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五百零一章山陡路險


    第五百零一章  山陡路險

    由省委組織部組織的簡短歡迎儀式結束後,大家紛紛就座,等待就餐。此時眾人更加見識了許立在領導心目中的位置,組織部長秦家平竟特意將許立叫到自己身邊坐下。雖然按照身份、級別來說,在這一桌上的領導,除了秦家平部長就隻有副部長趙建群,其餘都是處級領導,許立確實有資格坐在秦家平身邊,可資格是資格,能夠讓秦家平親自招呼許立,這其中的意義卻又不一樣了。另一桌上則是副部長田立業、組長紹德榮坐在主位,十名組員分別就坐。

    因為有秦家平、田立業等領導在場,所有人都比較克製,對於主辦方特備的精裝五糧『液』,大家也隻是淺嚐即止,生怕在領導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而許立雖然坐在秦家平身邊,卻表現的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即使坐在一邊因為王定邦一事對許立略有不滿的趙建群,也不得不佩服許立確有大將風度,決不是王定邦那種二世祖可以相提並論的。

    一頓飯下來,氣氛比較沉悶,不過許立卻也不是一無所得,這場宴會上唯一的收獲便是與坐在自己下首的省財政廳預算處處長肖天強交上了朋友。雖然目前還隻是點頭之交,不過兩人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錯,交談中也十分合得來,相信在隨後半個月的調研中感情必將進一步得到鞏固,能夠真正成為朋友也說不定。

    經過一夜的休息,第二天一早,十九名組員再加上帶隊的組長紹德榮一共二十人乘坐著一輛豪華大巴駛向了全省有名的貧困縣吉山縣。

    吉山縣地處鬆江省偏遠山區,經過五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後,一進入吉山縣境內,便幾乎全是盤山路,最窄的地方甚至隻能剛剛容兩車錯車,從車窗望出去,路邊幾十米深的懸崖幾乎看不到底,有時翻一座山連拐七八個彎也是常事,大家不禁紛紛對路況表示擔憂。要知道這一車坐的可都是鬆江省最有前途的處級官員,僅是縣區一把手就有十人之多,如果真出了事,恐怕全省的政局都會因此而變動。

    剛才還昏昏欲睡的眾人也都被這驚險的路況驚醒,不少人更是緊緊把住座椅,生怕車子出現什麼意外,自己也好自救。

    紹德榮也看出了大家的緊張,安慰大家道:“大家放心吧,咱們司機師傅就是吉山人,這條山路已經跑了二十幾年,大家不要擔心!”

    坐在許立身邊的肖天強大聲道:“師傅,還有多遠啊?這路是不是都是這種盤山路?”

    “還得一個小時左右吧,這還沒到最險的地方,我們吉山可是有一道嶺號稱十八盤,僅是上那一道嶺就有十八道彎,一會到了我叫你們,你們也看看!”

    “司機師傅,你可悠著點,像我們這些年輕人沒事,你可得照顧點老同誌,不然小心他們找你們縣領導,給你小鞋穿!”肖天強打趣道。

    司機當然也知道車上這些人的身份,連道:“那是、那是,你們放心吧,我會小心!”說著車速真的又慢了一些,照這個速度趕到吉山恐怕就得一個半小時了。不過車上眾人卻沒有人反對,畢竟還是自己的小命要緊,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容易嗎?可別因為一時著急斷送了大好前程。

    許立雖然沒有開口,不過對肖天強的話也是微微一笑。經過昨天晚宴上的交談,肖克強今天早上一上車便自來熟的坐在了許立身邊的坐位上,這一路五個多小時下來,兩人聊得十分投機,許立對肖克強也算是有些了解。肖克強今年也不過三十二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侯,在財政廳預算處的位置上也已經幹了三年,這次調研之後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另有重用,畢竟作為省公安廳長肖克的侄子,發展又豈能慢得了?

    肖天強跟司機師傅說完話,轉過頭來對許立道:“老弟,看你怎麼一點也不緊張,你來過吉山?”

    許立搖搖頭,雖然同在一省,可許立兩輩子加在一起也沒到過吉山這個偏僻的省級貧困縣,不過對於這的路況許立卻根本沒放在眼,比這再險十倍的地方,自己也曾開車走過,而且一路就沒低過一百邁!就算退一萬步講,車的真的開進了懸崖,許立也有信心保住自己的小命,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肖哥你就放心吧,司機師傅開得這麼穩你擔心什麼!”

    肖天強卻搖搖頭,道:“光是咱們車上的司機師傅開得穩有什麼用?要是真來個二愣子,硬往咱們車上撞,咱們有什麼辦法!再說這還沒到最險的地方都這麼嚇人,你說一會到了那個什麼十八盤還能什麼樣?”

    許立卻是一笑道:“肖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越是險的地方越是安全,不信你問問師傅,在十八盤上出過幾次車禍?恐怕過了十八盤的平路才是車禍多發地帶!”

    沒等肖天強去問,司機師傅已經聽見了許立的話,笑道:“這位小哥說的沒錯,這十八盤上一年頂多不超過五起車禍,近幾年更是一年不到兩起,那還都是大雪天的時侯,不過過了十八盤,在一段平坦的四車道上,每年的車禍卻至少有十幾起,你說這邪不邪門!”

    “這有什麼邪門的,在十八盤上誰敢大意,不過一過了十八盤,難免有些懈怠,當然容易發生車禍了!”許立剛剛一提,肖天強便已經反應過來,在後麵接道。

    “可不就是這個理嘛!”司機司傅一拍大腿叫道。

    客車很快就行駛到了十八盤,在險要的盤山路上司機駕駛著客車小心冀冀,不敢有半點馬虎,而車上的眾人透過車窗看著窗外遠處的莽莽大山,路邊的深澗,無不為之驚歎。

    車子穩穩的行駛過了十八盤,接下來便是一馬平川,可司機師傅因為剛才肖天強和許立的話,也不敢大意,小心的注視前方,直到車子駛進市區,進入了寬敞的四車道,司機師傅才終於鬆了口氣。

    

Snap Time:2018-08-17 08:00:42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