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八十章趕赴惠安


    第四百八十章  趕赴惠安

    呂靜聽了那位好心大姐的勸阻,隻能離開了縣交警隊。雖然他也有些擔心,可那個司機酒後駕車的事實是賴不了的,當時那麼多群眾都在周圍,而且還有幾人作了筆錄。更何況交警隊到現場後便抽了司的血回去經驗,可以說是證據確鑿,不管怎麼說都要負此次事故的全部責任。就算他暫時不肯為父親墊付手術費,最後實在不行就到法院起訴他們,他們也決對逃脫不了責任。

    不過想立即籌出父親的十萬元手術費,呂靜還是感到了幾分壓力,最後呂靜一咬牙,直接去找肇事司機,希望肇事司機能夠明白事理,墊付部分醫『藥』費。

    可當呂靜打聽著在一家小賣店找到那個正在打麻將的肇事司機,將想法說出來以後,那個肇事司機卻冷笑著看著呂靜,道:“讓我拿錢給你爸看病?別做夢了,我還沒找他讓他給我修車呢!”

    “你、你還講不講理!你酒後駕車,撞了人還不負責任!”呂靜急道。

    “酒後駕車?誰能證明!”那個肇事司機囂張的道。

    “你別忘了交警隊抽了你的血,一化驗就能知道你是不是酒後駕車!”

    “抽血?哼!”那個肇事司機一指身邊坐著打麻將的人道:“你不認識他吧,我告訴你,他就是交警隊的專門負責化驗的,你說說我是不是酒後駕車啊!”

    那人順手抓了一張麻將,又看了看已經打出的牌,才道:“二萬!行了,你別跟她囉嗦了,你的事早就安排好了,快打麻將!”

    “你們、你們就是蛇鼠一窩!”呂靜聽著那人的話,隻感到心中一涼,如果連抽出的血這麼重要的證物都能被掉包,那這次車禍父親還能夠獲得應有的賠償嗎?都說官字兩張口,有理沒理還不都是人家說得算?這麼說來自己父親恐怕真的是難以討回這個公道了,而且那個肇事司機的話中明顯有話,還要追究自己父親的責任?有了交警隊的偏袒,確實也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一時間委屈的淚水在呂靜的眼眶中打轉。

    “寶貝別哭啊!你哭得我的心都碎了!讓我給你爸賠醫『藥』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呂靜急忙問道。

    “不過你要陪哥哥睡幾天!那你爸就是我的便宜老丈人,我總不能看著自己老丈人住院不管吧!”肇事司機說完又是一陣邪笑。幾個打麻將的人也個個不懷好意的看著呂靜,目光中閃著幾絲『淫』欲。

    心灰意冷的呂靜不敢繼續在這與他們幾個糾纏,怕這些禽獸真的做出什麼事情來,起身就要走。那個肇事司機竟然站起來跟著呂靜,伸出手來想要抓呂靜。

    呂靜一看不好,隻能狼狽而逃。好在出了小賣店,外麵來往的行人較多,那個肇事司機左右看了看,暗罵了一聲:“算你便宜!”停下了腳步。

    呂靜聽著身後那些人囂張的笑聲,呂靜真是忍不得將他們都掐死。看來想從肇事司機那獲得父親的手術費是不可能了,隻能回家找親戚朋友先借一些,等以後再慢慢還吧!

    走在回醫院的路上,呂靜越想越傷心,她本來就隻是個二十剛出頭的女孩,原來什麼事都有父親撐著,她一直生活在父親這棵參天大樹下,無憂無慮。可今天自己慈愛的父親躺在醫院,卻得不到應有的補償,呂靜隻覺得滿腹的委屈與不甘。可這些又不能對母親說,不然母親會更加傷心。就這樣呂靜才拔通了許立的電話,她並沒有希望許立能真的幫到自己什麼,隻是希望能找到個人哭述一番,發泄一下就好了。

    許立聽了呂靜的哭述後,隻覺得怒火中燒,安慰呂靜道:“你別急,我這就去安惠幫你!”說完許立放下電話,找來任曉明取消了下午的工作,叫上崔林又借了縣委辦一輛普通牌照的桑塔那直奔安惠。

    在安惠縣醫院的骨科病房許立見到了眼睛紅腫的呂靜,看著無助的呂靜,這一刻許立多麼希望能將呂靜了好抱在懷中安慰一番。不過許立知道自己這次跑來找呂靜已經是有些衝動了,這件事在呂靜看來是了不得的大事,可隻要自己給安惠縣委書記一個電話,事情便會得到圓滿解決,自己還是不放心呂靜才會迫不及待的跑來。如果此時給呂靜太多的希望,最後隻能傷得她更深。

    呂靜看到許立時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許立真的會大老遠的從望江趕過來。許立將路上買來的花藍和果藍放在了呂鐵生的床頭,好言安慰了呂鐵生夫妻倆,讓他們放心。呂鐵生此時強忍著腿部的疼痛,與許立聊了幾句,而一邊的呂靜的母親看著許立卻是別有想法。

    呂靜也感到了父母目光中的曖昧,忙把許立拉到走廊,才道:“你怎麼真的跑來了?我、我就是感到有些難過,才給你打電話的,你那邊工作不忙嗎?別因為我的事耽擱了你的工作!”

    “沒事,對了,伯父的病情怎麼樣?省醫院聯係好了嗎?我在省也有些朋友,要不我再幫你聯係聯係。”

    呂靜搖頭道:“不用了,我已經找親戚朋友借了錢,劉主任也幫忙聯係了省醫院的專家,明天就轉院去省,如果一切順利,這幾天就會手術。”

    “錢借夠了嗎?”許立這些年可是見慣了人情冷暖,這世上雪中送炭的不多,可這落井下石的人卻不少。如今呂靜一家正在困難時期,親戚朋友真的會伸出援助之手嗎?

    “還、還差一點!不過還有幾個朋友答應幫忙,明天之前應該會把錢湊齊的!”呂靜有些心虛的道。在回到醫院後,呂靜便給所有能夠想到的親戚朋友都打了電話,可真答應借錢的隻有幾個直係親屬,那些平日朋友一聽說借錢,便找各種理由推拖,總之一句話,兜比臉都幹淨,根本沒錢!到現在也隻籌到了五萬多,加上家和自己的積蓄也隻有七萬左右,不過父親的病情已經不能耽擱了,差的錢等先到省住上院再想辦法吧!

    

Snap Time:2018-01-18 02:22:05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