別說在這麼個小山村,就是在省城想要動咱們的人恐怕也得想想清楚!也許錢進隻是真的心生愧疚,想表達一下歉意,中午時咱們就見機行事吧!”

    大家聞言也確實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隻得到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不過許立雖然不懼怕錢進和楊立青等人,但為了以防外一,許立還是找了個借口到外麵拔通了範傑的電話,想看看範傑知不知道這個錢進,詢問一下這個錢進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眼下許立已經看明白了,這個錢進恐怕是已經掉進了楊立青這些個狡猾農民的圈套,一時間無法自拔。如果這個錢進為官清廉,是個肯為老百姓幹事的好官,許立也不介意拉他一把。如果相反,是個怨聲載道、無所作為的昏官、貪官,許立當然更不介意在後麵再推他一把,讓他從此萬劫不複。

    可範傑剛從鬆江調任省委宣傳部,對錢進這人也不熟悉,並沒有打過交道。加上婁金離鬆江過遠,屬於黃崗市管轄,而黃崗市的市委書記、市長又與省長走得比較近,跟範傑身邊的朋友沒什麼交情,就更不好打聽錢進的事了。

    許立放下電話,想了想還是拔通了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田立業的電話。作為組織人事部門,對全省各縣市的主要領導當然都比較熟悉。不過許立並沒有敢直接說出打探錢進情況的目的,隻是先隨便聊了聊,又匯報了這次調研的收獲和問題。最後才好像在不經意間提起了跟自己組的幾個人,話題也最終落在了錢進身上。

    田立業沉浸官場幾十年,對於許立的這種弦外之音還能不明白?因為有胡家村胡老爺子的關係,田立業又十分看好許立,所以也不介意給許立一些暗示,雖然沒有明說,可提起錢進,還是道:“錢進原本還是個能夠堅持黨『性』原則的好同誌,不過這幾年婁金的經濟發展快了,他也有些放鬆了對自己要求,希望他能盡早『迷』途知返吧!”

    許立聽後立即就明白了,這個錢進恐怕是已經真的掉進錢眼兒了,不然田立業也不會這麼說。省的主要領導大致分為三派,而田立業即不是書記派也不是省長派,屬於第三方,隻是靜觀另兩方的起起落落、浮浮沉沉,連田立業都這麼評價錢進,那這個錢進恐怕真的是不可救要了。

    

Snap Time:2018-07-19 19:57:50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