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七十九章呂靜來電


    第四百七十九章  呂靜來電

    送走了劉洪濤,許立暗自盤算,雖然答應了劉洪濤一些條件,不過也換來了劉洪濤全力支持人民聽證製度在望江實施,對於這個結果還是可以接受的,不過今後蘇廣元的日子恐怕就要不好過了!

    下午許立通知了任曉明和崔林,準備下到鄉鎮進行視察,眼看春耕生產在即,望江作為農業大市,農業才是根本,許立想到基層看看各地村民的備耕情況是否良好。尤其是今年冬天比往年雪小了很多,開春以來降水也比較少,而且聽氣象局的預報,在今後一段時間全市也沒有特別明顯的降水,對於抗旱工作還是要早動手、早準備,以免影響了今年的春耕生產。

    可沒想到一個意外的電話卻讓許立此行夭折了。打來電話的竟是許立想見又不敢見,不見又甚是想念的呂靜。

    一接通電話,許立便聽到呂靜在電話那邊有些哽咽的聲音,許立頓時大急,忙追問道:“呂靜?怎麼了?你倒是說話啊!”

    呂靜此時有著滿腹的委屈,可當著家人又不敢表『露』出來,現在終於找到了可以傾訴的人,還沒等開口,委屈的淚水便已經忍不住流了下來。

    原來呂靜的父親在前兩天出了車禍,左腿小腿骨當場骨折,身上也有多處受傷,肇事的司機雖然並沒有逃逸,可就是坐在車上連車都不下。還是附近有好心的市民打了報警電話和急救電話,才把呂靜的父親送到了附近醫院就治。

    經過檢查,呂靜的父親雖然昏『迷』,不過並沒有生命危險。即使如此,呂靜的母親在接到消息時還是被嚇壞了,不知該怎麼辦好。好在呂靜的父親在昏『迷』了幾個小時後便清醒過來,立即讓呂靜的母親給呂靜打電話,讓她回來。又怕呂靜擔心,所以沒告訴她事情的直相,隻說家父母想她了,希望她回家看看。

    呂靜回到家,卻沒有見到父母,給母親打了電話,才知道父親出車禍的事情,顧不得休息,放下行李便急忙趕到醫院,探望父親。而呂靜的母親平時便沒有什麼主意,這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更是被嚇得有些不知所措,此時見到呂靜,母親便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希望呂靜能拿個主意。

    呂靜在醫院陪父親坐了一會兒,找到負責父親的主治醫生劉主任了解父親的傷勢。劉主任與呂靜的母親算是遠親,雖然是八杆子也打不著,不過大家平時見麵也點頭說話。所以對於呂靜一家還算熱情。劉主任請呂靜坐下後,拿出呂靜父親的腿部X光片給呂靜看,並道:“你父親呂鐵生的傷勢十分嚴重,雖然沒有生命危險,可左腿粉碎『性』骨折,如果不能及時手術,恐怕會留下一點殘疾。”

    呂靜一聽她十分害怕,父親今年才五十剛出頭,可以說這一輩子才剛剛過去了一半,如果就這麼殘疾了,那以後父親怎麼辦?母親怎麼辦?“劉主任,那就盡快給我父親做手術啊!如果缺手術費我這就去籌!”

    劉主任卻搖頭道:“你也是學護士的,俗話說醫護不分家,我也不騙你,你父親的手術費固然是個問題,可更重要的是我們縣醫院設備條件有限,我也不是妄自菲薄,可我的醫術比省醫院的同誌確實有著不小的差距,如果你父親要是留在縣醫院進行手術的話,我不敢保證你父的腿傷能夠完全康複,恐怕會留下殘疾!”

    呂靜對於劉主任實話實說還是比較感激的,她本身就是護士出身,當然明白大城市與小縣城醫療條件的差距。如果父親的傷勢在京城的話,恐怕根本算不上什麼大傷,可在安惠這個小縣城,卻是能要人命的重傷。

    “謝謝您,劉叔叔,那您能不能幫我聯係一下省城的醫院,我想盡快把我父親轉過去!”

    劉主任點頭答應道:“當然!我有一個大學同學如今就是省二院骨科的大夫,所以我建議你就轉到二院,到時我也能幫你說上話,盡量讓他給你父親一些照顧,將手術日期往前排,免得留下終生遺憾!”

    呂靜高興的抓住劉主任的手,感激的道:“謝謝你,太感謝您了!”

    “沒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不過你也要有個心理準備,如果轉到省醫院治療的話,住院費用、手術費用恐怕比在縣要高幾倍,至少也得幾萬元,你最好是能準備十萬塊錢,有備無患!”

    呂靜忙點頭,雖然自己這幾年上學已經基本花光了家的積蓄,不過自己上班這三年也攢了一萬多元錢,再找親戚朋友借一點應該能湊夠父親的手術費。

    而且父親這次是出車禍,聽母親說,那個撞人的司機還喝了酒,當時圍在四周的群眾都能夠聞到司機衝天的酒氣。交警趕到現場時已經抽取了司機的血,拿回去進行化驗。如果真的證明司機是酒後駕車,那麼這次車禍司機應該承擔全部責任的!而這次手術的費用當然也應該由那個司機進行墊付。

    呂靜第二天一早便趕到了交警隊,將情況反應給了負責處理父親這次車禍的交警。可沒想到交警的態度卻十分反常,不但不願意幫忙聯係肇事司機,還指責呂靜現在就來要錢太早了,案件還沒有定論,怎麼就能斷定是司機的責任?再說你們也不應該私自準備轉院,這已經超出了正常賠付範疇。

    這一下可把呂靜氣壞了。護士出身的呂靜當然明白醫生的能力將對患者的康複起到多麼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能由省醫院專家為父親手術,父親的腿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痊愈,不會留下任何殘疾,可要是由縣醫院的醫生來手術的話,恐怕這個比例將正好相反,會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留下殘疾。

    呂靜當即便與那名交警吵了起來,可在人家的地盤上,呂靜又怎麼可能討得好去。被一邊的其他同誌拉開後,一位好心的老大姐悄悄告訴呂靜,那個肇事的司機背景很硬,聽說找了縣的領導出麵講了情,你就不要在這鬧了,不然會吃虧的。

    

Snap Time:2018-07-22 03:39:39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