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九十五章賠付藥費

  
  第四百九十五章  賠付『藥』費
  張祥和許立兩人正說著,突然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了,進來一個五十左右的中年人,穿著一身藏藍『色』的西服,打著紅灰相間的領帶,腳下一雙皮鞋更是亮得幾可照人。隻是這人頭上卻是過早的地方支援了中央,再加上一臉的汗水,頭發也都被汗水打濕,更顯得他有些“聰明絕頂”。隻是這人許卻不認識,隻好看看張祥。
  張祥見到此人卻是一皺眉頭,沒等張祥開口,進來這人就已經滿麵笑容的來到許立麵前,緊緊的拉住許立的手,道:“許書記,您好!我是惠安縣的副縣長薑有鵬!”
  一聽這人的自我介紹,許立當然明白了薑有鵬的來意。他的外甥在外麵打著他的旗號招搖撞騙,卻沒想到撞到了槍口上,竟然要打自己這個鬆江的市委副書記。
  這還得了!雖然許立被任命為鬆江市委副書記時間不長,可許立的大名卻早就已經在鬆江市,甚至是鬆江省都傳開了,就算沒見過許立本人,對這個名字也絕不會陌生。所薑有鵬一聽說沈軍惹惱了許立,早就嚇出了一身冷汗,立刻馬不停蹄的跑過來,想要當麵向許立承認錯誤,看能不能取得許立的原諒。至於自己那個不爭氣外甥,早就已經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薑縣長?”許立冷著臉道。其中的不滿之意,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薑有鵬一聽許立的話語氣,更是混身發軟,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緊,最後已經變成了苦笑。
  “許書記,是我不對,是我教侄無方,您放心,我回去後一定會好好教育他!請您念在他尚是初犯,就饒了他吧!”雖然薑有鵬已經不想再保沈軍,可事情是沈軍惹出來的,俗話說解鈴還需係鈴人!此時自己總不能明說,你願意怎麼處置沈軍都行,隻求你不要牽連到我。這話薑有鵬當然說不出口,所以隻能求許立原諒沈軍,也就是原諒了自己。
  “初犯?恐怕不是吧!”薑有鵬那知道這“初犯”兩個字卻觸動了許立的傷口。“我這次來惠安,本來就是想要找你外甥沈軍談點事情!他把我朋友的父親撞傷了,竟然還勾結交警隊部分人員,私換證據,倒打一耙,想要敲詐一筆!沒想到正事還沒談,他竟然又當眾非禮女士,被人教訓後,惱羞成怒,找來民警想要刑訓『逼』供,這就是你所說的初犯?”
  薑有鵬越聽心越涼。雖然早就知道自己這個外甥不省心,可想自己堂堂副縣長,在惠安地境內隻要他不把天捅漏,自己總會幫他擺平。那曾想,這次沈軍不但是把天給捅了個大窟窿,而且還捅在了玉皇大帝的寶座,這次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許書記,我、我真的不知道啊!都怪我平時工作太忙,疏於管教,才會讓他做下這麼多錯事!許書記,這次就讓他得個教訓,該關就關,該判就判!您放心,就算他被判進了監獄,他做的事我也會叫他負責到底。那位被撞的朋友,我也一定會讓他做好補償!”
  許立也知道這兩件事恐怕都難以將沈軍入罪,特別是還有薑有鵬的身份地位擺在那堙A頂多就是拘留幾天,罰款了事。而整件事與薑有鵬更是沒有半點關係,根本不可能影響到薑有鵬的職位。雖然許立也知道,能教育出沈軍這種外甥的薑有鵬肯定也不會幹淨,可自己剛剛當上鬆江市委副書才幾天時間,在鬆江市根基不穩,頂多在望江能夠有一定威信,可要在惠安施加自己的影響,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動搖薑有鵬這種地頭蛇的地位。
  “那好吧!我等你們的消息!不過我希望你們能夠秉公辦理,不要過多考慮我的因素!”許立的話中雖然並沒有什麼狠話,卻更讓薑有鵬心驚。年紀輕輕便知進退,全沒有年輕人的那種莽撞,這種人得罪不得啊!
  張祥本是鬆江市人,被下派到惠安任縣委書記。到惠安幾年來與當地的幹部相處並不算是特別愉快,平時十分看不慣薑有鵬這種地頭蛇整天拉幫結夥,可不管怎麼說他薑有鵬還是惠安的幹部,如果薑有鵬出事了,自己臉上也無光。忙在一邊表態道:“許書記,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把事情處理好的!”
  許立點點頭,雖然對於呂靜的事情隻是提了一嘴,甚至連他家人姓什麼都沒提,可許立知道,憑張祥和薑有鵬在惠安的能力,恐怕用不上半個小時,事情便會一清二楚。到了自己今天這個位置,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明講,能讓自己為了這麼件小事特地跑一趟惠安,其中的厲害關係張祥和薑有鵬應該會明白的。
  許立中午便留在惠安用午餐,崔林和老板娘瞿冰妹也算是借光,與張祥等惠安黨政主要領導同桌。飯後許立獨自駕車返回望江,而崔林則被許立硬留在了惠安,與瞿冰妹回到小吃部收拾殘局。
  許立當天下午回到望江不久,便接到了呂靜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邊的呂靜高興的如同一隻百靈鳥,興奮的告訴許立,呂鐵生術後恢複良好,也許用不上一周就可以出院回家休養了!更重要的是那個撞了人的沈軍家屬竟然主動到醫院來看望了他們,而來的人竟還是沈軍的舅舅惠安的副縣長薑有鵬!臨走時薑有鵬還留下了一張二十萬元的銀行卡,說是沈軍賠付的部分醫『藥』費,給呂鐵生治病用的!
  許立在電話這邊微微一笑,這個薑有鵬還算識趣,不過這二十萬恐怕是他薑有鵬的出的血吧,憑沈軍一個小混混那堹鈳o麼快籌到二十萬!
  “好,既然伯父的醫『藥』費也有了著落,你們就更不用急著出院了,一定要等著伯父恢複的好一些再回家,以防再出現什麼意外!”
  “嗯!”呂靜脆聲聲的答道。“不過有件事好奇怪,那個薑有鵬來醫院時還提到讓我給什麼書記代好!”
  

Snap Time:2018-10-21 20:18:39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