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九十六章鬼迷心竅


    第四百九十六章  鬼『迷』心竅

    “不用管他們,治好伯父要緊,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看來薑有鵬因為不知道自己與呂家到底是什麼關係,到醫院也沒敢多提自己,隻是讓呂靜代為問侯一聲。可這個薑有鵬那知道,呂家人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對於薑有鵬許立也沒有打算立即動他,也沒有那個能力動他。既然薑有鵬已經將醫『藥』費賠給了呂家,擺明了是在向自己示好,許立也打算放他一馬,不過具體情況還要等對沈軍交通肇事一案結案後看情況再說。

    轉眼又過了幾天,眼看已經快到了農曆的驚蟄,離許立去省報道下基層調研的日子也是越來越近。這一去至少也得十天半月,可現在望江的情況卻讓許立放心不下。至從王定邦走後,望江市表麵上又恢複了平靜,可市長蘇廣元卻始終沒見他有所表示,許立也猜不透這個蘇廣元的葫蘆買的到底是什麼『藥』。自己這一走,望江市大大小小的事情可就都是他蘇廣元一人說得算了,雖然自己也拉攏了方柏年等人,又有趙國慶等死忠,可真發生什麼影響大局的大事兒,自己遠在吉山,離望江至少也有千餘的路程,根本無法趕得回來。

    既然你蘇廣元久久不見行動,那就由我先開始好了!

    許立仔細考慮了許久,終於將桌上劉洪濤前幾天送過來的《關於在望江市實行人民聽證製度的工作方案》拿在了手,又認真看了一遍,覺得沒有什麼錯誤,叫來任曉明,吩咐道:“曉明,通知市委各位常委明天上午九點召開常委會,專題研究在全市實行人民聽證製度工作方案,再通知人大劉洪濤主任也過來參加會議。把這份方案也印幾份,各位常委每人一份!”

    “是!”任曉明接過方案,並沒有敢當著許立的麵看文件內容,不過回到自己辦公室,任曉明看著這份方案心中卻是暗動不已。

    許立與劉洪濤秘密研究這份方案已經有不短的時間,市人大各位副主任也都積極參與了方案的製定。可這些人個個都是久混官場,當然明白這份方案的重量,各個都嚴守秘密,文件的打印甚至都是由市人大的一位副主任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外人根本無法得知。

    任曉明仔細閱讀了幾遍方案,心中對許立卻更加佩服。這份文件簡直就是一柄殺人不見血的刀!而持刀的人又是劉洪濤,這就更讓蘇廣元無法反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刀慢慢『插』進自己的胸膛,任由血一滴一滴的流下,直到自己最後鮮血流盡,卻無力掙紮!

    對於這次的會議通知,任曉明沒敢假手他人,怕其他人說不明白,反而得罪了各位常委,尤其是蘇廣元,所以由任曉明親自給各位常委打去電話,說明會議的議題。其他各位常委接到任曉明的通知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人民聽證,一聽就知道是人大與『政府』的事兒,與自己關係不大。再說這次的會議是許立要求召開的,以許立現在在望江的聲望和權勢,別說是區區一個方案,就是再困難的問題,他許立也可以一言而定,明天開會也就是走個形勢。

    其他各位常委很快就通知完了,隻剩下市長蘇廣元和常務副市長淩誌遠。任曉明首先拔通了市長蘇廣元的電話。

    電話接通時信號並不太清楚,看來蘇廣元並沒有在辦公室,應該是在外麵,隻是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喂,蘇市長,我是任曉明,許書記準備明天上午九點召天市委常委會,專題研究《關於在望江市實行人民聽證製度的工作方案》。”

    “研究什麼?你等一下!”

    任曉明可以清楚的從電話中聽見汽車緊急車的聲音。過了片刻,電話信號清晰了很多,看來蘇廣元是停下車,走到路邊接的電話。“喂,曉明,這回說吧!”

    “許書記準備明天上午九點召天市委常委會,專題研究《關於在望江市實行人民聽證製度的工作方案》,請您參加!”任曉明逐字逐句的道。

    任曉明說完,電話那邊的蘇廣元卻沉默了半天沒有開口,任曉明知道蘇廣元恐怕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打『亂』了陣角,正在思考許立突然要在望江實行人民聽證的意義。“曉明,方案出來沒有?如果出來了,你叫人給我先送去一份,送到我辦公室就行,我回去先看看!”

    “好,我這就讓人給您送過去!”任曉明沒有聽到蘇廣元當眾發火,卻可以從蘇廣元的話中聽出他急迫的心情,不然也不會急著要看方案。

    蘇廣元本打算去鬆江市向市長閆海德匯報一下近期的工作,更確切的說是向閆海德請教下麵應該如何應付許立。自從王定邦走後,蘇廣元明顯感到了壓力,而且這個壓力不僅僅是來自於許立,還來自於他的下屬。

    近一段時間,望江的一些重要事情、重要決策,自己竟然經常是最後一個知道,在知道時事情基本已經有了定論,根本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見,更多的是在向他通報一個事實。就連『政府』方麵的工作,蘇廣元也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下麵的幾位副市長,特別是常務副市長淩誌遠,在『政府』這邊有什麼重要工作時經常越過自己直接向許立請示,這把自己置於何地?長此以往,自己這個市長還有什麼用處?

    蘇廣元甚至已經有些後悔了自己當初的衝動,怎麼就會鬼『迷』了心竅,信了王定邦的鬼話。

    王定邦當時為了在望江立住腳,進而威脅許立,才找到了蘇廣元。經過一夜的長談,最終使得蘇廣元相信了許立這位位置長久不了,早晚會栽個大跟鬥,如果跟著許立早晚也會被殃及池魚!隨後又搬出了鬆江市長閆海德,甚至提到了省長馬俊鬆。

    蘇廣元知道自己如果能夠老老實實的跟在許立後麵,隻要許立一走,望江市委書記的位置必然是自己的,到時不僅權傾一方,甚至有可能成為副廳級領導幹部。可蘇廣元還是覺得這太遙遠!

    

Snap Time:2018-07-21 06:11:42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