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零二章小財神爺


    第五百零二章  小財神爺

    客車直接駛進吉山縣『政府』賓館,而在這朝鮮自治州組織部長連君發以及吉山縣委、縣『政府』等五大班子在家的各位領導早就等待多時。看到客車駛過來,這些人才終於長出口氣,暗道:總算是安全到達了!

    車剛剛停穩,連君發便急忙迎上來,歡迎眾人。紹德榮第一個下了車,連君發緊緊握住紹德榮的手,感歎道:“你們可算是安全的到了,辛苦了!這一路上不好走吧!”

    紹德榮笑道:“再難走你們還不是要經常往來於這條路上!再說辛苦的不是我們,是司機師傅,不過說真的,餓到是真的!”

    連君發忙道:“快請進!飯菜早就準備好了,就等你們到了就開飯了!”

    紹德榮又與吉山縣的各位縣主要領導一一握手,表示慰問。另一邊連君發也與車上依次下來的各位同誌表示歡迎。

    眾人被迎進了吉山縣賓館的包房內,兩桌酒宴早已經備好,四個涼菜都已經擺在了桌上。眾人按照級別、身份各自落座。連君發小聲問紹德榮道:“紹主任,咱們都喝點白的?”

    “要不就少來的啤酒吧!這一路上不少老同誌都有些暈車了,再說下午還要深入到基層開始調研,總不好搞得一個個都酒氣熏天,讓下麵的同誌笑話!等咱們調研結束時,咱們再好好喝點兒,不醉不歸!”紹德榮作為省委組織部調研處的處長,經常下基層調研,當然知道下麵的同誌總是認為酒沒喝好,工作就是沒有幹好,紹德榮雖然不喜歡這個論調,可這卻是各地普遍存在的一種風氣,自己雖然也注意自製,可這種眾人皆醉我獨醒反而讓自己招到了不少罵名,說自己是假清高。最後也隻好隨波逐流,該喝時就喝,該克製時就克製。

    “那也行!不過咱們可說好了。”說完連君發又對其他人道:“你們都給我做證,到時可不許抵賴!”

    隨後紹德榮又利用上菜前的空隙,將此次參加調研的同誌一一向連君發和吉山縣的領導作了介紹。連君發聽後站了起來,大聲道:“首先我代表朝鮮自治州委書記金申成和州長張金瑞以對各位同誌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我們本來還準備了一個簡短的歡迎儀式,原計劃張州長也要到會講話的,不過韓國昨天來了個訪問團,金書記和張州長都去陪客人了,金書記和張州長讓我代表他們給大家說一聲:對不住大家!不過在大家調研結束時,金書記和張州長都會親自來吉山給大家餞行。考慮到這一路上大家都辛苦了,我和紹主任也是老朋友了,就不搞那些花架子,我代表金書記和張州長給大家倒杯酒,以表歉意!”

    說完連君發拿起酒離坐為在坐的各位同誌倒滿了酒杯,而吉山縣委書記崔則剛和縣長李玉婉跟在連君發身後幫著倒酒。

    等眾人酒杯都倒滿時,菜也上齊了。連君發端起酒杯,大聲道:“請大家共同舉杯,為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幹杯!”

    酒宴過後,已經是下午兩點左右,眾人在賓館客房小憩了一會兒,便按照事先分定的四個小組,在吉山縣領導的帶領下分赴到吉山縣各貧困鄉鎮,開始為期半個月的調研工作。

    許立被分在第一組,並被任命為組長,將下到吉山縣參窪鄉五棵樹村進行調研。第一組共有五名同誌,包括省財政廳的肖天強以及婁金縣委書記錢進、固南縣長郭維如、省委宣傳部宣傳處副處長孫麗。負責送許立的是吉山縣委副書記董軍。三輛車一路行來,在縣城到參窪鄉的路還好些,可接上了參窪鄉黨委書記曹傑後,剛行出幾地便下了正道,駛進了一條坑窪不平的鄉村小路。

    坐在第一輛車上的董軍一手把著車內的安全把手,一邊回頭向坐在後麵的許立和肖天強歉意的道:“不好意思,讓兩位受苦了,我們縣實在是財力有限,雖然這兩年省大力抓農村的鄉路工作,可我們是有心而力不足,去年一年,僅僅保證將水泥路通到各鄉鎮『政府』所在地,至於各村還得慢慢修!”

    許立對此卻無所謂,吉山縣因地理環境所影響,經濟欠發達,『政府』財力有限,再說這修路更是一個燒錢的活兒,特別是吉山縣四周群山環繞,能將水泥路修到各鄉鎮『政府』便已經是個了不得的工程了,至於說修到各村,別說三五年,就是三五十年恐怕也不可能實現。

    董軍正說著,車又駛進了一個路上的大坑,整個車都仿佛被顛了起來。一邊的肖天強一時不防,整個人都騰空而起,頭一下子撞在了車頂,疼得他大叫一聲。

    許立卻在一邊打聞道:“肖哥,你這個小財神爺是不是能夠想想辦法幫著解決決這個路的問題!俗話說要想富先修路!咱們到吉山縣調研一次,總得留點兒念想兒,你要是能在這兒為參窪鄉修條路,可就是功德無量了,而且還能保證你下次來不會撞到頭!”

    “得了吧,就我還什麼財神爺!我可是聽說你才是名副其實的招財童子,特別是招商引資你可是最有一套!有你這位招財童子在,我算什麼啊!”肖天強這幾天已經與許立熟識,再說兩人不論是身份還是背景都相差無幾,交談下來又頗有共同語言,所以兩人已經可以算是朋友,說話間便也沒那麼嚴肅。

    “我就算是招財童子,還不得在你這位財神爺的統一領導下!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你真能把路修通了,我就能保證給他們招一個企業到五棵樹村!”

    “好啊,你就是將我的軍啊!不過這修路的事兒是交通廳的事,錢也早就已經拔到交通廳了,我也不好開這個口,等我回去再問問!”肖天強並沒有把話說死,畢竟修路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剛才就聽董軍介紹過,從剛才下的水泥路到五棵樹村還有近三十路,這要是修下來,沒有個幾百萬恐怕解決不了問題。要是以肖天強的身份真想幫忙,誰都會給他點麵子,可自己與這個偏僻小山村的人無親無故的,沒有必要為此欠個人情。

    

Snap Time:2018-04-24 10:50:24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