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八十六章明查暗訪


    第四百八十六章  明查暗訪

    許立和崔林坐在那兒等著上菜。許立知道沈軍那種人吃飯不可能不喝酒,為了多等一會兒,又要了兩瓶啤酒,全當是打發時間。飯菜一會兒就上來了,許立和崔林邊吃邊等著沈軍一行人。

    可誰曾想這個沈軍還真是能喝,一直等了兩個來小時,許立不得不讓老板娘給熱了兩回湯,又要了一瓶啤酒。一直到八點左右才看到一群人晃晃當當的從樓上走了下來。一個喝得滿麵紅光的三十多歲的青年去吧台結帳,看到人家漂亮的老板娘,還時不時的跟人家動手動腳,惹得那個老板娘吃吃發笑。“軍哥,一共是一百九十六,就收你一百八!”

    “什麼一百八,給你二百!哥哥不差錢!”說著青年人掏出兩張大鈔往老板娘手一塞,還順手在老板娘手上捏了一把。

    許立坐在那暗道:這人應該就是那個沈軍,看他這副德『性』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真是虧了呂靜跑得快,要不然還指不定出什麼事呢。

    老板娘可能也是見慣了沈軍這種無賴的樣子,把錢收好後,推著沈軍一路送到門外,臨走時還甜甜的說道:“軍哥有空再過來啊!”

    “嘿嘿,隻要你在這兒,我能不來嗎?”這時其他人招呼著沈軍快走,再去搓兩圈,沈軍這才鬆開了老板娘的手,跟著他那幫狐朋狗友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個老板娘看著沈軍一群人轉過了街角,對著那個人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口,才回到屋。

    “結帳!”想見的人也已經見了,隻是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這個敗類,也許這種人隻有讓他在牢蹲上一輩子,才是最好的辦法。

    老板娘回到吧台取過帳單,道:“兩位小哥吃好了嗎?一共是八十六!”

    許立遞過錢,笑道:“吃到是吃好了,隻是我們一出門,你不會也吐我們一口吧!”

    老板娘的臉一下子紅了,“那能啊!一看兩位小哥就是正經人,那象那個無賴,吐他都是輕的,要不是仗著他有個好舅舅,恐怕早就進去了,還能有個正經工作?而且聽說他前幾天撞了人,卻什麼事也沒有,在這兒一天人五人六的!”

    許立接過了老板娘找回的零錢,點了支煙,卻並沒有急著走,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熟悉情況的知情人,而且聽老板娘的意思好像對沈軍十分了解,如果能問出沈軍的後台那就最好了,也免得日後再到處打聽。

    “撞了人?看不出來啊!或許不是他的責任?”

    現在已經八點多鍾,店也沒有其他客人,老板娘看出許立和崔林是外地人,也不怕他們去告訴沈軍,再說自己每天被那個沈軍那個王八蛋占著便宜,要不是那個沈軍自己惹不起,誰稀罕他那兩個破錢!老板娘心中滿腹的怨氣,平時也不好跟人講,今天好不容易遇到外人可以傾述,便坐在了許立兩人旁邊,道:“那個沈軍一喝多了就滿嘴跑火車,昨天他來吃飯時還在那吹牛,說他哥們兒多,交警隊也有人,就是喝酒了撞了人,也沒事兒。他還說那個被撞傷的人家屬來找過他,卻被他給罵走了!”

    一提起這事兒許立就恨得牙根癢癢,說實話,那幾個醫『藥』費許立根本不放在眼。如果換個人,態度能好一些,主動承認錯誤,積極解決問題,許立也許反而不會太過追究。畢竟車禍是不可預見的事情,就算是酒後駕車在全國也可以說是普遍現象,自己好像也沒少幹這種事兒,隻是自己酒量大,喝點酒根本不影響正常開車,也從來沒出過什麼事兒就是了,這也不是什麼不可原諒的錯誤。

    可這個沈軍竟仗著家有人,不但不承認錯誤,百般抵賴,還企圖串通交警部門,反要追究呂鐵生的責任。更過份的是沈軍竟敢對呂靜出言不遜,這簡直就是觸到了許立的逆鱗,根本就沒有了緩和的餘地。

    “他舅舅到底是什麼人啊?能有這麼大的能量?連這麼明顯的酒後交通肇事也能擺平?”

    “他舅舅就是咱們縣的副縣長,你說人家能不能擺平?”老板娘有些不屑的道。

    “還真是個了不起的大官啊!是那位副縣長?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袒護他外侄,就不怕別人查他?”

    “還能是那位,就是咱們縣的薑有鵬副縣長。在咱們縣他可是說一不二,誰敢惹他啊!我聽說連縣委書記、縣長都怕他,就更別說咱們這些小老百姓了!”

    “薑有鵬?”許立皺了皺眉。說實話許立對這位薑副縣長還真不熟悉,隻是聽說過這個名字而已。不過也不奇怪,畢竟進官場也不過幾年時間,又重來沒到過惠安,被提拔為鬆江市委副書記後,接觸的惠安幹部也僅限於縣委書記和縣長而已。“縣不是應該縣委書記和縣長最大嗎?怎麼這個薑有鵬這麼厲害?”

    “那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也隻是聽沈軍在這兒吃飯時說的,不然我那能知道這些事兒!”

    許立一聽就明白了,這個薑有鵬也許在惠安有些能量,可是恐怕不會像老板娘說的那麼厲害。那個沈軍一看就是個吹牛不上稅的人,什麼話到他嘴恐怕就變了味了。許立知道再聊下去恐怕也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便告辭道:“謝謝你了,我們走了!”說完招呼崔林準備在惠安找個賓館先住一晚,明天再處理這件事。

    可誰想崔林竟半天沒緩過神來,隻知道盯著老板娘在那兒看。許立暗自奇怪,崔林今天怎麼看上人家老板娘了。知道了崔林的心思,許立也仔細看了小店老板娘一眼,卻發現這個老板娘長得確實有幾分姿『色』,而且年紀應該也不大,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不過在惠安這種小縣城,二十七八歲的女孩應該早就結婚了吧,許立怕崔林真的陷進去,輕輕拍了崔林一把,小聲道:“走了!小心看到眼睛拔不出來!”

    

Snap Time:2018-01-18 08:20:58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