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一十四章錢進賭博


    第五百一十四章  錢進賭博

    大家跟著曹傑和趙玉芝一進屋,卻發現這個二層小樓雖然不算太大,可麵的裝修卻是夠上講的,而且鋪著地熱,一進屋脫了鞋都能感覺到地上有些燙腳。再看看四周的擺設,別說是在農村,就是在省城能買得起這麼豪華家俱、家電的人恐怕也不多。

    楊立青也係著圍裙從廚房出來跟大家打個招乎,便又回去做菜去了,留下曹傑和趙玉芝招待大家。趙玉枝端著兩個裝滿了南果梨、金桔還有小西紅柿和富士蘋果的果盤走了進來。“許書記,這個梨挺好吃的,您嚐一個!”說著遞給許立一個南果梨。許立也不好拒絕,隻好接過來放在茶幾上,“謝謝嫂子!”

    “大家都吃!別見外,就把這兒當家就行!”曹傑接過果盤給大家分著水果。趙玉芝則回到廚房幫著忙活。

    當著曹傑的麵兒,大家也不好聊什麼敏感話題,安靜的看著電視,對電視的人物隨便說幾句,總算是沒有太過冷場。好在飯菜一會兒就好了,十個菜擺了滿滿一桌子,最後從廚房出來的楊立青摘下了圍裙,招呼大家道:“大家快請坐吧,在這山溝也沒什麼好菜,大家見諒!”

    曹傑作為楊立青的朋友,當然要幫楊立青說幾句好話。“立青今天可是用了點兒心思的,大家都嚐嚐他的手藝!”

    大家就算不給楊立青麵子,也得給曹傑幾分薄麵,紛紛落坐後,倒滿了酒。楊立青再次鄭重道歉,並且連喝兩杯,大家也都一飲而盡,昨天晚上的衝突就算是翻過去了,至少表麵上是這樣,至於大家心是怎麼樣的,卻實在是不足為外人所知。

    在楊立青的刻意討好下,一頓酒席吃得雖算不上皆大歡喜,但也總算波瀾不驚,唯有錢進隻喝了半斤左右白酒竟然就有些多了,酒席結束,大家坐在沙發上聊天,他竟然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許立和肖天強本想把他背回李財家,可楊立青一個勁的道:“別麻煩了,外麵天這麼冷,別把錢書記吹感冒了,就讓錢書記在我家休息一會兒吧,要是天晚了,就在我家睡一宿,我家客房多得是!”

    許立等人也沒多想,以為錢進這幾天累著了,留在楊立青家就留下吧,也許用不上天黑他睡醒了,自己就回去了。

    可許立和肖天強等了一晚上也沒見錢進回來,第二天大家下地,一直幹到九點多了,也不見錢進的身影。

    趁著休息的時侯,許立對肖天強道:“錢進還不過來?他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肖天強拿著孫麗遞過來的『毛』巾擦擦頭上的汗,道:“他能有什麼事!可能是昨天晚上喝多了,沒緩過來!”

    “肖哥,要不你回去看看,在山上手機也沒信號,聯係不上錢書記,他可別出了什麼意外!”許立有些擔心的道,如果錢進真出了什麼事,自己這個組長可不好向上在交待。

    “那好吧,我一會兒回去看看!”大家休息了十幾分鍾,許立和郭維如、孫麗又拿起了鋤頭下地幹活,而肖天強則回村去看錢進。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肖天強卻一個人鐵青著臉回來了。許立一看肖天強情緒不對,忙上前問道:“肖哥,怎麼了?錢書記沒事吧!”郭維如和孫麗也過來關切的道:“是啊,錢書記怎麼沒一起過來!”

    “錢書記?那個錢書記算是掉進錢眼了!”肖天強咬牙切齒道。

    “到底怎麼回事?”

    “那個錢進正跟楊立青和他兩個小舅子在那兒打麻將呢,桌上還擺了一遝子錢!我看著就來氣,也沒跟他說話,轉身就回來了!”肖天強想起這事兒就來氣,自己幾個人在地麵朝黃土背朝天的累的要死,可錢進倒好,不但擺起了老資格,不下地也就算了,竟然還跟那幫人打起麻將,這還是個縣委書記該幹的事兒嗎?這不是給自己這個調研小組『摸』黑嗎?要真論資格,別說許立,就是在這的這幾個人那個比那個錢進差?那個錢進眼看就是要到站的人了,而自己幾人年紀最大的就是自己,也不過剛剛三十四歲,將來前途不可限量,他錢進憑什麼在那以老買老!

    “算了、算了!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再說他年紀大了,你也犯不著為了這事兒生氣!等晚上我去看看,勸勸他,別跟老楊家的人混在一起,老楊家人恐怕不怎麼樣,我怕老錢跟他們交的深了會出事兒!”

    在楊立青家的客廳,錢進、楊立青還有楊立青的兩個小舅子趙老大和趙老二人正圍坐在一起打著麻將。楊立青『摸』直一張牌,看了看,順手扔了出去。

    “胡了!”錢進大笑著推倒了牌。“小楊,真是不好意思,又是你點炮!”

    楊立青數出幾張百元大鈔遞給錢進,道:“錢書記今天點子可真好啊!這都坐了幾莊了!好像有五六莊了吧!”

    “沒有、沒有!”錢進將錢取過來,笑道:“那有那麼誇張,這才第四莊,不過借你吉言,我就坐他五加六一十一莊!”

    “錢書記,剛才那個肖處長過來沒事兒吧!要不您過去看看……”楊立青話說半截,看著錢進的表情。

    錢進聽楊立青提起肖天強,正在碼牌的手不由得一頓,臉上也不見了笑容,過了一會兒,錢進才道:“沒事!他也管不到我,咱們接著玩咱們的!”錢進嘴上說沒事,可心也在打鼓。

    肖強自己當然不懼,可自己顧忌的是許立。雖然許立年紀不大,頂多跟自己兒子同齡,可人家卻是副廳,再說又是這個調研小組的組長,如果調研結束時,真向省委組織部打自己的小報告,自己恐怕也好過。可自己要是現在就走,那也太沒麵子了,那不是說自己怕了許立和肖天強?再說自己從昨天晚上現到現在已經贏了三四萬了,這麼好的點子要是沒了,自己不後悔死!

    楊立青還要說話,一邊打麻將的趙二『插』言道:“錢書記說沒事就是沒事,快打牌!我都輸了一萬多了,還不讓我往回撈一撈啊!”

    

Snap Time:2018-07-19 21:41:35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