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六十三章打狗書記


    第四百六十三章  打狗書記

    許立在那暗自感歎華健道的升遷速度,卻不知他自己才是別人眼中最有違常理,升遷速度可以說是最快的人。特別是其他幾個以前沒有與許立打過交道的同誌,看著不過二十六歲的許立竟已經是市委高官,而自己卻還在正科或副處的級別上苦苦掙紮,真是天地之別啊!

    大家隨意的聊了幾句,酒菜就已經上齊。做為地主的文成當然是要首先舉杯,一方麵謝謝這一年來許立以及趙國慶等人的幫助,另一方麵也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鵬程似錦、步步高升!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已經喝得有六七分醉意的趙寶剛又端起酒杯,對許立道:“許書記,我敬您一杯。這次我不再說什麼感激的話,隻是想請許書記能多照顧照顧我這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說完一口將杯中酒幹了。這突如其來的話,卻讓許立一楞。

    坐在許立身邊的文成小聲道:“寶剛書記眼看也已經五十有三了,如果再不活動活動,恐怕也就沒有什麼發展了,最近我聽說他正找門路想調回市。”

    許立聞言立即心知肚明,看來今天這頓酒宴,隻有這句話才是趙寶剛的最終目的。不過以趙寶剛的能力也應該明白自己剛進常委,能發出的聲音也十分有限。他既然能求到自己,想必也已經基本上打通了門路,隻差這臨門一腳了。自己好歹也是趙寶剛提拔起來了,如果不是趙寶剛讓自己一步成為副鎮長,之後的仕途恐怕也不會如此順利。飲水思源,如果能幫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當下許立也舉起酒杯,道:“趙書記放心,咱們之間的感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沒什麼說的,能幫的忙我一定幫!不過江寧的事情你也要安排好才行,文二哥和我的家都在江寧,這可是我們的根,江寧可千萬別出了什麼『亂』子!”

    趙寶剛今天宴請許立,卻沒帶縣長陳景山,由此可見趙寶剛和陳景山之間恐怕並不和諧。如果趙寶剛真的調到市任職,那麼江寧縣最有資格接任縣委書記一職的當然就是陳景山了。陳景山上台後,許立和文成並不擔憂,以兩人如今的身份地位,不論誰當上這個縣委書記也不敢給自己半點難堪,隻是今天作陪的這些人恐怕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許書記放心,陳景山縣長本來就是省下派鍛煉的幹部,年後就要調回省發改委任職。本來這次聚會我也邀請了景山縣長,不過他現在正在省忙著調轉工作的事兒,我要是真能調到市,以後江寧有事兒就找健道就行!”

    許立這才放心的點點頭,看來華健道很有可能借此機會連跨兩個台階,一躍成為江寧縣的一把手。而華健道又是趙寶剛的嫡係,將來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應該與趙寶剛站在一起,隻要拉攏了趙寶剛那麼華健道應該也會成為自己人。

    “那我就先恭喜趙書記和華書記了!”說完舉起酒杯示意兩人,一幹而盡。

    華健道忙也端起酒杯作陪,並連聲道謝。有了許立的首肯,趙寶剛更加底氣十足,一頓酒宴當然是賓主盡興而歸。

    轉眼就迎來了2004年的春節,許立以及範玉華陪著許成友、董晶、蘇天月在家一起渡過了一個團圓的春節。大年初一,許立便與範玉華一同驅車趕到了省城,給範傑夫『婦』拜年。對於許立這個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女婿老兩口當然是熱情歡迎,範傑高興之餘親自下廚作了幾個拿手好菜,陪著許立喝了幾杯。

    隨後幾天許立更是忙著給省市各位領導拜年,一圈走下來就已經是正月初六了。許立忙完了公事,讓範玉華也在家好好陪陪父母,自己孤身一人回到了江寧父母家休息休息,再過兩天就是正月初八,春節長假也就結束了,不管單位有沒有事兒,自己這個市委書記總得回望江『露』個麵,看看有沒有什麼緊急公務需要處理,同時也是給望江各黨政領導機關幹部同誌們提個醒,大家也該收收心,恢複正常工作了。

    正月初七這天晚上,許立正躺在床上與範玉華煲著電話粥,突然小月兒闖了進來,拉著許立道:“哥哥,你快來看!”

    許立先是一愣,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隻好與電話那端的範玉華匆匆告別,被小月兒拉往她的房間。

    “怎麼了?小月兒,什麼事兒這麼急!”許立一把抱起因為走路太急差點摔倒的蘇天月,問道。

    “電腦……”小月兒急道。

    “電腦?電腦壞了?還是你又畫出什麼蔬菜了?”許立一聽電腦,以為小月兒不是闖了什麼禍就是又有什麼新成績要給自己看。

    可當許立坐在小月兒的電腦前時,卻還是被電腦屏幕上鬥大的標題嚇了一跳。隻見電腦屏幕上正顯示一篇通訊,黑『色』的大標題尤為醒目:望江驚現打狗書記!

    許立迫不及待的瀏覽了全文,看後許立氣得火冒三丈,拿起電話轉身回了自己的臥室,立即拔通了任曉明電話。

    “喂,曉明嗎?定邦書記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盯著望江嗎,怎麼出了這麼大的事也不馬上向我匯報?”許立氣急敗壞的道。

    “許書記,您怎麼也聽說了。其實事情並沒有多嚴重,隻是定邦書記今天上午回到望江,中午出門時被不知那兒竄出來的一隻小狗咬傷了小腿,定邦書記已經立即到醫院打了狂犬疫苗,現在沒有什麼大礙了!養狗的人也已經抓到了,現在正被關在派出所。”任曉明還是沒有聽懂許立的意思,在那邊解釋道。

    “我不是問你王定邦怎麼樣了,我是問你網上的那篇通訊是怎麼回事,打狗書記!真是夠響亮的名字啊!咱們望江這次恐怕是要出名了!”許立冷笑著道。

    “打狗書記?我、我不知道啊!”任曉明在那邊聽的卻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Snap Time:2018-04-24 10:30:36  ExecTime:0.267