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九十八章全力支持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全力支持

    聽了蘇廣元的話,在坐的眾人都是一愣,卻聽蘇廣元繼續道:“特別是對一些以往的老大難問題,因為群眾不理解、不支持,致使很多本來是為民謀福的事情,最後卻搞得天怒人怨。

    遠的不說,就說前幾年我們對市內河道進行清淤治理,因為市財政財力有限,便扣了部分幹部職工工資,可就因為沒有將情況及明通報給群眾,沒有取得群眾支持,最後被告到省紀委、中紀委,說咱們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貪汙腐敗。可他們那知道治理河道那是關乎全市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大事!如果當時能夠通過人民聽證製度,將其向全社會公開,接收全社會群眾的監督,事情恐怕也不會鬧到那麼嚴重。所以說,對於實施人民聽證製度我是雙手讚成,全力支持的!”

    連蘇廣元都表了態,其餘人當然更不會有意見,紛紛發了言,對劉洪濤的這份方案給予了高度評價,最後在舉手表決中,全票通過,方案將在下月一號正式開始實施。

    許立在表決後,頗有深意的看了蘇廣元一眼,卻發現蘇廣元在發言後,便沒有抬過頭,始終低頭著,注視著自己桌上的文件。

    許立雖然猜不出蘇廣元在想什麼,卻也知道蘇廣元迫於形勢,講了剛才那番話,心中指不定多鬱悶呢。不過打鐵就要趁熱,許立可沒有給對手留下反撲機會的習慣,又道:“既然方案已經通過,劉主任,您恐怕還要多費費心,特別是人民聽證的第一次聽證會一定搞出成效,要抓住當前我市的熱點、難點問題,抓住真正關係到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讓全市群眾知道,人民聽證製度不是花架子,是真正為百姓辦實事的好製度!”

    劉洪濤當然明白許立的心思,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許立,也就沒有了反悔的機會。更何況近一段時間蘇廣元的所做所為也確實讓自己感到寒心。為了自己的利益,便不顧一切的抱上了王定邦、閆海德的大腿,連自己這個老領導他也沒有知會一聲,難道他真以為自己到了市人大,便沒有用處?他何時把自己放在眼了?既然他不仁,自己又何必再去考慮他的感受!

    “許書記,你放心吧!我們人大已經多次召開專門會議,聽取了多位人大代表的意見,特別是普通群眾的呼聲,對首次人民聽證的議題已經有了初步共識,我們準備就我市今年舊房改造、棚戶區拆遷問題進行聽證。相關的正式公函很快會送交市『政府』!”

    本來默不作聲的蘇廣元聽了劉洪濤的話,卻突然抬起了頭,瞪大了眼睛。要對舊房改造和棚戶區拆遷進行聽證!這……蘇廣元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

    許立也注意到了蘇廣元的表情,心中暗自冷笑。你以為你與閆海德的那點破事能夠瞞天過海?你們未免也太小瞧我許立了!你們不就是想借著今天省的有關棚戶區改造政策,在望江的棚戶區改造時搞點貓膩,作些手腳嗎?聽說你們連相關的施工單位都已經找好了。哼,這次我就讓你蘇廣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一旦進行人民聽證,棚戶區拆遷的所有文件、法規必然會被全部拿到明處,你們還怎麼暗箱『操』作?你蘇廣元對閆海德交辦的第一件事就給辦砸了,我看你還怎麼取得閆海德的好感!

    “那好,那我就等著劉主任你的好消息了!”許立淡淡的笑道。

    在隨後的一段時間,市人大、市『政府』積極運作,都在為望江市第一次人民聽證作著準備。而許立則是坐觀其成。在市『政府』負責主管城建工作的是常務副市長淩誌遠,從統戰部長的位置調到如今常務副市長的位置,淩誌遠知道這全是許立的功勞。自己當然要投桃報李,全心全意支持許立的工作。而這次的人民聽證就是一次機會,如果運作的好,得到全市普通群眾的支持,自己應該可以在市『政府』地位略有提升,甚至在許立的支持下,完全足以與蘇廣元分禮抗衡。

    所以淩誌遠是全力支持這次人民聽證,多次召集相關部門的主要領導開會,研究這次人民聽證的細節,力爭做到不出紕漏,讓許立滿意,讓群眾滿意。

    可許立卻未能親眼看到自己一手策劃的這次人民聽證,隻因省委組織部組織的深入貧困鄉村調研活動已經開始報道了。

    崔林開車將許立送到了鬆江省委組織部,在省委組織部院內,許立卻並沒有急著下車,而是問起崔林與瞿冰妹的關係。

    崔林雖然已經三十多,可至今也沒談過對象,一聽許立提起瞿冰妹,臉一下子紅了,低著頭,小聲道:“還、還行吧!”

    許立卻不滿於這樣簡單的回答,道:“都是三十多歲的大老爺們了,這種事怎麼還忸忸怩怩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什麼叫還行!”

    崔林知道許立是關心自己,忙解釋道:“我們相處時間畢竟還短,我倒是同意,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我母親能不能同意!我就這麼一個母親了,如果我她不同意,我恐怕……”

    許立知道崔林是個孝子,父親又去逝的早,他就怕母親受到一點委屈,如果母親真的不同意這門親事,以崔林的『性』格恐怕真會扭頭就走,不再和瞿冰妹聯係。這種『性』格倒也說不上是好是壞,孝順母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如果不管什麼事都一味的聽母親的,恐怕也不是什麼好事。

    “行了,我這次到吉山調研至少也得半個月時間,這半個月我給你放假,就用來解決你的終身大事!至於你母親你也不用過於擔心,她也是通情達禮的人,你今天回去就直接到惠安,什麼時侯說通了瞿冰妹同意跟你一起去見你母親,你什麼時侯再回家!這是我交給你的政治任務,必須完成好,聽見沒有!”

    “是,保證完成任務!”崔林一著急,就差點沒給許產敬個軍禮。

    

Snap Time:2018-06-25 12:23:59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