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九十二章許立襲警


    第四百九十二章  許立襲警

    沈軍一見老李被支走,心十分不滿,這件事說到底還是自己惹的事兒,如果真的公事公辦,不但無法報仇,自己弄不好還得給小吃部的老板娘賠償損失。沈軍當然不會吃這個虧,拿出電話便拔通了惠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孫喜貴的電話。負責問訊沈軍的民警一聽沈軍是給孫副局長打電話,當然不敢阻攔。

    孫喜貴與沈軍的舅舅薑有鵬是初中同學,能當上公安局的副局長,走的也是薑有鵬的路子,當然認識沈軍。所以一聽沈軍竟然被抓到了陽光路派出所,他當然不能坐視不理。馬上給趙同強打來電話,讓他對這個老同學的外甥照顧照顧。

    沒想到這麼一點小事,竟然被趙同強婉拒了。趙同強能從鄉鎮調回縣城,當然也些門路,再說這件事情自己公事公辦,也不怕有人拿這件事文章。“孫局,這件事情恐怕不太好辦啊,當時在小吃部發生衝突,外麵圍觀的群眾多達上百人,在附近走訪的民警也給他們作了筆錄,這對沈軍很不利,我恐怕也是無能為力!”

    孫喜貴在電話那邊一句話也沒說,氣乎乎的掛了電話。這件事要是傳出去,自己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明白,大家怎麼看自己?要是被薑有鵬知道,恐怕更讓人恥笑。

    孫喜貴當即叫了兩個人,乘車直奔陽光路派出所,準備親自找趙同強談談。

    孫喜貴帶人來到陽光路派出所時,崔林的筆錄已經作完了,再結合圍觀群眾的口述,事情十分清楚,沈軍無事生非,卻被崔林當場製止,沈軍不服氣,又找人來打擊報複,卻被崔林反把他找來的人教訓了一番。此時就差沈軍的筆錄,沈軍因為知道孫喜貴不會看著自己吃虧不管,所以在派出所十分不配合,任由民警詢問了半天,就是一句話也不說。

    而負責問訊的民警聽軍剛剛給孫喜貴打了電話,當然也不敢『逼』供,就任由沈軍在那東扯西拉的。

    孫喜貴的到來卻讓事情出現了變化。孫喜貴看了一眼崔林和圍觀群眾的筆錄,冷笑兩聲,瞪了趙同強一眼,道:“這僅僅算是一麵之辭,沈軍的筆錄到現在也沒有出來,我看事情恐怕還有出入。而且現在正是全省嚴打期間,如果真按這個崔林和圍觀群眾的筆錄所講,沈軍一夥人完全可以定『性』為黑社會團夥!”

    孫喜貴之所以這樣講,就是想把案子鬧大,如果隻是普通的治安案件,他一個副局長怎麼好『插』手?如果定『性』為黑社會團夥,那他就可以接手案子,到時案子怎麼定『性』,還不是他說的算。

    趙同強當然也明白,隻是人家是副局長,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自己胳膊扭不過大腿,再說孫喜貴也完全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一揮手,讓隨行的民警將所有涉案人員全部帶上了警車,準備押回局重新進行審訊。

    對這一結果沈軍當然十分滿意,有孫喜貴出麵,自己當然吃不了虧,老板娘卻被嚇得兩腿發軟,到派出所都是第一次,在民警詢問時,有時都前言不搭後語的,再到公安局,老板娘心都要跳出來了。

    可許立和崔林卻還是一副榮辱不驚的樣子,任由民警將他們押上警車,帶到了縣公安局。

    這一切都被趙同強看在眼,看著警車漸漸遠去,他心中卻是陣陣冷笑,你孫喜貴這次恐怕是要撞到南牆了!隨後趙同強也沒閑著,拿出了剛才崔林和圍觀群眾的筆錄複印件,開車也跟到了縣公安局,直接找到了局長,匯報情況。

    而許立和崔林以及老板娘被帶到縣局,這次的待遇卻不同於剛才,一進到局,三人便被分開,各自被帶到一間審訊室。

    負責審訊許立的是一名麵『露』橫肉的警察,一身肥膘怕不有二百多斤,一雙小鬥雞眼緊緊的盯著許立。許立坐在那微笑著看著這個鬥雞眼,兩人對視了能有兩分鍾,最後還是鬥雞眼敗下陣來。不過鬥雞眼卻不甘認輸,這是自己的地盤,那能被一個小青年給比下去。當即狠狠的一拍桌子,大聲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吧!”

    “當然知道,這是惠安縣公安局!”

    “知道就好,看來你應該也不是第一次進局子了,這的政策你也都應該清楚,老老實實交待,不然沒有你好果子吃!”看到許立還算配合,鬥雞眼以為許立是怕了,得意的道:“小李,你來問吧!”一邊負責記錄的年青警察拿起筆,問道:“姓名、『性』別、年齡、職業!”

    “許立、男、26歲,職業保密!”

    “保密?”鬥雞眼聽到這兒,又是狠狠一拍桌子,怒道:“你耍大爺呢?還保密!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知道這的規矩!”說完鬥雞眼腆著個大肚子走到許立身前,抬起胳膊,就要打許立。

    “住手!”許立當然不會吃這個虧,叫道:“我勸你還是冷靜冷靜,不然後果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許立冷酷的表情確實讓鬥雞眼心一陣發虛。

    不過鬥雞眼回頭看了看後麵的小李,心中惡念重生,自己在這混了十幾年,要是被這個小青年給唬住了,以後還怎麼混。當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掄圓了胳膊向著許立便打了下來。

    因為許立等人本就不是什麼重要案犯,所以在審訊時也沒有帶什麼手拷。許立一伸手,便捉住了鬥雞眼的手臂,稍一用力,鬥雞眼便承受不了,大聲叫痛。“你、你快放手,你這是在襲警!”鬥雞眼另一隻手卻卻忙著掏槍。可他卻忘了,這又不是在執行任務,他那配槍了。

    許立冷哼一聲,一把將鬥雞眼推開,掏出手機。眼看事情已經鬧大,也算達到自己的目的,要是再不找人表明身份,恐怕在這就要吃虧。

    鬥雞眼剛一被放開,張牙舞爪的還要往上衝,卻被許立一腳踢了出去。鬥雞眼好不容易爬起來,知道了許立的厲害,猶豫了一下,自己不敢上,卻一指一邊記錄的小李,道:“你還呆在那兒幹什麼?沒看到這個人襲警嗎?快上!”

    

Snap Time:2018-07-23 13:55:17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