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七十七章告別呂靜


    第四百七十七章  告別呂靜

    沒等許立出聲,隻聽下鋪的呂靜突然尖叫道:“不要啊!”原來呂靜在黑影來偷自己行李時就已經被驚醒了,可呂靜一個女孩子膽子比較小,再說值錢的東西都在自己抱著的小包,自己的行李中也沒有什麼貴重物品,隻有幾件換洗的衣物和給父母買的幾件衣服而已,想必這些東西小偷也看不上眼,所以就沒有聲張。可他沒想到上鋪的許立也被驚醒了,還惹惱了小偷,見小偷手執匕首刺向許立,呂靜怕許立受到傷害,忍不住叫出聲來。

    呂靜的一聲尖叫立刻驚醒了四周的旅客,小偷眼見呂靜叫破了自己的形跡,也顧不得刺向許立,而是向下鋪的呂靜刺去,還叫道:“我讓你多嘴!”

    匕首劃向呂靜可愛嬌嫩的臉龐,黑影那猙獰的麵孔在呂靜眼前顯『露』無疑。呂靜眼看著寒光閃閃的匕首刺向自己,被嚇得花容失『色』,隻知一臉驚恐,卻不知躲避。

    就在匕首已經刺到呂靜麵前不足二十公分時,一隻腳卻憑空出現,正踢在黑影執刀的手腕處,隻聽“喀吧”一聲,匕首飛了出去,黑影更是一聲慘叫,隨後便退出了狹小的過道,跌到了走廊。

    “你、你……”黑影捧著已經被踢摔的手腕瞪著許立叫道:“你等著!早晚叫你好看!”說完黑影轉身便想逃走。

    許立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差點傷了呂靜的賊,順手拿過放在小茶幾上的一個蘋果,跟了出去,看準了黑影將蘋果扔了出去。一個標準的全壘打,正中黑影的後腦勺。以許立的手勁,蘋果在擊中目標後,頓時變成了蘋果泥,而黑影更是連一聲都沒叫出來,便趴倒在地上,昏『迷』過去。

    許立滿意的點點頭,四周的旅客更是爆發出陣陣叫好聲。許立卻沒來得及向各位旅客致意便聽到身後傳來陣陣哽咽聲。許立回去一看,借著微弱的燈光,發現呂靜坐在床鋪上,兩隻眼睛有些紅腫,兩行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般落了下來。

    許立忙坐到了呂靜身邊,急道:“他傷到你了嗎?傷在那兒了?”

    看著許立急迫的樣子,呂靜抬起頭望了許立一眼,頓時“哇”的一聲撲進了許立的懷,大哭起來!

    許立此時卻是抱也不是,躲也不是,想了片刻終於抬起手,輕輕拍著呂靜,道:“好了,沒事了,別哭了,再哭人家就要笑話你了!”

    呂靜又哭了一會兒,聽到車廂傳來乘警詢問四周旅客的聲音,才終於抬起頭,道:“你、你那麼拚命幹什麼嗎?我的箱子也沒有什麼要緊的東西,要是、要是你受傷該怎麼辦!”

    見呂靜終於止住了淚水,許立一顆心終於入了下來,笑道:“沒事,我可是練過的!別說一個小賊,就是再多個三個五個的也不在話下!”

    這時乘警也從其他旅客那知道了大概情況,趕到了許立的床鋪前,問道:“你好,是你將那個歹徒製服的嗎?”許立點了點頭。那名乘警才又接著道:“能不能麻煩你跟我們一起去錄個筆錄,不然無法將那小歹徒定罪!”

    “應該的!”許立站起來道。呂靜這也擦了擦眼淚,道:“我也去,那個歹徒本來是要刺我的,要不是他幫忙我就完了!”

    “好,謝謝你們的配合!”乘警高興的道。對於火車上流竄作案的小偷、搶匪抓捕固然困難,可更困難的是尋找受害人指證他們。畢竟火車上的乘客流動『性』太大,有時抓到了一個小偷,從他身上翻出了大筆現金,明知道這些都是髒款,可也許受害人在上一站已經下車了,根本無法指證這些錢款是偷來的,最後隻能認定一小部分為髒款,偷盜數額也過於輕微,根本無法立案起訴,隻能拘留幾天了事。這次有了許立和呂靜的指證,這個小偷不但將被以偷盜罪被起訴,更將以搶劫、傷害未遂等罪名被起訴,至少夠判他幾年了。

    從乘警處回到車廂時,已經是下半夜兩點多了。可經過了這場事故之後,許立和呂靜更加沒有了睡意,就坐在那小聲的聊了起來。

    當清晨的陽光『射』入車廂時,許立和呂靜卻依舊精神抖擻,聊得起勁,特別是呂靜在經過了昨晚的事情後,看著許立的目光總是帶著幾分羞澀。

    下午一點鍾左右,火車終於緩緩駛入了望江火車站,兩人也隻能依依不舍的告別了,在下車前互相留了聯係電話,許立還反複囑咐呂靜道:“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就給我打電話,我在惠安也有不少朋友!”

    呂靜並沒有把許立的話當真,還以為許立隻是在以這種方式討好自己。出了火車站的檢票口,許立幫著呂靜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坐上了前往惠安的客車,又給呂靜買來礦泉水和一大兜的小食品,生怕呂靜一路上渴了餓了。

    周圍的人都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兩人人,心中暗暗猜測著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麵對四周人的好奇,呂靜的小臉有些紅了。忍不住小聲埋怨許立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買這麼多小食品幹什麼!不知道這些東西吃多了會胖嗎?”

    許立卻隻是憨憨的一笑,他真的是實在找不出什麼東西能夠表達自己的感情,隻能以這種方式略盡一些力量。

    相聚的時間畢竟有限,客車終於要開動了,許立也隻好下了車,可許立下了客車後,卻並沒有急著回去,而是站在一個僻靜的地方看著呂靜乘坐的客車開走,直到看不見蹤跡才長歎口氣,轉身離開。

    此時的許立一個人慢步在望江街頭,心中卻是糾結萬千,他不知道自己今後是否還有機會與呂靜再次重逢,對於呂靜留給自己的電話號碼雖然早已爛熟於心,可許立卻知道,自己根本不會主動去打這個電話,因為自己無法麵對呂靜,更無法坦然的接受這份感情。

    從車站到市委辦公大樓許立整整走了一個多小時,也沒能理清頭緒。剛剛坐在辦公室,秘書長任曉明便拿著一份通知匆匆的趕了過來。麵對手下人,許立隻能將紛『亂』的心情暫時壓下。

    

Snap Time:2018-04-23 11:59:24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