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一十六章領導視察


    第五百一十六章  領導視察

    在吉山縣境內,四周都是大山,特別五棵樹村根本就是被大山包圍在其中,這些天跟著李財和李玉山家種地,就是從村子走到地頭就得大半個小時,而且還全是山路,所謂的地也隻是在比較緩的山坡上開出的一片片不大的地方。更氣人的是因為這地勢比較陡峭,拖拉機等現代化農業器械根本就用不上,隻能全靠人來幹,頂多再加上一頭老黃牛。通過這幾天的了解,許立等人知道,這種情況並不僅僅在五棵樹村有,在整個吉山縣大多數地方都是如此,既無先進的工業,連農業也發展不起來,所以吉山縣才會成為全省有名的貧困縣。

    晚上許立也沒有再去找錢進,既然他已經將自己劃出了這個小團體之外,自己還能每天將他硬綁到田間地頭不成,強扭的瓜不甜,就由他去吧,反正半個月也很快就過去了,等這次調研結束,自己與錢進也不會再有什麼聯係。

    不過肖天強、郭維如和孫麗為人都不錯,值得深交。畢竟自己能有今天的地位也全是靠自己一點點的闖出來的,如今也已經在鬆江省編出了一張關係大網。不過這張網卻沒有人會嫌小,如果能將肖天強等人也都拉進這張大網中,對自己的將來發展當然是百利而無一害。

    但是想要人家對自己交心,那自己首先得先坦誠相待,起碼有些忙能幫還是要幫的。肖天強根本不用自己費心,郭維如聽肖天強說是省人大某位副主任的千金,這兩人都是有背景的,根本不用自己『操』心。反而是孫麗,好像並沒有什麼來曆,是十幾年前省委組織部麵向社會公開招考公務員時錄用的,這些年下來,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今天的位置。對於孫麗,許立倒是有心幫他一把,有範傑在省委宣傳部,將孫麗扶正,也就是範傑一句話的事。如果能因此拉攏到孫麗,憑孫麗這些天表現出來的能力,將來必定會有所圖報。

    因此許立便拔通了範傑的電話,將自己的意見告訴了範傑。對於許立的建議,範傑還是十分重視的,如今的許立可不是當初的普通公務員,在鬆江也算得上是一方諸侯,同時範傑對許立的識人本領更是心中有數,能讓許立看中的人,決非等閑之輩。

    再說範傑到省委宣傳部雖說隻有幾個月,卻已經深刻體會到這的水比鬆江市要深得多,競爭更加激烈。不說各處室的處長、科長,就是普通的科員基本上也都有各自的靠山,聽許立說起這個孫麗並沒有什麼背景,能力又不錯時,範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拉攏到孫麗,也能使自己在部的話語權更有份量。

    一晃半個月的調研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在這些天中許立帶著肖天強和郭維如、孫麗基本上每天都會輪流跟著李財和李玉江兩家人下地,隻有錢進自從搬進楊立青家後,別說下地幹活,就是想看他都很難,每天就呆在楊立青家,根本看不見影兒。對此許立也懶得管他,隻要他不出什麼意外,他願意幹嘛就幹嘛去吧。

    直到這天晚上接到調研組組長紹德榮打來的電話,明天上午他將來五棵樹村看望許立等人,許立才再次到楊立青家登門拜訪,讓錢進也有所準備。

    可當許立在楊立青家看到錢進時,錢進的樣子確實讓許立大吃一驚。錢進年紀雖然比眾人都大一些,可他平時十分注重穿著保養,看上去也就四十六七歲的樣子,可現在的錢進雙目無神,頭發蓬『亂』,特別是眼袋低垂,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幾歲。

    “錢書記,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病了?要不咱們馬上去醫院吧,有病可是耽擱不得!”許立坐在了錢進身前,拉著錢進道。

    “沒事兒!咳、咳、咳……”剛說幾個字,錢進便忍不住咳嗽起來,好像要把肺子都要咳出來似的。許立在一邊忙幫錢進輕輕的敲著背。“沒事兒、就是、就是前幾天受了些寒,這幾天煙又有點抽多了,一會兒就好了!”錢進解釋道。

    “錢書記,你得注意休息啊!正好明天紹德榮組長要過來看望大家,你就跟他一起回縣好好看看,有病可千萬不能拖,越拖會越嚴重的!”

    “明天紹組長要過來?”錢進驚訝的道。這幾天許立等人是沒有再過問過自己的事情,可紹德榮一旦過來了,如果許立等人打自己的小報告,自己可如何是好。就算許立等人給自己麵子不說,紹德榮這次來也一定會到大家借住的農戶家了解情況的。到時自己的問題不是就全暴『露』了嗎!

    “許、許書記,我、這些天也沒有……”

    “沒事兒,紹組長過來時,我會跟他說明情況的,你身體不好,還能堅持在村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我想紹組長也不會不近人情!”

    “許書記,希望您能幫我多美言幾句。”錢進一著急,對許立連“您”這樣的敬稱都用上了。

    “好了,這天也不早了,錢書記你早點休息,我就先回去了!”許立說完告辭回到了李財家。

    而許立剛走出大門,錢進剛才身上好不容易聚起的一點力氣,一下子就散了,整個人如同一攤爛泥一般倒在沙發上。片刻功夫,楊立青送走了許立進屋看見錢進的樣子,笑道:“錢書記,走啊,咱們再去『摸』幾把,你也好翻翻本!”

    錢進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搖頭道:“不行了,年紀大了,這幾天又沒睡個好覺,已經累得實在受不了了,明天紹德榮還要來檢查工作,我怎麼也得好好休息一晚,不然明天那有精神應付檢查!”

    “那好,那我就不打擾錢書記休息了!不過這幾天您欠的錢,您看什麼時侯能還上啊!”楊立青說著從兜翻出一個小賬本,遞給錢進。

    錢進開始躺在那隻是隨意的看著,可看著看著便一個機靈坐了起來,指著楊立青質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我記得我隻在你手借了不到二十萬,這、這怎麼會有四十六萬的欠款?”

    

Snap Time:2018-07-20 05:01:26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