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零九章囂張立青


    第五百零九章  囂張立青

    可許立的這個意見卻被兩名女同誌給否決了。孫麗和郭維卻執意兩人自己一組,說是女同誌在一起方便一些。許立雖然是組長,不過也不好管的過寬,隻好同意了兩人的想法,由兩名女同誌組成一個小組,中李玉江一家人,自己則和肖天強、錢進跟著李財一家下地幹活。分好組後,大家便又跟李玉江和李財兩家人說明了情況,跟著兩家人一起到了田間地頭,開始了春耕。

    眾人本就是城人,什麼時侯種過地啊!跟著李玉江和李財兩家人又不好叫苦,隻能咬著牙跟著幹活,這一天下來都累得腰酸腿疼。特別是錢進因為年紀大了,一回到李財家連晚飯也沒吃,倒在床上便睡。第二天一早更是覺得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了一樣,根本無法再繼續跟著下地幹活了。

    許立也知道錢進這是因為近些年缺乏鍛煉,加上年紀也大了,身體素質沒有辦法跟年輕人相比,便勸錢進道:“錢書記,你今天就好好在家歇歇吧,這些體力活我們這些年青人就行,等你好了,就留在家撰寫咱們組的調研報告。”

    錢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畢竟自己這次來調研隻是為了增加資曆,可不是來拚老命的,要是真累出個好歹來,可就得不償失了。

    晚上許立又與其他三人開了個小會,決定將兩個小組並為一組,一方麵方便互相照顧,另一方麵也方便大家在幹活時一起研究研究這個調研報告應該如何入手,如何展開。這回大家都同意了,僅是一天的勞動就讓大家都好像被扒了層皮似的,大家在一起總算能有個照應,免得發生什麼意外。

    錢進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身體好了一些,雖說也跟著兩組人下到地,可隻是在田間地頭坐著跟大家聊天,了解情況,為撰寫調研報告收集素材。

    一連三天的勞作,讓大家都深切的體會到了農民的辛苦,麵朝黃土北朝天,一顆汗珠摔八瓣,確實就是這些普通農民的真實寫照。隻是三天下來,連許立都感到有些累了,就更別提其他人了。孫麗原本剛到村時晚上還有些失眠,可從第一天下地幹活開始,每天收工回到李玉江家,吃過飯躺在炕上便能睡著。郭維如原本還有些小潔癖,在家時每天至少要洗十幾二十次手,可現在剛剛拿完鋤頭的手,再拿起饅頭也同樣吃得更香。

    至於肖天強則不斷的跟許立叫著:“這才是最簡單、最質樸的生活!每天不需要勾心鬥角,不需要計較得失,隻希望老天爺能夠風調雨,看著自己種下去的種子能夠破土發芽,盼望著秋天能有一個好的收成!”

    許立看著三人的表現,知道三人都在這個普通的小山村經受了一次心靈上的洗禮,讓他們暫時拋去了在繁華都市中的浮燥,而是溶入了山村樸實的生活。這不僅對三人以後為官有著不小的助益,能讓他們理解那些貧困群眾,特別是農戶的苦與樂,可以與他們同呼吸共命運,真心幫他們解決問題,真正取得普通百姓的支持。

    同時對他們的為人品『性』更是一次不小的衝擊,可以讓他們在物欲橫流的社會當中,在關鍵時刻回想起山村的這段生活,才能更好的把握自己。

    這天晚上許立跟著李財一家人吃過晚飯,便先回到了西屋,剛拿起電話,想趁著錢進和肖天強還沒回來,與範玉華聊聊天,說說貼己話,突然聽到大門外有響聲。許立往外一看,卻發現有一輛破舊的越野吉普車正停在大門外。許立原本還以為是縣誰來了,可吉普車卻車頭正對著大門,兩邊的『射』燈直『射』進李財家的小院內,車喇叭響聲不斷,震得李財家的玻璃都跟著嗡嗡作響。

    別說縣來人,就是一般人也不會這麼囂張。許立忙放下電話,推門走了出來。隻是車燈實在太亮,許立隻能隱隱約約看到對麵的吉普車車門被打開,一個人一手把著車門,身子探到車外。

    這時東屋的李財兩口子和錢進、肖天強也都走了出來。沒等大家開口,對麵已經有人用車載喇叭在那叫道:“喲,今天怎麼這麼多人啊?李財,你不會是知道今天爺要來,特意找了幫手吧!”其中調侃的意思,大家都聽得出來。隻聽那人突然話鋒一轉,嚴厲的道:“不過我告訴李財,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就算你把天王老子找來,也沒什麼好說的!”

    許立等人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不好冒然『插』話。李財這時已經走上來,搓著手,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許立等人道:“對不起,你們先進屋吧,我欠他點兒錢,他今天是來要帳的,我去跟他說說!”

    肖天強從小到大這麼多年,從來都是爺字輩,什麼時侯有人敢在他麵前自稱爺的!對於這種不知深淺的人,肖天強已經不知道踏了多少個了,沒想到今天在五棵樹村又遇到這麼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肖天強剛想發威,卻被許立一把拉住,道:“何必跟這種人一般見識,那不是丟了份兒!讓李財自己去說吧,如果他解決不了,咱們現出麵也不晚!”

    肖天強隻好忍了下來,不過對於這些人的囂張氣焰還是感到有些不忿,所以他也沒有回屋,而是站在房簷下,冷眼看著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麼。

    李財小心的走到大門口,打開大門,來到車前。許立等人因為離的較遠,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不過還是能聽到站在車上那人不斷的對著李財大喊大叫,而李財就好像一隻哈巴狗似的,低著頭,不斷的哀求著什麼。

    肖天強忍不住問李財媳『婦』道:“車上到底是什麼人?你們怎麼會欠他們錢的?”

    李財媳『婦』麵『露』難『色』,咬了咬嘴唇,最後還是道:“車上那個人就是楊立青!”

    “楊立青?就是那個二層小樓的主人?”肖天強問道:“他們是你們一個村上的嗎?至於這麼囂張嗎?你們又怎麼會欠他們錢的?”

    

Snap Time:2018-08-19 10:22:40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